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五五二章 弑君者

史祥的爹史宁,是北周小司徒,他们兄弟四个,都有爵位。

大哥史雄死的早,安政郡公,媳妇是关陇集团领袖宇文泰的闺女。

老二是史祥,阳城郡公。

老三史云,现在是东来太守,武平县公。

老四史威,武当县公,左备身府武贲郎将。

先不说史祥是杨广的老部下,人家的大嫂宇文氏,虽然家里的男丁都被杨坚杀绝了,但是姐妹们的实力仍在。

实力有多恐怖呢?看看她们都嫁给谁了。

元钦(西魏废帝),李晖(八柱国李弼次子),赵永仁(八柱国赵贵的儿子),杨瓒(杨坚的三弟),窦毅(李渊的老丈人),刘昶(这个就不说了),李基(黎国公李远之子),梁睿(太尉梁御之子),于翼(于仲文的二叔),韦世康(韦冲大哥,荆州总管),贺拔纬(关陇集团第一代领袖贺拔岳之子)。

这些宇文家的女人,杨丽华得管人家们叫姑姑,她丈夫宇文赟的姑姑们。

杨茵管人家们叫姑姥姥,因为她的外祖父,是宇文赟的亲弟弟。

这样复杂的关系网络,史祥肯定是没事的,只要不是得罪皇帝,得罪老百姓不要紧的。

西游记里有后台的妖怪们,哪个出事了?也就是我那黄狮孙儿,倒了血霉,被孙猴子一棒给打死了,别人都有一句:大圣,且慢动手。

宇文述的实力也是不弱的,他的亲爹宇文盛就是跟着宇文泰混的,绝对心腹。

“这是干什么?许公为何将大郎打成这副模样?”承恩殿,杨铭望着趴在担架上的宇文化及,一脸诧异道。

别特么装傻了,咱们都是明白人,直说吧,宇文述揖手道:

“臣管教无方,致使犬子铸成大错,特地送来,任由太子惩处。”

杨铭苦笑道:“孤听不懂许公在说什么?”

宇文述道:“犬子奉旨平叛河北,因叛军势大,肆虐乡野,以至民不聊生,不得已下用了重典,有滥杀之嫌,臣听闻之后怒不可遏,遂鞭打之,太子仁义爱民,自是不能容忍,所以臣专门送来,如何处置,太子一言可定。”

杨铭皱眉道:“既然大郎有错,也该送去刑部大理寺,送我这算怎么一回事?”

刑部大理寺可没有追究,就你揪着不放啊,宇文述道:

“臣听说太子惩戒了屈突通,犬子既为首恶,自然不能脱罪,就请殿下一并处置了吧。”

杨铭笑道:“不一样的,屈突通也就是个帮凶,我抽他几鞭子,撒撒气也就算了,你都说了化及是首恶,我可不敢随意处置首恶。”

好家伙,不肯罢休是吧?宇文述道:

“河北平叛,结果是好的,至于滥杀一事,朝会上也没有人提及,毕竟犬子有错,错在心急,并不是有心之过,臣也有私心,想着私下惩戒,总好过路人皆知。”

杨铭笑道:“一人之私心,无顾万民之生死,许公是知道我的,别的错,看在您老的面上,我不在乎,滥杀无辜,血债累累,几鞭子就能了结的话,其他人是不是也会效彷呢?”

宇文述叹息道:“臣愿以微薄之功,为犬子抵罪。”

“这就有意思了,”杨铭笑道:“刚才还说任孤处置,眼下许公又想抵罪?你这个人,有点善变啊。”

不善变不行啊,你不给台阶啊,我怕你往死了搞我儿子,这可是嫡长,一点面子都不给?

宇文述道:“太子就体谅一下我这个为人父者吧。”

“当然体谅!”杨铭道:“所以我只是惩戒了屈突通,没有惩戒化及,而且也没有打算惩戒他,来人,赶紧送下去给化及疗伤。”

等到宇文化及被抬出去之后,杨铭看向宇文述:

“你是有功的,有大功的,孤敬重你,但你的家风,也实在是太遭人诟病了,谁都知道河北需要安抚,有些事情不能较真,你儿子可倒好,领了圣旨就在河北胡作非为,怎么?在高句丽没杀过瘾,在我大隋子民的脑袋上,试刀啊?”

宇文述一脸羞愧道:“千错万错,是臣的过错,子孙不肖,毁我家门声誉,臣愧对先祖。”

杨铭叹息道:“门下省的那道奏疏,我看了,三个人告你儿子,陛下心疼你,知道你这个父亲当的不容易,这才将事情给压下来,我亦不欲处置,但每每念及河北冤死之亡灵,意难平啊。”

宇文述没有接话,他在等着太子继续说,好揣摩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人之所痛,莫过于后继无人,许公再不严加管束,你这三个儿子,没有好下场的,”杨铭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说道。

宇文述也听出味儿来了,你小子将来当了皇帝,打算给我绝后啊?

