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450章 老黑

轧钢厂工作室内。

在听完秦京茹的汇报之后,李卫东狠狠的奖励了秦京茹一把。

事毕。

两人平躺在床上,相互之间隔开了安全距离,说起了悄悄话。

秦京茹此时有些担心起来:“卫东哥,你说他们会不会上当?”

“会不会上当,要取决于他们对太阳能电池板的图纸有多么渴望。”

李卫东翻开床头抽屉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烟,抬了抬下巴。

秦京茹跳下床,乖巧的拿出火柴,帮他点上烟,也许是刚才太热了,此时在寒冬的夜里,她竟然感不到一丝寒意,反而觉得有点爽快。

秦京茹索性也不上床了,搬来一把椅子,就这么坐在窗前,两只胳膊肘怼着床,双手托着下巴,盯着李卫东。

这个男人在讲这些深奥事情的时候,实在是太迷人了,眼神中闪烁出智慧的光芒。

李卫东惬意的抽口烟,缓声说道:“人是一种生来就有贪欲的动物,刚出生的孩子,就会寻找奶水,为了奶水他们可以使用唯一的武器——高声痛哭,等到再长大一点,上了小学,一枚五颜六色的美味糖果,足以让他们忘却一切烦恼。为了得到糖果,他们可以干一天的家务活,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枯燥的学习中。”

“等上了初中高中,小孩子也长大了,成为了青少年,他们已经情窦初开,开始注意身边的小姑娘,小姑娘对他们轻轻一笑,足以让他们冒着被老师惩罚的危险,在课堂上各种搞怪。”

“等成年了,因为接触到现实生活,需要独自承担生活的压力,对物质的欲望被无限的放大,如果不能恪守本心的话,很容易会上当受骗。”

“有时候,明明知道是陷阱,他们还是像飞蛾扑火似的,义无反顾的扑上去。”

秦京茹感觉到自己的小脑袋瓜子有点不够用了,李卫东的每句话她都能听懂,但是上下联系起来,她就不知道什么什么意思了。

不过。

秦京茹有个好处,那就是既然听不懂,就不去费那个劲。

反正卫东哥,从来没有出过错,只要听卫东哥的,肯定问题。

秦京茹突然扬起小脑袋,伸出一双如玉般的小腿,娇滴滴的说道:“卫东哥,我冷了,想让你帮我暖暖。”

李卫东掀开被子。

嘿嘿!

....

另外一边。

王凤仙也回到了位于西直门旁边的一个小胡同内。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由于胡同内没有路灯的照射,到处黑漆漆的一片。

周围的住户早已关灯睡觉,胡同内一片寂静,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声,更是给周围的环境增添了几分渗人的气息。

王凤仙不由得紧了紧衣服,加快步伐,往胡同的尽头赶去,她有点后悔,今天出来之前,没有听那废物丈夫所言,带上手电筒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能想到秦京茹那死丫头那么能吃,两人边吃边聊,王凤仙也没有注意到,整整十二块钱的饭菜,几乎全进了秦京茹一个人的肚子里。

“这死丫头,我都请她吃了那么贵一顿饭,她竟然还想这种主意为难我,实在是太可恶了。”

小声都囔一句,远处已经能看得自家的院门,王凤仙的心情逐渐松懈了下来。

突然。

一双大手从旁边伸出来,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唔唔....”

王凤仙拼命挣扎了两下。

“别吵,是我。”那个黑影嘴巴贴在她的耳朵上训斥。

王凤仙悬在喉咙眼的那颗心,当时就放了下来,她顺势攀住黑影的手臂,亲昵的在上面蹭了蹭。

“死鬼,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还不是担心你嘛。”黑影人抽出一个烟,划着火柴点上,深深的抽了一口烟。

借助刚才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有深深的一道疤痕,疤痕从眼角直挂嘴角,虽已经愈合,可是翻出的肉看上去还是有些渗人。

王凤仙娇嗔道:“老黑,既然担心我,那你还让我去见那个秦京茹。”

老黑嘿嘿一笑,伸手捏住王凤仙的下巴,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只不过在疤痕的映衬下,笑意非但不和煦,反而显得有些残忍。

“这不是没有办法嘛,你迟迟没有拿到太阳能电池板的图纸,上面已经开始着急了。”

“我前两天不是把那些废材料交给你了吗?怎么样,没有一点用处吗?还是你没有送出去?”王凤仙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黑摇摇头:“我早就送出去了,那边检验过之后,发回了电报,声称废材料就是一些铝合金,压根没有研究的价值,所以咱们要想完成任务,要想离开京城,还是得拿到图纸。”

说到这里,老黑停顿了一下,看看四周。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人经过,还是到你家里吧?”

