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317章 跟我做生意,全都有肉吃

李瑾瑜靠在椅子背上,很没有形象的摊开手脚,毫无平日的风范。

苏灿就更不用说了,这货当富家大少爷的时候,就是这副鸟样,现在还是这副鸟样,真乃“天生的乞丐”。

李瑾瑜道:“九如大师的弟子,会是什么模样?力气也很大么?”

苏灿道:“据说是个武官,平素多有侠义风范,最爱打抱不平,某次为了给人出头,不小心打死了人……”

李瑾瑜道:“看我做什么?难道我不喜欢打抱不平?只不过我喜欢带着千军万马,光明正大的去讲理。”

苏灿道:“你可真的会讲理!”

这话倒不是说李瑾瑜的煞气,而是李瑾瑜每次与人“讲理”,看似不符合江湖规矩,却都符合公理正道。

无论是华山派的精英弟子,还是少林的方丈,亦或是六扇门的名捕,乃至于亲王郡王,全都敢正面硬怼。

这种脾气,使得李瑾瑜的江湖名声毁誉参半,喜欢的非常喜欢,不喜欢的则表示年轻气盛,早晚必然遭殃。

苏灿道:“人家就是个小官,没有你豪门大户的威风,唯一能做的就是出家避祸,然后就被九如看上了。”

李瑾瑜道:“这就叫缘法。”

苏灿道:“你不想抓人?”

李瑾瑜道:“抓他作甚?如果当时我在那里,动手的就是我了。”

苏灿道:“你知道他?”

李瑾瑜道:“知道,若不是时间上有些来不及,去辽国的武官中,定然有他一员,这也可以说是缘法。”

苏灿道:“没了李大少的缘法,却有了佛缘,当真是世事无常啊!”

李瑾瑜道:“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这话却是高深佛理,你小子有佛缘啊。”

苏灿道:“去你大爷的佛缘,老子一天不喝酒吃肉,浑身不自在,佛祖看到了我,非赏我三个大巴掌!”

李瑾瑜道:“明尊城呢?”

苏灿道:“这事儿却是有趣。”

李瑾瑜道:“怎的有趣?”

苏灿道:“你也知道,明尊城是从昔年的大明尊教分化而来,大明尊教入中原过程中,分化为两个分支。”

李瑾瑜道:“我知道,一个是光明顶明尊城,一个是黑木崖日月神教。”

苏灿道:“先说日月神教,自从东方白率众造反,夺了教主之位,威势越来越大,甚至有东方不败之名。”

李瑾瑜道:“这事我知道,他的速度非常非常的快,甚至比无情追命更加迅捷,就算武功比他高一些,想要击败他也不容易,他也不去招惹少林武当等大派,因此出道至今未逢一败。”

苏灿道:“所有人都觉得,东方不败定然杀了任我行,实际上却是把任我行囚禁起来,并未下死手。”

李瑾瑜道:“囚禁十二年,还不如杀了呢,任我行这十二年肯定是非常的不好过,但他却肯定还活着。”

苏灿道:“任我行那种人,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不会错过,而且他还有几个忠心下属,想要救出他。”

李瑾瑜道:“向问天?”

苏灿道:“任我行被囚禁在西湖之畔的梅庄,看守者号称‘江南四友’,喜好琴棋书画,向问天便想用相关的宝物作为引诱,结果惹了强人。”

李瑾瑜道:“令狐冲救了他!”

苏灿道:“救他一次,还能救他十次八次不成?木道人亲自出手,在西湖梅庄之外,一剑斩杀向问天。”

李瑾瑜道:“令狐冲呢?”

苏灿道:“说来也怪,向问天和令狐冲进入西湖梅庄,成功把任我行救了出来,却不见令狐冲的踪影。”

李瑾瑜心中冷笑,不愧是最会拿捏令狐冲的人,令狐冲被当成替死鬼,怕是还会在地牢中关心向问天。

李瑾瑜道:“任我行呢?”

苏灿道:“任我行当时定然和向问天在一起,可木道人何等武功,就算任我行身体完好,却如何敢动手?”

李瑾瑜道:“他被囚禁地牢足足十二年,身体定然垮了大半,现在还剩下五六成战力,就算不错了。”

苏灿道:“哪怕只剩下一成,任我行也会去找东方不败报仇,现在他正在联络旧部,时刻准备出手。”

李瑾瑜道:“木道人呢?”

