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8、番外8:大家族-下

一大清早,天蒙蒙亮三家人便全部爬起来了, 挂鞭炮的挂鞭炮, 沐浴更衣的沐浴更衣, 还有摆桌椅的摆桌椅,总之忙活得不行。

席宴清和石家还有陈家谈过之后,定的是先给小老虎和小木匠办婚礼,随后再让石常乐迎小毛驴过门,毕竟长幼有序,所以这天是小老虎要娶亲。

罗非和席宴清已经换好了暗红色底,金丝线袖围的衣裳,且两口子都换了双新鞋子。这会儿一个在院子里张罗各项事宜,一个在外头迎接各地的来宾。

“二舅,瓜子和花生怎么找不着了?”骆勇家的大姑娘负责摆糖果盘,但是糖果摆上了却没找着花子和花生。

“在小屋里那个茶几下面的柜子里!”罗非忙得晕头转向, “还有枣!枣别忘了拿过来啊小爱!”骆爱茹骆锦茹是骆勇家俩姑娘的名字,平日里都小爱小锦地叫。

“知道了二舅!”骆爱茹哒哒哒跑走,不一会儿提着一大布袋子的瓜子花生,还有一大筐的红枣过来了, 往每个盘子里都分了些。

往前二十年,席宴清和罗非的婚礼在乡下来讲就算是十分讲究排场的了, 但是跟今天小老虎和小木匠的婚礼一比,那真是相去甚远。

今天席家门口,还有罗、陈、骆几家都挂了大红灯笼,屋檐处全都挂了彩绸, 而且红毯一直从席家门口铺到了陈家大院。不仅如此,今天席开三十六桌,除了村子里的乡亲们之外,还要来好多席宴清和陈华樟生意上的朋友。

以前谁家办喜事,餐具桌椅都是乡亲们给东拼西凑,但是这一次,清一色用的福海楼和福悦楼拿来的桌椅,不但新,而且都是一个颜色一个规格,只特别几桌招待贵宾的是不太一样的。

这次就连厨子都是石家的几个馆子里出的最好的,而且还请了县城里最有名的戏班子过来搭台唱戏。

“宴清兄弟,恭喜恭喜。”凤蓝和叶锋一同前来,算是赶了个大早。

“多谢凤兄和……叶大哥赏光,快请进快请进。”席宴清一看叶锋示意他不要声张,便转了称呼,让这一家子先去景容那院里休息。

“你不用招呼我们,赶紧去忙吧。我们随处走走即可。”凤蓝与席宴清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也不跟他客气。他是真的太喜欢席家这里的布置了。特别是院子里那些大葡萄庭子,在夏日里提供了特别好的阴凉。如今这桌椅都摆在庭下,阳光斑驳地洒在上头,既温暖又舒适。

“夫人,你说待回去之后咱们的别苑也弄成这样如何?”叶锋问凤蓝。

“好啊好啊!”凤蓝说,“到时候请宴清过去帮忙。这里真是太美了,入秋的时候葡萄熟了,就坐在下面数葡萄也开心啊。”

“这个好办,回头凤兄和叶大哥什么时候想弄,到时候我就把苗给你们移过去再架上爬架就行。”席宴清笑笑,“苗管活,葡萄管甜!”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锋点点头,牵着凤蓝去了后院。

似乎所有来席家的人都对他家的浆果园特别感兴趣,实在是在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这样的风景。虽说这个时节果子还没成熟,便地都是绿,但是也颇让人欣喜。

据说夏末的时候,院子里的果子就开始熟了,有红有绿还有蓝有紫,带着肚子进去尝尝这个尝尝那个,出来的时候就饱了。

席宴清发现,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不知不觉间分成了两拨,一拨城里来的,都相继进了他家后院看浆果,还有一拨同村的,一走一过都见惯了浆果园,所以这会儿都吃着糖果看戏呢,毕竟这才是对他们来说更难得的。

“当初决定把栅栏改成活栅栏真是太明智了。”罗非走到席宴清旁边,看着那些被临时拆走的栅栏说。最开始这栅栏做的是死的,想要到隔壁家非得从大门或后院绕过去才可以。后来有些栅栏年头久了不太好了,席宴清就提议修成活的,这样一来往后谁家有个什么事儿摆个席什么的,把栅栏一挪,地方也足够大。

“今儿个来的人确实不少。”席宴清说,“一会儿桌子不够就临时再加吧。你看酒还够吗?不够的话提早让人再去买些。”

“应该够,万大哥来的时候还带来十坛子好酒呢。再说不够咱家不是还有葡萄酒么,这个不用担心。”罗非用手扇扇风,“快到吉时了吧?也不知道小木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我看小老虎都收拾利索了。”

“咱家小驴子呢?”席宴清没瞅着小儿子。

“他在三宝那屋呢。今儿个石大哥他们肯定得过来,常乐自然会来,他们不方便见面啊。”他们两口子倒是觉着无所谓,但是看在外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婚前见面不吉利巴啦巴啦……所以还是省省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席宴清看到石释一行人了。

