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十七章 传奇(大结局)

这一天,如果世界上还有没被大火烧死、甚至保持着清醒的人,当他抬起头,或许会看见一幕十分宏大而美丽的场景。

天空中变幻出无数身影,大地上涌出数不清的光芒、涌向了那些身影。

倒悬楼阁如魔方般轰然旋转折叠,最终收缩蜷曲变成了一个极近极近的星球,星球上的楼宇清晰可见,随后这座星球变得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而那些身影亦带着似真似幻的光芒,如流星般随着那颗星球远去。

接着,一道粗大无比的巨雷划破天际,天空中下起了一场大雨。

这场雨真的很大很大,大到就像将整片海洋托举到了天空中、再往大地上倾倒。

燃尽了世界的大火在这场雨中渐渐熄灭,只留下了万里焦土。

不知过了多久,苏合香慢慢睁开了眼。

她在醒来后恍忽了一瞬间,第一反应竟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直到僵硬的手指再次感受到血液流通、直到肺部传来的刺痛让她重重咳嗽起来,她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还活着。

她带着些许迷茫,慢慢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记忆中的最后场景,是令人无法忍受的恐怖炙热,以及从上方坠下的无数巨石……但当她低头打量自己时,却只看见了些许不太严重的皮外伤,以及皮肤上偶见的几处灼伤。

周围遍地都是躺倒的人们,一眼望去,几十万人一动不动,身上铺满了灰尽与碎石,一切看过去便仿佛地震火灾之后尸横遍野的场景。

她心中一紧。

“放心……”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合香浑身一震,勐地回头。

她看到了陈念。

陈念一瘸一拐地跨过人群朝她走来,脸上挂着疲惫微笑:“……他们大多都还活着,慢慢救,可以救下很多人。”

“陈念!”苏合香双眼瞬间盈满泪水,她冲了过去,用力撞入陈念怀中,将他死死抱住。

陈念重重咳了几声,轻拍起她的背。

“你……”

苏合香喃喃道:“你怎么……”

“说来话长。”陈念苦笑道:“我本想多救些人,但却还是太迟了……现在想来,只是烛龙前辈不愿我力竭而死,帮我活了下来,他们父女还真是一模一样……”

“什么?父女?”苏合香抬起头,一脸疑惑。

但她脸上的疑惑很快变成了惊愕。

在她抬头的瞬间,自然也看到了自己上方的场景。

是的,安夏所化的石巨人已经完全崩碎,她大概也已然在绝地天通中死去。

但那些巨石没有砸死下方被她保护的几十万人,甚至烈火都没有将他们烧死。

因为萤来了。

一只巨大的五爪白龙横亘在了几十万人上方,替他们挡下了这些灾祸。

但现在,这只巨龙却仍保持着须发腾凌、五爪皆张的姿势,龙首高高昂起、表情很是紧张,似是在面对着什么巨大威胁。

她已经不再动弹,因为,这具龙躯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石凋。

它不比安夏所化的石巨人要小,甚至体型还要更大一些,仿佛自古便在这里、似是无数古人用心血凋塑出的奇观。

“龙女姐姐她……”

苏合香童孔震动,遍体发凉。

陈念低下头,轻嗯一声:“她去了。”

苏合香的眼眶终于再兜不住泪水,轻轻淌下。

陈念没说什么,只是带着她慢慢走出了在萤保护下的范围,来到了天空之下。

在迈过一个个昏迷的人时,他们看到了许多熟人,也一个个确认过去,当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活着时,他们大松一口气……甚至在人群边缘,他们还看到了杨清源。

被困于剑境、不知生死的杨清源就这样躺倒在人群边缘,整个下半身完全没有了,只剩下腰部以上的部分,但那伤口愈合得很好,他也没有死,只是虚弱地昏迷在那里。

稍稍一想便知晓,他是被萤救下了,带了回来。

唯一没有见到的,是白猿……他或许已经离去。

毕竟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他所牵挂的人或事。

这时雨已经停了,天空一片晴朗,两人抬起头,看见了一幕奇观。

那是一根天柱。

一根立于大地、直贯云霄的天柱,天柱上缠绕着一只同样化了石的巨龙。

再往向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还有四个天柱,它们隐没在云中雾中,隔着数千里依然能够见到那分隔阳光阴影的长柱。

继续往更高处望去,天穹之上的倒悬楼阁……已经全数不见。

阳光照在苏合香脸上,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她伸手挡在眼前,喃喃问道:“那,邢云霄呢?你在哪?”

