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055.霍尔斯·拉法蒂(真)

修道院静室之中。

霍尔斯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点流光悬浮在近前,灵光聚拢,汇聚成澹薄人形。

而在前者额头之上,却还飘荡着一个事物。

那是一个婴儿大小的半透明圆球,外表点点乳白光芒流转,勾勒出一脸怒火的霍尔斯面庞,如今正在愤怒咆孝:

“恶魔,竟敢亵渎主纯洁信徒的灵魂,你将会被押上天堂山,被圣光灼烧亿万年!”

“我就说了,你连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澹薄人形摊手,嘴巴所在的部位裂开一条缝隙,内中竟然传出王景的声音,“不信你自己看看。”

霍尔斯的面庞一阵扭曲,有心拒绝对方的提议,但在一种莫名力量的驱使下,他不由扭转自身,面庞向内凸显,看向半透明圆球之中,然后发出呻吟之声:

“怎么可能……他是谁?”

在半透明圆球内部,被霍尔斯面庞遮挡起来的地方,赫然蜷缩着一个面容稚嫩的幼童,蔚蓝双眼满含悲色,一头金发有气无力的披散着,虽然幼小,却能从中隐约看出竟然与霍尔斯有几分相似!

从他的视角看来,无论是处于半透明圆球壁障上的霍尔斯,还是更在极远之处的虚澹人影,都无异于枕边童话中毁天灭地的邪魔,于是小嘴一瘪,竟然哭了出来: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救霍尔斯,呜呜呜……”

“这,这怎么可能?”霍尔斯的面庞愈发扭曲,道道裂缝在其上蔓延,发出清脆的破裂声,“他是霍尔斯,那我又是谁?”

他在看见幼童的瞬间便心中知晓,对方和他有着同一个真名、同一个身份,当代拉法蒂伯爵的外孙、母亲因难产而死、父亲则没于沙场之中的“霍尔斯·拉法蒂”!

可是如果幼童才是真正的霍尔斯·拉法蒂,那自己又算什么?

“人有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也;一名爽灵,阴气之变也;一名幽精,阴气之杂也。”虚澹人影开口,道出了一段极为玄妙的话语,“胎光在天,幽精合地,而爽灵则属之于五行,位在水府,人身之中唯七魄常居不散。

“这幼童,便是霍尔斯七魄所凝投影。至于你嘛……”

虚澹人影看向逐渐崩溃的半透明圆球,轻笑道:

“不过是以信仰之力强行捏造而出的一个虚拟人格罢了,勉强得了些幽精之魂的特征,欲人合杂,厚于色欲,致使精华衰竭,名生黑簿鬼录,最终罪着死至。

“等这七魄投影彻底消亡后,你便可趁虚而入,占据此身,真理教会中又会多出来一位虔诚的贵族信徒。

“呵呵,倒是个好算计。”

这虚澹人影乃是王景本尊一念所化,藉由云霞山水袖帔偷渡至此方宇宙,专为探究此界情形而来。

他在夏风周遭、阿得让教堂中徘回许久,再加上又是真君一念,本质不凡,自然对此世情形有了大致了解,对于教会和贵族之间的局势洞若观火。

“只可惜,就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自身使命,还天真地以为一切都是那所谓‘主’的荣光、‘主’的恩赐。没想到吧,你口中至高无上的主、纯洁光耀的教会,也不过是如此蝇营狗苟之辈!”

“不、不、不!”

听闻王景话语,半透明圆球随之鼓荡,其上裂缝愈发夸张,成年霍尔斯的那张面庞凄厉若鬼,双眼满是血色,充斥着强烈的不甘与怨恨。

成年霍尔斯虽然绝不相信王景所言,可是这种状态下,他竟无端知晓了许多事情,下意识地知晓对方说得没错,于是愈发难以接受。

“主是绝对正确、不容置喙的!怎么可能有错……对,是教会选择了堕落,违背了《圣典》,抛弃了主的教诲……”

他勐然抬头,看向王景:

“而你,就是地狱里的魔鬼、乐园里的古蛇,要来引诱我堕落,背离主的荣光!”

“我费那劲儿干嘛?”王景失笑,“与其选择你,找一个圣灵牧师不是更好?这阿尔托城中似乎就有一位隐修的枢机主教团成员吧?也是瓦欧里特教区真正的执掌者。”

他乍临此世,确实需要一个伪装的身份,但是是否要冒名顶替霍尔斯,王景尚未做出决断。

虽然霍尔斯·拉法蒂这个身份无论从各种方面来讲都很适合王景瞒天过海,贵族背景、“太阳”血脉、中级牧师、可能还要执掌一座教堂……但是纠缠在他身上的因果谜团也是不少,在麻烦大于收益的前提下,王景又不愿多费那个心思。

对道人而言,最重要的自然是先安顿下来,默默发育成长,打探清楚这方宇宙的天真到底都有哪些,其中血湖大神的本尊又是哪位,她们是否知道另一方宇宙的存在,会不会有一些不好的图谋……这才是王景身为生死簿执掌者、东华日耀帝君所应该关注的事情!

此等大事当前,贵族与教会的争斗,又算得了什么?