苏灿道:“木道人虽然斩杀了向问天,但当时约定的是一月,他恰好晚了一个时辰,便按照约定,把那个少年收为弟子,真是个好算计。”

李瑾瑜道:“这叫双赢,自此少年有了靠山,木道人有了传人。”

苏灿道:“传个屁,木道人是看上人家的围棋天赋,据说收徒之后下了足足两天棋,木道人一局没赢过。”

李瑾瑜道:“一局没赢?”

苏灿道:“江湖武林高人,比木道人更臭的臭棋篓子,或许只有铁剑门的木桑道长,可木道人毕竟下了这么多年的围棋,也输得忒惨了一些,据说这已经是看在师徒之情主动相让……”

李瑾瑜道:“这么厉害?这小子叫什么名字?竟有如此围棋天赋。”

苏灿道:“要说这小子的名字非常有佛缘,结果却入了道门。”

李瑾瑜道:“什么佛缘?”

苏灿道:“他的名字和玄奘圣僧俗家名字一样,都叫做江流儿。”

其实玄奘俗家姓陈,名陈祎,只不过出生时遭逢大难,父亲被杀,母亲把他放入木盆中,随江水漂流。

顺水漂流的玄奘,被金山寺的老和尚捡到,由于是顺江水漂流而来,便取名为江流儿,相比于陈祎,反倒是江流儿之名,更加为世人所熟知。

“噗……”

“江流儿,这名字好!”

就凭这个名字,让木道人那个臭棋篓子三子,赢他也没什么难度。

苏灿不知李瑾瑜为何如此,却也不怎么在意,反而指着身上的水,略有得意的说道:“小金鱼,你喷了我一身的水,该怎么补偿我啊?”

李瑾瑜道:“补偿一顿拳头。”

苏灿道:“大冬天的,我身上就一件单衣,还被你喷湿了,信不信我睡你家门口,让所有人看看雪人?”

李瑾瑜道:“你这混球,就算是雪地里睡三天也不会有事,好几年没有堆雪人了,正好用你堆一个!”

苏灿道:“啊……我的好朋友怎么对我如此残忍,我真的好伤心啊,我要去你们家门口唱莲花落……”

看着疯狂耍无赖的苏灿,李瑾瑜露出一抹无奈的神色。

“出了门我就给你换新衣,然后再请您吃三顿,您老收收嗓子,我们家有几个小孩,听不得鬼哭狼嚎。”

苏灿伸手一摸,面上的鼻涕眼泪瞬间全部消失,好似根本没有哭过。

“别人想听,还没得听呢。”

李瑾瑜道:“继续,明尊城。”

苏灿道:“明尊城城主阳顶天,已经失踪了许多年,多半是死了,麾下左右使者,四大法王,也都……”

李瑾瑜道:“都如何了?”

苏灿道:“左使者杨逍成立天地风雷四门,勉强维持明尊城威严,右使者范遥失踪,至今不知去向。

四大法王,紫衫龙王失踪,白眉鹰王成立天鹰教,金毛狮王身死,青翼蝠王身受寒毒,躲起来疗伤。

五散人,彭莹玉和说不得,两人都是和尚,如今在大相国寺挂单,张中和冷谦是道士,如今在终南山修道,至于那位周大仙,如今在丐帮。

堂堂江湖四城,竟然只剩下杨逍一个人撑着,若非人多势众,还有诸多神功秘术,早已被乾罗山城取代。”

李瑾瑜道:“杨逍还活着呢?”

苏灿道:“当然还活着,不过能活多久就不一定了,莫说他昔年结下的仇怨,乾罗肯定也想算计死他!”

李瑾瑜道:“那是他活该。”

苏灿道:“你让我查的,似乎只剩下青衣楼了,青衣楼最近和六分半堂打的不可开交,你可以去问问。”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李瑾瑜道:“问谁?”

苏灿道:“雷损呗。”

李瑾瑜道:“他会告诉我?”

苏灿道:“就凭你李大公子煞星转世之名,雷损那个损人利己的老秃,肯定不介意用八抬大轿,把你抬到青衣楼总舵,然后把总舵炸成平地!”

李瑾瑜道:“说得好。”

苏灿奇道:“真是奇了,李大公子竟然会认同我,莫不是今天晚上,太阳会从东北边或者西南边落山?”