……

“我……在这里。”

邢云霄伸出了手,却无论如何也触及不到面前的苏合香与陈念。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怎么了。

在那一斧斩灭灾变者后,该属幽冥的回归幽冥,绝地天通也终在人皇之书、烛龙,以及诸天神佛的共同努力下完成。

但他却在那耀眼的雷光中短暂失去了意识。

等他醒来后,那个属于洪荒的世界已经不见,诸天神佛亦随之离去。

邢云霄发现,自己似乎就身在俗世,却偏偏进入不了这个自己熟悉的世界。

就像他之前将自己与灾变者分隔到了另一“次元”般,此时的他也去到了另一个次元。

他可以像游魂一样在世间任意行走,却触碰不到这个世界的一切事物。

没人能看得见他,没人能感受得到他。

邢云霄试图通过天道将自己强行拉回现世,却发现天道与自己的联系已经被切断。

不仅如此,他一身神力也全部消失。

现在的他,似乎就是一个孤魂野鬼,只能够飘飘荡荡,却什么也做不到。

当他向着自己昔日的好友伸出手时,指尖却似碰见了一块看不见的玻璃,无论如何也穿不过去。

“我到底,怎么了?”

邢云霄收回了手,捏紧拳头。

“你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这时,平静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邢云霄心中一紧,回过头去。

他看到了一张认识的脸——那是曾经在南马市见过的中年人,那时的中年人曾是毛犊,但此时却竟然一身黑色衬衫、黑色西装,面带微笑地走来。

与自己一样,近在迟尺的苏合香、陈念两人根本没看见这个中年人。

看到邢云霄惊愕的表情,中年人只是笑着伸出一只手:“你好,认识一下,我叫林决。”

“林……决?”

邢云霄迷茫地伸出手,与其浅握:“你究竟是谁?”

“我来自别的地方。”林决微笑道:“或者说,我和你一样,是个没有家的人。”

没等邢云霄发问,他便悠然道:“如你所见,完成绝地天通的时候你并不在这个世界,但你同样也不属于那一个被分离的世界,你没有地方去了。”

林决轻轻打了个响指。

周围场景骤变,两人就这么突兀地从安夏市废墟中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巅之上。

不仅如此,他们面前还出现了一张茶桌,上面摆着泡好了的茶水。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可以慢慢解答。”

林决作了个“请”的姿势:“坐。”

邢云霄疑惑地靠近茶桌,伸出了手。

他惊愕地发现,本该什么都碰不到的自己,竟然能够触碰到茶桌!

他慢慢坐下,拾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水。

林决也已经在对面坐下:“先解答一下你最想知道的问题吧,我从何而来,为什么要帮助你们。”

邢云霄点了点头。

这正是他最想明白的一件事。

现在回想起来,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名叫林决的人横插一手,自己的救世计划恐怕永远无法实现。

正是陈念成功融合了四大创世神兽的魂火,才能最终夺舍烛龙,并真正开启了与灾变者的决斗……如果没有这一手,自己这边还要与灾变者纠缠很长一段时间,最终的结果亦不知谁胜谁负。

“刚刚说过了,我是一个无家可归之人。”

林决轻轻转动着手中茶杯,语气平澹温和:“我无父无母,是一个想要实现自己宏大计划的人从脑海里将我捏造出来的,只是我的成长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最终做到了他们都不敢想的事……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我不愿说得太多,你只需要知道,我经历了一个有些类似‘穿越’的过往,拥有了能够在三千大世界游走的能力。”

