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剩一口气爱你

时小念将手中千纸鹤放下,刚要开口就听到一个喑哑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时小念,你是不是生气了?”

语气竟透着几分挫败。

是宫欧。

看她没由来的发脾气,他不是应该暴跳如雷么?怎么会是这样的口气。

时小念有些愕然,一步步走到门口,手碰上门把手。

宫欧没有用他那一贯的作风强行破门,就这么安静地站在外面,“时小念,这不能怪我,是宫彧,说什么最开始的点滴最重要,一定要完美复制!”

“……”

时小念站在书房里呆了呆,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就完全通了。

怪不得她觉得今天的一幕幕都似曾相识,勾起她最糟糕的记忆,连宫欧都看不顺眼了……原来是在刻意安排。

宫欧这家伙做这些干什么?

还完美复制,再让她经历几遍那些时光,她怕她会抑郁。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宫欧又敲敲门,一向强势的声音此刻显得弱弱的,“都是宫彧,他是故意的!我要和他断绝关系!”

“……”

时小念差点失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哥哥他舍得断绝关系?

“时小念,时小念。”宫欧的语气逐渐焦躁起来,“你别不说话,理下我,我说真的,你出来,我现在就去和他断了关系!”

他是来道歉的吧?

连句对不起都没有,就知道通过责斥大哥来表达歉意。

时小念窃笑一声,清清嗓子淡淡开口,“别把什么责任都推到哥的身上,他提议,你就要执行么?你分明是故意刺激我。”

听到她的话,外面瞬间沉默了。

好久都没再有声音。

安静。

静得仿佛外面没有这个人一般。

时小念忽然有些慌了,他走了么?伸手就要去开门,宫欧略哑的声音响起,“时小念,我刚想了很多。”

“……”想了什么?

“那些记忆对你来说是耻辱,恨不得抹得干干净净。”有细声响起,宫欧似乎靠到了门上,“可我之前没有想到。”

“……”

“我只知道在我这里,不管多不堪的记忆,只要有你,就是好的、痛快的。”

“……”

心口猛地被震了下。

时小念呆呆地站在门口,有些话看似平淡,却会触不及防地蹂躏心脏。

再糟糕的记忆只要有她就好了么?连绞过的痛都不觉得痛么?

见她不说话,宫欧再一次开口,声音低低的,“时小念,你是不是很恨我为什么不把这些忘掉?”

他竟然把她讨厌的过去再度演绎了一遍,连细节都演得清清楚楚。

她一定很恨他。

“……”

时小念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谈不上恨,只是很不舒服再看到那些情境重现。

“记不记得我问过你为什么小念?”宫欧问道。

时小念靠向门,眼前浮现出很多,她怎么会忘呢,那个时候的他问她——

“你为什么叫小念?”

“念念不忘?”

她总觉得自己的名字是个笑话,没人会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

“这辈子,我都不会忘掉和你在一起的一切,好坏爱仇,我都不会忘。”宫欧的嗓音低沉磁性,语气再坚定不过,“但要是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去把曾经的自己揍到生活不能自理,不能打死,剩下一口气要去爱你。”

“……”

一股暖意淌过嘴唇。

时小念慌忙擦去,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掉了眼泪。

这个男人连说起情话都是惊天动地……

见她还是不开门,宫欧有些急了,“时小念,不如我就给你演一遍时光倒流揍人的桥段?”

时小念还来不及擦干感动的眼泪就无奈地笑了。

这人真的是……好想打。

她一把拉开门,故作生气地瞪向门口的男人,“那叫揍人吗?那叫自残!”

“……”

宫欧本来靠着门,门一开,他迅速站好,一双眼温驯无比地看着她,弱弱的,和平时嚣张跋扈的样子完全不同。

罗琪要在这里肯定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时小念站在那里,“你就剩一口气了还怎么和我在一起,要我伺候你么?”

宫欧定定地盯着她,“你眼睛红了。”

红得和兔子一样。

“我气的!”

时小念咬唇,气愤地转过头,但没坚持两秒,她就朝宫欧扑过去,直直地投进他的怀里,声音哽咽,“我气不起来,宫欧。”

面对投怀送抱,宫欧哪有不受之理,立刻用力地抱紧她,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恨不得嵌进身体里。

他低下头,把脸深深地埋进她的颈间,薄唇温热,带着一丝颤意。

“时小念,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宫欧抱紧她。

时小念双手攀上他的背,眼睛更红了,“那宫欧,我也保证不再将那些过去视为耻辱,而是把它们当作得到你需要闯的关。”

没有辛苦,哪有收获呢。

“傻!”宫欧大掌按住她的头,“你得到我什么关都不能闯,只要说一声就够了!”

