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十三章 最难一战

灾变者指名道姓,邢云霄自不可能不作回应。

但在他之前回应的,是安夏。

被一击打到沉入地面以下的安夏勉强举起筋骨折断的手,凌空一拂。

街道旋转、楼宇挪移,整个安夏市在这一瞬间竟然化作了一个罗盘般的大阵,所有一切都轰隆隆地移动了起来。

灾变者冷笑:“以城为阵?邢云霄,既然你不出现,我就……”

他话说到一半,一斧天来!

人在城里,斧光却噼开了天。

邢云霄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他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中,从未出过门、也从未与苏合香交流过其余计划。

他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他要迎战灾变者,并且将其击退。

但不仅仅是这样。

今天苏合香、风俊明他们重写三坟这件事,要成功;但看在灾变者眼中,这必须是失败……这还只是第一个要完成的任务。

第二个任务,是在灾变者认为自己成事后,必须让他无力再战、没有杀死更多人以及抢夺其余人皇之书的力量。

第三个任务,是必须保证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够久,以方便陈念暗中找到戮天、并将其抹杀。

当然,如果第三个任务能完成,那么第一、第二个任务自然也就不是问题,但总需要有几手准备。

而且,今天还有第四个任务……

从几天前开始准备时,邢云霄心中就在一遍遍演算着自己与灾变者的战斗。

直到此时此刻。

当安夏挪动起整个城市时,邢云霄已然听见了灾变者点出自己名字。

他在房内凝聚出巨斧,闭着眼、不慌不忙地下床站定、凝神聚力。

当他将巨斧举过头顶的时候,他所在的房屋正好被挪移到了正对灾变者的位置。

一切好似巧合、又似是都在计算之中般。

又或者说,以他们的境界,天地变化、战机时遇,都在心中,不必刻意。

邢云霄睁开了双眼,他的上衣也瞬间被浓烈业障腥气燃尽,结实精装的上身胸口,第二双眼也同样怒目圆睁!

当他挥下巨斧之时,他所在的房屋刹那崩碎,安夏市这座巨大的“阵盘”刚刚完成了旋转,他正前方已经再没有任何一幢建筑甚至是任何一棵树,只有一条长长的街道,正对着天空中灾变者!

在这一斧噼出之时,斧光上尚且缠绕着业障腥气与劫雷,但当它来到灾变者面前时,它已经变得无比纯粹。

不是它洗去了铅华,而是一切气息全都已然完全内敛,不再需要旁物作佩。

这该是邢云霄有生以来噼出的最强一斧……比他曾经杀死三清、杀死羽嘉的那一斧还要更加强大、更加纯粹。

仅仅是他挥动手臂带起的微风,便将天空中的云震向左右两旁,使得天空中仿佛出现了一道巨缝。

但曾经他那无往亦无前的一斧会令他身体崩溃、精神萎顿,此时却完全没有这个迹像。

相反,邢云霄现在神清气爽、精神饱满到了极点!

“噢?”

灾变者微微眯眼:“竟有盘古开天之意?看来你从盘古下凡仙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他却似乎没有打算自己去迎接这一斧的打算,而是侧目看了看地藏。

很显然,他要地藏去面对邢云霄蓄势了数日的完美一击!

地藏的灵魂完全被控制,完全没有、也不可能有反驳之意,迎着斧光便准备飞去。

但就在这时,下方安夏市佛光大作!

方才整座城市如阵盘般旋转之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图,苏合香他们几个在努力重写三坟的人位于正中央,周围碑林也隐隐有奇门阵法之形,至于整个城市,更是变成了一座圆形大迷宫。

只是或许没人注意到,这座圆形大迷宫边缘的无数个小小街道口,都正好对准了城市边缘外围的某个佛门法器。

那些环绕城市百里之长、埋在土里的、或是插在地面的法器,是众僧人忙碌了无数个日夜所藏。

此时此刻,它们统统爆发出浓烈佛息。

同一时刻,城市各个角落里响起了梵唱声,那是无数僧人喃喃唱颂……不仅是他们,还有大量普通人,这些没有觉醒的人同样低声和唱着,在城市地下工事中,数万个普通人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着。

佛光从街道涌入城市阵盘之中,随后整座城市大亮,一股方圆数十里的巨大佛光光柱冲天而起!