石释一家子都过来了,石释和石常乐在外头骑着马,李思源带着小儿子坐在车上。他们过来参加婚礼,等一会儿用过午饭便又得赶回去。

没办法,石释交友广,提前几天就有宾客陆续到访,虽然婚礼还没开始,但是朋友们大老远过来了,总要招待好才行。

李思源让罗非把送给小老虎和小木匠的新婚贺礼收进去,随后与罗非找了个相对来说安静的地方。

“怎么样?都准备妥当了吗?”李思源看着这热热闹闹的,一点儿也不像农户人家办喜事。就事论事地讲,就是镇上也得是大户人家才能有这样的排场。

“差不多了,一会儿吉时到了小老虎就去迎亲。离得近,也就是一会儿功夫。”罗非看着延绵至陈家的红毯,“你们那儿呢?是不是也布置完了?”

“嗯,就差小毛驴了。”李思源特别稀罕小毛驴那个活泼劲儿。他感觉他们家人就是过于正经了,来个开心果日子就会更有乐子许多,“对了,怎么没见小毛驴?”

“在他姑姑那屋,今儿个就不出来了。”

“我去看看他,你忙着吧。”李思源去了罗茹那院,进屋之后果然看到不知在绣什么东西的小毛驴。

这厢,罗非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人去陈家看看那边准备得怎么样,随后去把小老虎找了出来。

小老虎今天要骑马去迎亲,这会儿正琢磨着一会儿能不能带着媳妇儿多绕两圈再回到家里。关键两家这个距离实在是有点儿太近,从他家门口站着都能瞅着陈家大门,可想而知。

“成亲了之后有的是机会带他骑马,你现在着什么急?”罗非没同意,“一会儿把人好好接回来就行,不许出幺蛾子!”

“好好好,听您的。反正明天我们去参加我弟的婚礼我就可以骑马带着木木了。”小老虎想想还挺美,可见等这天等了很久了。

“二舅,堂哥,吉时到了,咱们得去陈家了。”骆威这时过来说,“走吧。”

“嘿!瞅瞅这新郎官长得多俊!”新郎官一出,戏班子便停了,因为这时候要吹吹打打地去迎亲,两边如果都一起来就乱了套了。

小老虎利落地翻身上马,踩着鞭炮声便赶往陈家。

小木匠这边早就准备好了,听到鞭炮声,他吓了一跳,但紧随而至的却是喜悦。

等这一天等了好多年!

“韩旭爹爹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他。”

“嗯,以后就交给你了。”韩旭抚了抚儿子的头。

“走吧。”小老虎把小木匠打横抱起来,没让小木匠脚沾地,直接将人抱上马。

“哦哦,小老虎叔叔和小木匠叔叔成亲喽!”有小孩子在旁边跑来跑去扬花瓣,嘴上说的都是祝福的话,一路从陈家就这么跟着扬到了席家。

这一来一回路上都不到一刻钟,快得跟做梦一样。但是就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环节,以后小两口就能时刻在一起了,光明正大的那种!

“以后终于可以不用再大晚上跑去给你送信了。”小老虎悄声在小木匠耳边说,“沐雨,沐雨……”他喊着极少叫的名。

“嗯。”小木匠耳朵痒,笑着轻轻躲了一下,被抱下马时脸红扑扑的。

席宴清和罗非还记得,多年前他们给长辈奉茶,如今他们倒成了长辈了,看着孩子们拜堂,然后一个被送进洞房,一个在外头陪酒。这熟悉的一幕,倒让人觉得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春天。

小老虎酒量相当好,再说与他小时候一起玩儿大的朋友们也都长大了,跟着他一块儿喝,把每一桌都敬得妥妥的。

“哎二宝,你还记得你成亲那会儿不?老虎兄给你在柜子里藏了吃的,我就在外头偷偷给你把门。”韩旭想到当年不禁笑出声,“小老虎藏吃的没?”

“藏了,藏得那叫一个多。”罗非悄声说,“放心吧,肯定饿不着我儿媳妇儿。”

“哎,说真的,咱们两家住得这么近,我又是把孩子嫁到你家,所以我都没多少送孩子出门的感觉呐。”韩旭想想自己刚才看到小老虎来迎亲时的心情,“你知道么,刚才我看着小老虎把小木匠抱起来,愣是没哭出来。”

“没哭出来就对了,大好的日子就该笑。再说我又不是恶婆婆,你担心什么?回头小木匠想回家就让他随时回,你跟木匠兄也完全可以随时过来嘛。”罗非坐在主桌上,与韩旭,李思源,还有凤蓝等几人边吃边闲聊。

最重要的拜堂仪式过去了,那就剩下吃吃喝喝听戏了。他们今天摆的是流水席,吃喝一直不断,戏也不断,就图个热闹喜庆。

“四宝这次没能来太可惜了。”韩旭说。

“没办法,绍九县遇了洪灾,他心系一方百姓,受皇命去赈灾去了,赶不回来。”罗非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弟弟如此出息,他还是很感欣慰的。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罗毅步步高升,如今虽贵为钦差大臣,却从来都没偏了本心。