宇文述直接起身,朝杨铭跪下:“请太子高抬贵手。”

杨铭从主位上走下来,将宇文述扶起:

“陛下已经高抬贵手了,我这边自然不会再计较,什么叫孝顺?不要给当爹的找麻烦,就是孝顺,你这个儿子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今后凡有大事,不要交给他去做,给你自己,也给你们宇文家,留条后路。”

宇文述明白了,点头道:“臣今后必当严厉管教,如若再犯,臣亲自铲除这个孽障。”

杨铭让对方坐下:“远征之战事,兵部仍在复盘,过段日子应该就会有个结果,届时我当好好的瞧一瞧,看看许公是如何大显神威,立下这不世之功。”

“臣无功,”宇文述赶忙道:“皆是陛下之功,太子之功。”

杨铭微笑坐下:“晚饭就在我这吃吧,咱们俩似乎鲜少有这样的机会。”

“臣求之不得,”宇文述笑道:“其实臣一直以来,都盼望着能有这个机会。”

杨铭笑了笑,主动朝对方举杯:“你啊,什么都好,就是被儿子们给连累了,淑仪在你那里的时候,得过你的关照,我是感激的,孤也知道,总是在你面前数落你的儿子,你不爱听,但需知良言逆耳啊。”

宇文述举杯叹息道:“还有何法呢?已然至此了。”

老大化及年轻时候跟突厥走私货物,被调查过,老二智及杀人夺妻,被自己的正妻长孙氏给告发了,老三士及侮辱贺若弼的尸体,曾贬为奴。

这都是三个什么货色啊?

不是杨铭要针对他们,实在是他们太不是个玩意,贺若弼的尸体也是你能动得的?

“我听过一桩传闻,不知是否属实,”杨铭与宇文述边吃边聊道。

宇文述:“太子请问。”

杨铭皱眉道:“听说你们家三郎,在洛阳被人刺杀过,差点丢命?”

宇文述一愣,一脸无奈道:“确有此事,凶手是宋国公旧部,报私仇来了。”

“他的旧部可不少啊,士及今后出门,得小心点,”杨铭道。

宇文述叹息道:“自作孽不可活,死了倒也干净。”

杨铭笑道:“咱们以往的仇怨,皆为公事,你我之间,可从来没有私仇,许公以为然否?”

“当然如此,”宇文述赶忙道:“太子对事不对人,这是满朝皆知的,政见或有冲突,那也是国事,不影响臣对殿下的一片赤诚。”

杨铭笑道:“你有两个女儿,一个是我大哥的侧妃,一个是我二哥的正妃,如果有第三个女儿,孤应该是当仁不让了。”

“臣没有这福分啊,”宇文述苦笑道。

杨铭笑道:“福分不小了,两个女儿都是嫁给了陛下亲子,可见陛下对你是如何恩重,如果孤没记错,您老今年六十七了吧?”

“正是,难得殿下知道臣的年齿,”宇文述道。

历史上,宇文述是大业十二年过世,也就是四年之后,杨广对他可是真爱,追赠司徒、尚书令、十郡太守,并让裴矩以太牢之礼祭奠。

牛、羊、豕(猪)三牲全备,为太牢,这是诸侯之礼。

祭祀等级,从高到低是:太牢、少牢、特牲、特豕、特豚等等,宇文述这是第一等的祭祀礼了。

可见人家君臣相和。

可惜的是,杨广在宇文述临终前,问他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朕给你办了,宇文述答:化及,臣之长子,早预籓邸,愿陛下哀怜之。

历史记载,杨广闻之潸然泪下,道:吾不忘也。

这下好了,重用了一个反骨仔。

宇文述是忠心的,但是他的儿子成为了华夏古代史上,最出名的弑君者之一,直接导致一个王朝的灭亡。

杨铭就是因为这一点,死活看他们家不爽,你们这不是以怨报德吗?虽然他心里也清楚,不能将自己的个人情感掺杂进政治当中,但是观念很难扭转。

以至于整个朝堂都知道,他看宇文述不爽。

在他与宇文述聊天的同一时间,楚公府上,也有一场私人小聚会。

裴蕴来劝杨约了。

杨约好劝吗?不好劝,但是姓裴的来劝,杨约就会乱想了。

你们特么的是不是想和宇文述合起伙来对付我?

在杨约的眼中,宇文述只是小疾,裴家才是大患,我得在我的有生之年,把你们干下去,好给我那宝贝茵绛扫清道路。

他没有猜到裴蕴是在皇帝的默许下来劝他的,因为杨广不是那个性格。

但是这一次他猜错了,杨广是不把他当回事,但人家不会不把自己的亲孙子,当回事。

杨瑞在母妃的影响下,跟杨约亲着呢。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剑来明克街13号7号基地山海高中唐人的餐桌重生之毒妃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春秋我为王魔门败类
相关推荐:
奶狗弟弟他苏又野重生后,顶流弟弟又宠又撩文娱,我真的只会一点点蛇夫难缠禁欲失败后,蛇夫夜夜哄我生崽崽只有恋碍选项循环的传说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轮回仙王1789,带着华工踏破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