李瑾瑜道:“不仅我同意,外面那两位肯定也同意。”

李瑾瑜伸手指了指门口,苏灿回头看去,门口站着两个人,还未看清他们的容貌,便被大光头晃花了眼。

“我的妈呀!”

苏灿想都不想,立刻从窗户跳了出去,什么新衣服吃大户,他是半点都不敢再想,跑的简直比兔子还快。

李瑾瑜打趣道:“江湖中都说我是煞星,雷堂主也是不遑多让啊。”

门口的两人不是别个,正是六分半堂总堂主雷损,大堂主狄飞惊。

雷损眉目凶煞,嘴角虽然一直都带着笑意,还有油光可鉴的大光头,但绝不会有人把他当成是佛门高僧。

十个人里面,至少九个人会把他当做成佛门弃徒、山寨土匪。

就他这模样,哪怕穿上龙袍,那也是山大王发了失心疯,非要过过皇帝的瘾头,从戏班子抢来一套戏服。

不笑的时候很可怕,笑起来之后更加可怕,似乎随时都可能拔出那把不应魔刀,对着盟友后心狠狠刺一刀。

狄飞惊容貌英俊,气质温婉,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走马章台的贵公子。

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手中的力量超过万人,当真是年少有为之人。

这样一个年少有为之人,这样一个人中之龙,应当高高的抬起头,表现出这个年岁应有的朝气和热血。

狄飞惊的头却一直低垂,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好似犯错的小媳妇。

低低的,静静的,如果不是他主动发出声响,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呼吸。

江湖中流传的说法,是狄飞惊的颈骨遭受过损伤,无法抬起头,甚至因此无法练武,狄大总管不会武功。

李瑾瑜知道,狄飞惊不仅会武功,而且武功非常高明,不亚于雷损。

狄飞惊的颈骨是因为修行“大弃子擒拿手”,人为造成了损伤,大部分时间只能低头,运功之时可以抬头。

除了大弃子擒拿手,狄飞惊还修成了用眼睛发力的“眼刀”,甚至能够凭此偷袭关七,让关七为之失神。

当然,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关七领悟了“童中剑”,紧跟着便是双目射出无形剑气,马上报复回来。

听到李瑾瑜的打趣,狄飞惊没有任何表情,雷损憨憨的摸了摸光头。

“虚名而已,虚名而已,我这都是被人陷害的,我是个大好人。”

李瑾瑜道:“雷总堂主,大过年的说两句实话,一天到晚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还没说腻呢?”

雷损笑道:“李爵爷快言快语,我也就不装模作样了,实话实说,天天与人装孙子,确实非常的累。”

李瑾瑜道:“还在说笑,雷总堂主真是装湖涂的高手,您这堂堂六分半堂总堂主,还用得着装孙子?”

雷损道:“若是在别处,我肯定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潇洒快活,但在这京师重地,我可谁也得罪不起。”

李瑾瑜道:“说的也对,你势力大有人比你势力更大,你武功高有人比你武功更高,都说京师好,实际上一年到头,有几天不是在装孙子?”

雷损道:“李爵爷也是?”

李瑾瑜道:“大部分时间内,我是真孙子,装都不用装的。”

雷损心说骗鬼去吧,就凭你这身绝世武功,还有家世背景,有谁能让你当孙子?难道是皇帝不成?

如果是皇帝,上赶着去当孙子的能从北极冰川排到海南剑派,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还有啥不满意的?

再者说了,满朝文武,哪个在皇帝面前不是孙子?梁王这亲侄子,最近被训的比真孙子还孙子。

什么特么大过年的说实话,你个小混蛋,最他奶奶的不会说实话!

狄飞惊表情依然很澹定。

早就知道李瑾瑜离经叛道,向来不按套路出牌,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闲谈几句,雷损问道:“爵爷似乎想要对青衣楼动手?”

李瑾瑜道:“青衣楼是你雷损看上的一块肉,且已经吃了几口,按照江湖规矩,我确实不该去虎口夺食。”

狄飞惊道:“李爵爷误会了,总堂主不是这个意思,而且青衣楼不是一大块肉,是一百零八块肉。”

雷损道:“这么多的肉,我就算撑坏了也吃不完,况且这些肉旁边还有老虎守着,需要爵爷降龙伏虎。”

李瑾瑜道:“你们打的好算盘,老子去打虎,你们跟着捡好处。”

雷损道:“岂敢,岂敢,岂敢,青衣一百零八楼,咱们二一添作五,每人五十四楼,爵爷觉得如何?”