“石兄和小常乐提前回去了?”凤蓝随口问。

“是,家里还有客人要招待,再说还要准备明日迎亲,所以他们就先回了。”李思源说,“晚些咱们再一块儿回去。”

有些要忙农活的乡亲们吃完东西之后已经相继离去,等着忙完再过来吃个晚饭,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些席宴清和陈华樟生意上的朋友。这些人也没停留太久,吃过午饭之后,也是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小老虎喝得不少,也有点醉了,一帮小兄弟们便哄闹着把他送进了洞房。

罗非和席宴清见状,本来想张罗着来帮工的人一块儿收拾收拾东西,却被骆威给按了下来。骆威的意思是,他带着人收拾就行,让长辈们都好好歇一歇。

席宴清和罗非再一次发现,孩子们真的都长大了。

第二天,又是起个大早,把昨天那套从头到尾再忙一遍,只不过这一次是换了石家来忙活,而席宴清这边不用去迎亲,等着人来迎就行。

石家虽然财大气粗,但却不奢靡,他们家办婚礼的规格和席家差不多,只不过客人多所以摆的席多了。但其他方面都是类似的。最难得的是,他们还把收的礼金都捐给了绍九县的灾民,与同席家的那份一起。

后来恒亲王从凤蓝口中得知此事,禀报当今,当今有感于石释和席宴清仁善之举,特赐了两家各一块亲笔提字的牌匾。

至此,石家和席家的国民缘在宇庆国可以说是跃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爸,这个挂这里可以吗?”小老虎站在梯子上,手里拿着个灯笼问席宴清。

又是一年中秋节,是收获的日子,亦是团圆的夜。

“行行行,你可小心点儿。”席宴清仰脸瞅着大儿子,“弄好了快下来吧,你爹说快开饭了。”

“好嘞!”小老虎挂上灯笼,从梯子上敏捷地跃下来,随后便往院子里走去。

这个中秋节他们过得格外热闹,不但三家齐聚,就连石家的人和陈家的人也都来了。可以说是五家大团圆。院子里三张桌子摆一块儿根本不够,这一次他们摆的是六张桌。

罗非和罗茹带着菜茹和锦茹一起下厨,韩旭跟李思源他们都跑去帮着打下手。家里有下人,但是下人们也让他们给提前放假回家过节去了,所以这一餐都是亲力亲为的。

本来小木匠和小毛驴也有着不错的手艺,平日里都是他们负责做吃的,可是这会儿这两个小的说好了似的都有了身孕,几个做长辈的便没有让他们忙活。

小老虎挂完灯笼,洗过手之后跑到厨房帮忙把最后的几道菜端出来,之后麻溜坐到小木匠旁边,又是夹菜又是给倒果汁。再抬头一看,嘿,石常乐居然给他弟弟擦手呢!

“我觉着我就够殷勤的了,常乐你比我还甚啊。”小老虎甘拜下风。

“没办法,他就喜欢用手抓着鸡腿吃。”吃完了油腻,自然要擦擦。

“常乐你就惯着他吧。”罗非笑笑,“以后上房揭瓦我可不管啊。”

“无妨,那我就在房屋周围弄一圈网,免得他掉下来。”

“你可真行!”席宴清都服了。

“小驴子这肚子里一装就是俩,仔细点照顾着也是应该的。”李思源笑说,“我初时还担心常乐照顾不好呢,不过现下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我答应过常乐哥哥,要给他生八个孩子的,所以肯定不会做上房揭瓦这么危险的事情。”小毛驴嘬了嘬手指头,“我顶多站在房底下指挥别人帮我揭瓦片儿!”

“消停点儿吧你!”罗非无语。这什么破孩子快当爹了还这么淘!

“你们就别担心了。小驴子虽然皮了些,但是做事还是有分寸的。现在宅子里上上下下都喜欢他。”石释长叹一声,“我石家终于打破这一代单传了,我这儿媳妇儿有功!”

“来来来,咱们干一辈,祝贺石大哥家以后多子多孙!”席宴清抬杯,所有人便都站了起来,一个带着喜气的“干!”字随风传了多远。

“爹,娘!大哥二哥,姐!”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喊声,“我回来了!”罗毅手边牵着一个美娇娘,笑眯眯地进了席家大院。

这个美娇娘显然是罗毅认定的娘子了,只是在场谁都没见过。

不过管他呢,只要来了就是一家人,他们一定能够好好相处,且让这个大家庭越来越繁荣昌盛!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魔门败类危险关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春秋我为王山海高中剑来
相关推荐:
[古穿今]影帝王爷的撩妻日常豪门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我的老公是古人[古穿今]开局签到四合院情满四合院之我是贾爸快穿反派老公有点苏徐徐恋长空书中自有颜如玉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大唐:神级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