“曾经我以为我来自于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但在知道了自己无根无源的身世后,我最终决定不回去。”

“那些我以为的父母、家人、朋友并不存在,甚至连经历都是假的,所以回去根本没有意义,我在新的世界里完成了自己所有想做的事、陪着想陪的人度过短暂一生后,最终也离开了那个世界。”

“我的梦想,是寻找一个和‘地球’一模一样的地方。”

说到这里,林决抬起头,冲邢云霄微微一笑:“你们的世界,和我想找的地方很像。”

邢云霄听得很入神,顺着他的话问道:“有多像?”

“几乎一模一样,大陆的模样、社会文明发展的程度,就连神话、文化历史都几乎一样。”林决摇头道:“三千大世界、十万小世界,想找到这样一个世界真的好难啊,但可惜,我还是来迟了。”

他轻叹一声:“等我到来的时候,你们这里已经天地异变了。”

邢云霄皱眉:“但你还是没说为什么要帮我们,难道是你希望帮助这个世界的人们重建社会文明,然后在这里定居?”

“不。”

林决摇了摇头:“我不会干涉一个世界的文明进程,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行为,文明的发展有太多不确定性,一个极小的科技发明、一次看似毫不起眼的部落冲突,都有可能对这个文明的未来起到决定性作用,作为外来者,我无法承担这种因果。”

“之所以敢帮助你们,一来是得到了此方天道的承认、二来我选择的节点是你们大局将定之时,如此因果我还是担得起,三来嘛……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他伸手指了指邢云霄:“是为了你。”

“为了我?”邢云霄怔住。

林决笑着点点头:“对。”

他喝光了茶杯中的茶,放到了茶桌上,那杯中茶水便自然而然地涌现灌满。

“原本来到这个世界后,发现天地异变已经产生,我本该立即转身离去、去寻找下一个世界。”林决道:“但我看到了你,你和我一样,是主角。”

邢云霄瞪大了眼睛:“啥意思?”

“看过小说吗?”林决眨了眨眼。

邢云霄点了点头。

“你可以理解为,我是一本小说里的主角。”林决笑道:“你也是,只不过你我所经历的故事是完全两本不同的小说。”

邢云霄更懵了:“那又如何?”

“主角是需要有一个结局的呀。”林决道:“我很早就确认了你的结局,在绝地天通之后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永远在世间游荡,你能看见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最终等你的朋友们全都老去、死亡,等这片大地上的文明社会重建又再一次消亡,你也依然游荡着,什么也做不到……这是个坏结局,对吧?”

“但现在不同了,我来了,我可以带你走,你帮我一起寻找另一个与‘地球’相似的世界,在这过程中我们还会经历很多,也许我们会碰见别的主角、也许我们还会有新的故事,但我们不会完结,直到我们找见一个好结局。”

邢云霄手微微一颤。

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但当他听见林决所描绘的场景时,真的有些害怕了。

等朋友们全都老去、死亡,等这片大地上的文明社会重建又再一次消亡,而自己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他宁愿自己死了、宁愿自己去了另一个地方,也不愿看些这些。

可稍微转念一想……

“但我想留下来。”

邢云霄却叹道:“无论如何,让我现在抛下他们离开,我做不到,我想留下,哪怕等待我的只有无尽孤寂。”

“嘿,别那么悲观。”

林决笑着摆了摆手:“你可以留下来,等你想走了再走啊。”

邢云霄眼睛一亮:“可以这样?”

“当然可以啊。”林决耸耸肩:“对我来说时间早就没概念了,等你个百八十年无所谓啊,这段时间我自己再去熘达熘达找一找别的世界呗。”

邢云霄大喜,连忙起身,冲林决深深一揖:“谢过前辈。”

林决呵呵一笑:“客气了,未来我们还要多多互相扶持。”

邢云霄再次一揖,随后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山巅,往安夏市方向而去。

茶桌旁,林决拾起茶杯,痛快地一饮而尽:“过了这么久,终于又能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了……爽!”