“你还敢对萨尔德阁下图谋不轨!”霍尔斯无能狂怒,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邪灵竟然将注意打到了那位德高望重的圣灵牧师身上。

对方怎么敢的?

真当整个瓦欧里特公国无人能治,随他来去吗?

想到这里,霍尔斯更是怒火中烧,本就摇摇欲坠的半透明圆球彻底破碎,内中的七魄投影一声尖叫,和外层壁障上的扭曲脸庞冲到一起,糅合成一枚浑浊不堪的晦暗钻石。

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霍尔斯心旌动摇,失了自持,一不留神就导致此身灵魂崩溃,走向灭亡。

“执念一但改换,便有心智沦丧、魂飞魄散之厄,也是此类术法的弊端,怪不得谁。只是可惜了此身原主,那个小霍尔斯,那才称得上一句无辜。”

王景见状摇头,正要抽身离去,突然心中一动,望向屋外。

一道毫不掩饰,洋溢着光明、圣洁意味的气息正在向着这里靠近,力量层级堪比古元宇宙的阴神出窍修士。

“所谓的高级牧师,红衣主教?”

王景挑挑眉,突然看向霍尔斯的尸身,思虑几息后做出决定:“眼下也算是一个机会,哪怕起点略低,不过随之而来的风险同样会降低不少。

“教会好歹是此方天地首屈一指的大势力,有这样一个身份,更便于我行走各地,探寻此世天真的状态。”

虚澹人影一招手,那枚晦暗浑浊的灵魂钻石飞入王景袖袍,道人不再犹疑,迈前一步,便化作一抹流光与霍尔斯身躯相合。

下一刻,死去的霍尔斯陡然睁目,蔚蓝的双眼深邃无比,如同一片微缩的海洋,倒映出外界种种景象。

……

晨光从侧窗洒入走廊,为墙上的画框镀上一层金辉,衬托得其上圣灵如同真正降世一般,要为世人带来福音。

阿尔托修道院院长,红衣主教哥赛特正步履稳定,不疾不徐,向着走廊尽头的静室行去。

在他身后,一位面色谦恭,头戴纯白假发,做管家打扮的老者则头颅低垂,略显敬畏地跟随哥赛特身后,将对方的红色长袍,以及同色的披肩下摆尽数收入眼中。

他是巴巴克,拉法蒂家族的老管家,此行正是奉了那位伯爵大人的命令,要来探望家族中在此苦修的一位晚辈。

按理来说,这种事情本不该他亲自来做,随口吩咐下去也就是了,但巴巴克却在临行前接到了拉法蒂伯爵的召唤,嘱咐了他一些相关事宜,要求他务必本人前来修道院向霍尔斯面授机宜,这才有了巴巴克此行。

“伯爵大人虽然此前对霍尔斯少爷不闻不问,但显然心中还是看重他的。只是这一次……”

巴巴克心中一声叹息,却是有感而发。

从父系来讲,霍尔斯·拉法蒂是当代拉法蒂伯爵的侄孙,而按母系来说,更是哈特本人的亲外孙,身上血脉之浓郁纯净,放在整个家族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存在。

如果不是血脉焚烧症的困扰,让霍尔斯本人迟迟不能进阶中级,恐怕他早就被册封为沙托丹子爵了。

——这是拉法蒂家族的一个特殊爵位。一般而言,一位伯爵的长子通常会被授予他父亲的一个附属头衔,以此表明他的继承人地位。

而当代拉法蒂伯爵哈特·拉法蒂只有四个子女,其中小女儿因为难产去世,二子也英年早逝,三女梅利桑德则嫁给长子富尔克为妻,但后者血脉之力并不明显,没有被册封为沙托丹子爵。

毕竟哈特本人年富力强,只有六十七岁,却已经有了八环高阶术士的实力。按照正常高阶施法者两百岁的寿命而论,他完全有资格冲击传奇领域。

就算是要立下继承人,也不会从资质平平的子辈中去找,反而孙辈会更合适一些。

但如今,霍尔斯·拉法蒂却投入了主的怀抱,成为了一名中阶牧师,这无疑是辜负了家族的期望!

不是说霍尔斯不可以加入教会,与真理教会结盟,这对巩固拉法蒂家族的权势和地位也有好处,但让哈特本人不满的是,霍尔斯竟然抛弃了家族传承中的血脉力量,成为了一名虔诚信仰的牧师!

哪个贵族会容忍这样的继承人来执掌家族?

“霍尔斯少爷,你这一步却是走错了啊!”

巴巴克心中又是一声叹息,眼看静室已经近在眼前,于是端正了表情,亦步亦趋地跟在哥赛特身后,看着对方叩响了厚重的木门。

“霍尔斯,你家族里的人来看望你了。”

哥赛特语调平和,微带笑意。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唐人的餐桌明克街13号上天安排的最大啦荣耀巅峰春秋我为王帝王业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山海高中魔门败类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相关推荐:
神话复苏:我复苏了华夏神明情圣结局后我穿越了万劫魂主穿越之今生无悔九劫逆命开挂吧,医生!孙女在蘑菇屋洗碗,我身份曝光了神级复制大师宋檀记事大夏有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