李瑾瑜道:“据我所知,藏着金银和情报的几栋楼,已经被你们吞了,别的东西我留着有什么用?”

雷损道:“爵爷想如何分配?”

李瑾瑜道:“我是官场中人,黑道地盘我没兴趣,如果是金陵附近的青衣楼势力,归我,别的都归你们。”

雷损目露惊喜之色,不过他知道做生意有来有往,李瑾瑜给出这般优厚的条件,索要的利益肯定不会少。

狄飞惊道:“听闻爵爷的至交好友萧峰,在边境之地有一片牧场,需要人照料,爵爷要的莫非是人?”

李瑾瑜道:“没错,如果俘虏了青衣楼的成员,我要七成!”

雷损惊道:“七成?”

空有地盘没有任何意义,还需要人去打理,并且必须留下硬手,否则今日占据的地盘,明天就会被抢走。

雷损原本的打算,是把青衣楼诸多楼主降服,让他们归顺六分半堂。

李瑾瑜张口就要七成人,那他岂不是要用三成的人,管七成的地盘?

正要再商议一二,狄飞惊在他右臂轻轻碰了两下,雷损会意,惊讶的面色瞬间变为惊喜,一瞬之间的变化,简直比变脸更让人觉得有趣。

雷损大笑道:“都说爵爷康慨,没想到爵爷这般康慨,今日才知,和爵爷做生意,肯定全都有肉吃!”

李瑾瑜笑道:“如果不能让朋友一同吃肉,谁会与你做生意呢?”

狄飞惊道:“牧场的生意,六分半堂也能参与么?我们六分半堂也有几支商队,想趁着过年赚些铜板。”

李瑾瑜道:“狄大堂主客气,牧场的生意纯粹就只是生意,只要你们带着货物过去,生意自然可以进行。”

狄飞惊道:“爵爷放心,六分半堂做生意向来规矩,没本钱的生意,六分半堂从来都不会做!”

李瑾瑜道:“这就好,狄大堂主应该知道,我很厌恶一种生意,如果六分半堂有的做,尽快把人处理掉。”

说罢,李瑾瑜转身离去。

雷损道:“他这什么意思?”

狄飞惊道:“过年期间,由于比较热闹,孩子们贪玩,容易被人拐走,李瑾瑜说的,应该就是这个。”

雷损道:“这他也管?”

狄飞惊道:“我有种感觉,丐帮杏子林的变故,李瑾瑜不仅仅有表面上的那些,也不是在针对丐帮。”

雷损道:“他和萧峰的关系亲厚,怎么可能主动针对丐帮。”

狄飞惊道:“他针对的应该是几个月前,苏梦枕发现的那桩生意!”

雷损道:“采生折枝?”

狄飞惊道:“每人内心都有柔软的地方,这可能就是他的某种底线。”

雷损道:“因为他一句话,就想让我去把人处理了,他怎么不……”

狄飞惊道:“必须去!那些生意本就丧尽天良,六分半堂经营的虽然是黑道生意,但不需要这种生意。”

雷损道:“不去又如何?”

狄飞惊道:“苏梦枕数月前已经做出了榜样,丐帮也已经被处理,如果京城这段时间,发生任何一桩桉子,四大名捕肯定会联袂而至!”

雷损道:“他奶奶的,这些下三滥的家伙,到哪都会给我惹麻烦,老子早就想把他们全都给切碎了。”

狄飞惊道:“这也是提醒,今年好不容易有一场大胜,陛下定然会大力操办,谁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捣乱。”

雷损闻言心中一惊。

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

若是因为那些下三滥的狗东西,触怒了皇帝,无论怎么算都不值。

“老二,你亲自去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魔门败类荣耀巅峰山海高中春秋我为王危险关系重生之毒妃帝王业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剑来
相关推荐:
在荒野中成为食神我在不列颠当锦衣卫海贼:这个剑豪太肉了吧智人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我炼制的成功率是百分百为美好的海贼献上惠惠为美好的世界献上小说吞噬星空之复制成神帝国第一状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