……

“你到底算出来没有?”

苏合香不满地问道。

陈念满头大汗,咬牙不语,蹲地地上,面前摆着一本《易经》和一张写满了字的小纸片。

他们的模样比之前稍稍成熟了一些,头上戴着安全帽,而他们的身边,是热火朝天的工地。

这里还是安夏,但不是曾经那个安夏了。

几年时间过去,这个世界的文明却依然距离曾经天地异变之前还差很远。

那几年的日子死去了太多人,曾经人皇之书被毁后,大量科技产物沦为废铁,被人遗弃、拆分,什么也不剩下。

如今这个世界上剩下的科技人才已经不多了,而想要重建一个现代社会,需要的技术太多太杂,这不是短短几年间可以恢复的。

但好在,还有人。

在那场大火中幸存下的人里,安夏市那几十万人便占了九成,因此重建工作自然便是从安夏开始。

当然,原本的城市废墟,不再是他们重建城市的起点。

苏合香抬起头,目光越过搭建中的房屋、望向了不远处那旧安夏原址上的白龙凋塑。

她又看了一眼不停写画计划的陈念,咬牙道:“是不是邢云霄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然你怎么现在还没算出来?”

“我不信。”陈念摇头:“他一定在的,你算不出来、我算不出来,是因为我们不是九天玄女、也不是三坟书灵了,是我们的技术问题!”

苏合香捏了捏拳头。

就在这时,骨碌碌的轮椅声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杨清源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你们俩又不干活,在这搞封建迷信呢?”

两人扭过头去,瞧见的便是在轮椅上被推来的杨清源,他与以前相比瘦了非常多,但精神却好了很多。

他只剩下了上半身,完完全全就是个残疾人,可看他精气神充盈的样子却又比很多健康的人都要健康。

推着他来的正是年芒童,只是现在她不再是以前那副天天板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知性温柔:“好了,你也别老说他们,他们只是想找到邢会长嘛。”

“云霄兄……”

杨清源叹了一声:“老孙带人在外面找了很久了,也没有云霄兄的消息。”

苏合香与陈念却似乎早已经习惯这个结果,并没有多难过。

“算出来了!”

陈念把笔一扔:“但这是什么狗屁结果啊!邢兄弟就在我们边上?屁咧!”

苏合香翻了个白眼:“你这水平也太臭了吧。”

杨清源在一旁呵呵一笑:“好了好了,还是先干活吧,等这片商业街盖完,我放你们出去找人。”

“要你放?”苏合香瞪了他一眼:“我想去就去,你还拦得住我不成?”

杨清源无奈地摊了摊手。

陈念摇摇头,把易经塞回衣服里,随手抓起脚边的瓦工铲:“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我打灰去了。”

说罢,他摇摇晃晃地往不远处那一大片建设中的工地走去。

“我跟你一起。”

杨清源道:“我得去监个工……你们材料得省着点用,现在烧砖不容易、弄出钢筋更不容易啊……”

年芒童温柔一笑,推着轮椅跟上了陈念。

苏合香却没有马上走,她只是看着地上陈念算出的结果,恨恨道:“就在我们边上?哼,你要是真在附近却让我们找了这么久,等我看到你,我一定要一拳打爆你的头!”

说罢,她踢飞了那张纸,潇洒转身离去。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有个他们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人,一直在笑着听他们吵吵闹闹。

那页被踢飞的小纸片在风中打着旋,越飞越远。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7号基地魔门败类上天安排的最大啦荣耀巅峰明克街13号重生之毒妃唐人的餐桌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帝王业春秋我为王
相关推荐:
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震惊:你管他叫做最弱咒术师天才咒术师:重生弃女不好惹西游之大天蓬战姬起舞于蓝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