正准备动身的地藏闷哼一声,身上幽冥阴气便像泥水遇见了高压水枪般,开始瞬间消刷。

灾变者微微蹙眉——这股佛息对他有作用,但作用没那么强大,他心念微动间,最纯粹、最极致的阴气便将他包裹了起来,就连对幽冥阴气有克制作用的佛光都无法冲散。

但他没办法出手帮助地藏,因为邢云霄的斧光已经到了。

被无数佛光环绕、这几乎开天辟地的一斧中又暗藏劫雷,即使是灾变者,他也必须认真应对。

“不错……”

但现在,他却笑了起来:“这才有意思,能够诞生出如此生灵的天道,吞噬起来才能令我兴奋呐!”

下一瞬间,他手中竟也出现了一柄与邢云霄手中一模一样的斧子!

“你能在我手下活过这么多次,值得我尊重……我就用你最引以为傲的一斧来打败你!”

灾变者大笑着,随意挥了一斧。

刹那间,暴烈疯狂的斧光升腾而起。

便如同邢云霄仅以挥臂之风拂散天穹之云般,灾变者挥手间,周围佛光霎时间震散!

所有佛光就像遇见了恐怖狂风的烟雾,倒卷着回到了城市地面、又顺着街道冲向城市边缘的佛宝,将它们统统轰成了碎片。

不仅如此。

城市每一个颂念佛经的僧人,在此刻全都哇地一声鲜血狂喷、全身上下炸出无数血雾,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地上。

整个安夏市轰隆隆震动起来,原本就重伤着、控制着城市阵盘的安夏痛得惨叫了一大声,遥遥高举的右手瞬间被撕成了无数血肉骨条。

城市地下工事中的普通人们也一个接一个地发出剧烈惨叫,全都七窍流血、呕血不止,生命气息疯狂流逝。

而直面这一斧的邢云霄,更不必说。

灾变者随手挥出的一斧里虽然没有业障腥气、更没有劫雷,但真要论纯粹、论力量,它更在邢云霄一斧之上!

两抹斧光相遇,并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这两斧全都是力量极致内敛的一击,即使相遇相撞,它们的力量也没有外溢,而是相互融合、湮灭、坍塌。

刹那间,斧光相遇之处的空间便像被撕烂的布一般,露出一个大洞!

这大洞后与当初傅决扯动神雷露出的天外之景一样,有无数七彩流光能量。

天道有自我修补之能,眨眼间大洞便消失了,两抹斧光亦消融于无形。

扑通。

邢云霄瞪大了眼,单膝跪地,鼻孔中淌下一条细细血痕。

随后他咧开嘴露出笑容,牙缝间却是血,但他笑得很开心:“灾变者,倒也不过如此。”

天空中,灾变者身形微微一晃,脸色稍凝。

“分心对付佛光,倒是没能把邢云霄直接……”

他喃喃地看向地藏:“去……”

他话说到一半,却忽然见到一条龙尾暴卷而来、卷向地藏!

地藏方才经历了一场极其庞大的佛光洗礼,全身幽冥阴气十不存一,正处在头脑混乱之际,这突如其来的龙尾一卷,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卷走!

灾变者童孔一缩……方才那一斧相撞时带来的冲击,竟然让他没意识到萤悄悄摸到了附近?!

“你在看哪里?!”

邢云霄大笑一声,脚下地面轰然崩碎,他踏破了方圆百丈之地,箭射向天空!

同一时间,城市阵盘中心,尧的下凡仙祁遥再也支撑不住神力与生命力消耗,头一垂失去了意识,生死不知。

空白书卷上的文字已经密密麻麻写好几页,此时却因为祁遥的昏迷而中断,又一次出现了许多乱码文字。

风俊明眼角开始淌血,他死咬着牙,再次伸手将那些乱字抹去。

人皇下凡仙已有两人再无支撑之力,剩余的几人压力骤增。

但苏合香眼睛却更亮了,大喝道:“安夏!变阵!”

废墟中,痛到低声轻泣的安夏勉勉强强应了一声,将扭曲变形的右手放下,抬起了左手。

而天空中,邢云霄一斧已然迎着灾变者面门噼下!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7号基地魔门败类上天安排的最大啦荣耀巅峰明克街13号重生之毒妃唐人的餐桌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帝王业春秋我为王
相关推荐:
首领宰今天也想被咒术师祓除震惊:你管他叫做最弱咒术师天才咒术师:重生弃女不好惹西游之大天蓬战姬起舞于蓝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