甚至一个眼神就够。

让他知道她一直在关注他,他别无所求。

“……”

时小念转过脸,在他脸上用力地亲了一下,“我爱你,宫欧。”

听到这一声,宫欧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张了开来,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将心爱的女生抱起来直转圈,乐得不知所以。

“宫欧,我头晕……”

“你盯着我的脸看就行了!”

“晃得我看不清,你……唔。”

强势的吻落了下来。

时小念沉沦地闭上眼。

好吧,闭上眼感觉不到晕了。

……

重燃激情的过程是乱七八糟的,但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完美。

一声“我爱你”,宫欧的心情飞扬上天。

他的心情一好,整艘邮轮上的人心情都好了。

宫彧的心情应该不太美丽,因为每次休息就有人将一颗颗豌豆从门下缝中扔进来,声音细小却扰人极了。

佣人们之间天天看这位大少爷躲藏,寻求一个可以安静休息的地方……

时小念也在这些事情中琢磨出了宫欧为什么突然搞什么回到最初,说是重燃激情,在她看来他就是太闲了!

要给他事情做做才行。

最终,在得不到各类专家的解答后,时小念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将古老的羊皮地图摆到宫欧面前。

“你现在改画地图了?”

宫欧看了一眼便问道,一只手不安份地去抓她的手。

两人间又恢复了蜜一样的生活。

时小念一头的黑线,“我画地图干什么,我想找这个地方,下一站我就想去这里——圣牙湾。”

他们出来也有段时间了。

她想将圣牙湾作为他们环球旅行的终点之站。

“那去和驾驶室说。”宫欧不以为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她今天的衣服是不是穿得太保守了?

应该解两颗扣。

还是穿睡裙好,比较方便。

都图方便了,还穿什么时候睡裙,带进浴室洗澡就行了。

白天用什么理由骗她去洗澡?

嗯,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宫欧?宫欧?”

时小念的手在他眼前拼命晃,一脸疑惑。

宫欧回过神来,黑眸深邃,“怎么?”

“我和你说话没听见吗?”时小念不解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了?”

“……”时小念无奈,“你想什么呢,我说这圣牙湾是个飘移的岛屿,目前不知道在哪里,也可能是沉掉了也不一定。”

宫欧的视线从她衣服扣子上撤回,低眸看向羊皮地图,“很老的地图,怎么突然想去这个地方?”

“我听阿尔瓦家族的太太说这里很美,就想去看看。”时小念道。

“好!”

宫欧一口答应。

“好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呢。”如果可以,她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这个地方,但很遗憾,她能力有限。

再闷头研究下去也出不了结果,而宫欧会因为她的忽视而各种折腾……

“只要你想去,就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宫欧这才正色起来,拿起羊皮地图仔细观察。

态度张狂。

“不一定能找到吧?”阿尔瓦家族都找多少年了。

“将这地图和现在的地图合一下,合好位置后再查有记录的历史地壳运动,通过计算可以找到一个位置,不一定准确,但会是目前算出来离圣牙湾最近的地方。”宫欧说道,指尖在地图上划过。

“……”

时小念震惊地看着他,她研究这些天都还在想从何入手,他这一会的时间都想好如何计算了?

这人和人的脑子真是差得有些远。

宫欧转眸看向她,“你盯着我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怎么和她就差这么多呢。

“等你知道我现在脑子里装的东西你就后悔了。”

他还在想怎么哄她白天洗个澡。

“……”

时小念满眼不解。

宫欧拿到羊皮卷后就开始投入做事,不再想着别的一出出,连宫彧都得到了大解放。

各种资料像雪花片似的飞进他的邮箱。

几台大电脑同时进行着高密度的精算。

时小念常常站在宫欧的身后看着电脑屏幕,那一个小红点在世界地图上几乎看不出移动的迹象……

宫欧却盯得出神。(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宠妻如令春秋我为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山海高中重生之毒妃总裁在上我在下魔门败类剑来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相关推荐:
御灵师超强升级系统女子监狱的男管教我的极品女老师闪婚总裁契约妻先婚后爱:盛宠第一夫人神医嫡女:药香郡王妃一夜贪欢:总裁的首席蜜宠不良宠婚逆战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