“上我家....我丈夫可是在家的,我怕他会....”王凤仙神情有些为难。

老黑撩开棉袄下摆,拍了拍插在腰间的手枪,冷声说道:“他就是个废物,有了这个,他敢吭一声?再说了,这些年我又不是在你家里睡过,他不是都没说什么吗?”

王凤仙并不愿意让老黑到自己家里,特别是她还很了解老黑,这个时间点到了她家,肯定是要办事儿的。

王凤仙的废物丈夫名叫周木头,原本是城郊三马公社的一个木匠。

当年她被老黑招募后,为了掩护身份,才跟这个周木匠结的婚,对周木匠自然谈不上感情。

但是。

她心中残存的那点人性,还是让她不忍心当面伤害周木匠。

可是她也清楚老黑的性子,不敢忤逆老黑的决定。

只能带着老黑回到了家。

王凤仙的家是一个大杂院,不过大杂院是那种比较小的,只住了十来户人家。

刚进院子,就撞见了隔壁的王大婶。

王大婶半夜起床上茅房,看到两个黑乎乎的影子走过来,吓了一跳。

拿出手电筒照了一下,待看清楚是王凤仙后,这才松了口气:“凤仙啊,怎么那么晚回来,你家老周在家里该等着急了。”

整个大杂院里的都知道,周木匠虽然身体不好,病情严重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但是对王凤仙却很好,每天早晨天还不亮,就拖着病躯起床给王凤仙做饭。

平日里,从来不对王凤仙发火,被誉为大杂院里对媳妇儿最好的男人。

“这不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哥来了嘛,他是从外地来的,火车到站晚了,我刚把他接过来。”

“是吗?你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家老周等着急了。”王大婶看着老黑觉得有些眼熟,不过也没多想。

也许这个外地表哥,以前来看过王凤仙呢?

老黑看到王大婶离开,手轻轻的松开了枪柄。

王凤仙打发了王大婶,带着老黑回到了家里。

王凤仙家的房子是以前周木匠在家具厂工作的时候,家具厂分给他们家的,有两间屋子的地方,被隔成了三间。

一间厨房,一间堂屋和一间卧室。

周木匠一直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盯着乌黑的顶棚。

他听到开门的声音,慌忙掀开被子,拿着靠在床边的拐杖,下了床,由于走得比较着急,还差点摔了一脚,还好胳膊肘怼在床帮上才没有跌倒。

周木匠也顾不得胳膊肘处传来的巨疼,拄着拐杖往堂屋里走去。

“凤仙,你可回来了,今天我给隔壁的刘大叔做了一个凳子,他送给我了一枚鸡蛋,我给你炖了鸡蛋茶,这阵子你有些上火,正好败败火....”

周木匠还没有走到堂屋,就很开心的说道。

等掀开了棉布帘子,当看到跟在王凤仙身后的老黑时,剩下的话语哽咽在了周木匠的喉咙里,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他以前曾经见过老黑好几次,每次老黑都给他留下了严重的伤害。

老黑见周木匠呆立在原地,毫不在意的走上前,上下打量周木匠:“老周,有阵子没见,你好像又瘦了,照这样子下去,可不行啊,我表妹还年轻,你可不能让她守活寡。”

看似是亲热的打招呼,其实隐藏着威胁,周木匠内心充满了愤怒,此时却只能咬着牙挤出一丝笑容。

他冲着老黑点点头:“黑大哥,您来了。”

他并不清楚老黑的真名字,只不过每次王凤仙都介绍这人是她表哥,名叫老黑。

“怎么,不欢迎吗?”老黑的脸色说变就变,刚才还满脸笑容,此时已经阴云密布。

“欢迎,欢迎....”周木匠被他伶俐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憷,低下头连声答应。

“既然欢迎,怎么不给我倒茶呢?”老黑冷下脸说道:“还是说你现在身体已经差到连茶都倒不了的地步了,要是那样的话,我表妹可就没有必要跟着你了。我表妹父母死的早,当年把她交给我的时候,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嫁了。你这样子,能算是好人家吗?”

周木匠闻言脸色大变,拄着拐杖就要去倒茶。

“好了,我来吧。”王凤仙见他行动艰难,连忙拦住了他,把他搀到椅子上,站起身给老黑到倒了一搪瓷缸子茶水递了过去。

老黑眼神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怒意,这次他来到周家,总觉得周木匠对他不怀好意,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却骗不过他的眼睛。

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

所以。

在王凤仙给他递茶水的时候,他顺势抓住了王凤仙粉嫩的小手,一把将王凤仙拉到了他的腿上。

“还是表妹对我好,也不枉这么多年,我一直照顾你们。”

王凤仙没有想到老黑会大胆到当着周木匠的面,对她动手动脚,浑身就像过了电流一般,身体微微发颤。

她有些做贼心虚的偷偷看了周木匠一眼,低下头小声说道:“老黑,别在这里。”

此时王凤仙整个人就像是鹌鹑一样,还是那种落入了虎口的鹌鹑。

老黑抬起头,得意洋洋的看向周木匠,此时周木匠低着头,似乎压根就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这让老黑失去了不少成就感。

“喂,老周,你刚才说有鸡蛋茶,我这两天火气大,也正好要败败火,赶紧端上来。”

周木匠抬起头,艰难的看向他们,他的心如刀割的一般疼痛,却只能强忍着。

因为王凤仙曾经告戒过他,老黑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杀人如麻,要是惹怒了老黑,他们全家都得死。

周木匠并不在乎自个的命,但是他却舍不得王凤仙受到伤害。

当年,他是在路边遇到王凤仙的,那时候的王凤仙还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

身上穿着破呼呼的棉袄,扛着一个麻布袋子,看到他的时候,立刻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噗通”一声给他跪下了。

周木匠哪里经历过这些,知道王凤仙是遇到了难事,连忙把她扶起来,谁知道王凤仙竟然双眼上翻,晕了过去。

周木匠就这么抱着王凤仙回到了家,找来珍藏了多年的红糖,泡了一搪瓷缸子红糖茶给王凤仙灌了进去。

王凤仙很快苏醒过来,对着周木匠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她原本是南方人,家人遇到意外,全部都没有了,到京城是来投靠亲戚的。

可是亲戚搬了家,她找不到地方,就这么着,在京城逛了几天,花光了身上仅有的一点钱,晕倒在了路边。

王凤仙当时提出了一个让周木匠难以拒绝的请求,她要留在周木匠家里,嫁给周木匠,给周木匠生娃子。

当时周木匠还是个刚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面对一个美丽女孩的这种请求,他怎么能够拒绝呢?

两人很快就结了婚,周木匠比以前干活更加勤奋了,原本以为可以从此过上好日子。

谁承想,周木匠不知为何,竟然得了怪病,走起路来十分的艰难。

他在京城的各大医院检查,都没有找到病因,而且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以至于没有办法正常上班。

好在周木匠是正式工人,这年代工厂是不能辞退工人的,哪怕这个工人不能干活,已经成了工厂的负担。

周木匠以病退的身份退休,每个月还是能拿到不少工资,只要勤俭节约一点,日子倒不是过不去。

他虽然不能走路,还是可以在家里做家具啊,大不了价格便宜一点。

就在周木匠为未来的幸福生活做打算的时候,老黑出现了。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剑来7号基地山海高中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春秋我为王重生之毒妃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明克街13号荣耀巅峰唐人的餐桌
相关推荐:
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仙中场全能巨星天眼中场拳愿哥斯拉四合院:从食堂学徒工开始逆袭湘西古庙这庙有妖气武庙至圣北朝帝业重修升级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