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98、番外1:心意果

凤蓝离开了快一个月的时候, 龙葵园里进入了采果盛期,席宴清现在每天都要招至少两到三个工人一起忙活。镇上三四天一收果的都变成两天一来收了,雪糕和冰棍卖得特别快, 简直呈现了供不应求的状态。有多少人天热的时候排队等着就为买那么一个冰棍儿。

今天席宴清招的三个工人都是一家的, 就是修栅栏的杜昌以及他的弟弟和妹妹。杜昌人能干,他弟弟妹妹受了他的影响,同样十分朴实勤劳, 所以一般招人不特别多的时候席宴清就用这兄妹三人, 保证干活麻利还不偷懒。

“宴清兄弟, 这果子能采到几月?”杜昌随口问。实在是感觉每天都能有稳定的工钱赚真是太好了。

“能采到九月初吧。现在还不好说。”席宴清把早期采收干净的地方又重新种上新苗了,结果是肯定能结果,但是能不能熟就不知道了, 毕竟受地方气温限制,能不能种两季果还不确定呢。

“要是一年四季都能采收就好了。”杜昌的弟弟杜盛憨笑着说。

“一年四季都能采收是不太可能了。不过你们放心,往后不采收了还有别的活呢。我这园子最终采收之后还要把所有的苗全部拔了, 收拾干净了等来年再种。到时候可还得麻烦你们过来帮忙。”

“这算啥麻烦?我们高兴都来不及。”杜昌把采满龙葵果的筐子小心放到一边这东西多浆, 怕碰撞, 所以采完哪个筐就直接用那个筐运到镇上,中间不倒筐。

“希望这几天别下雨了。”席宴清直起腰来往远处瞅了会儿, “咱们抓紧时间, 争取今天再出一车。”

“好嘞!”杜昌和弟弟妹妹痛快应了, 麻溜地摘起果子来。

“清哥!你看谁来了?!”这时罗非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还有小老虎特别响亮的声音也紧接着跟上:“爸爸!爸爸!”

“哎!好儿子!”席宴清扬声喊的时候,看到石释和李思源居然带着一大一小一块儿来了。

“席叔叔!”小常乐在外头领着小老虎走来了, “席叔叔好!”

“常乐也好。嘿,怎么才半个月不见,常乐你又长高这么多了?”席宴清感觉这小子是真长得够快,像抽条了似的。

“我父亲和爹爹都高,我爹爹说我也能长很高的。”小常乐瞅瞅园子里的龙葵果,眼睛亮亮的很是兴奋,“席叔叔,我能摘果子吗?”

“能啊,小心别把身上弄脏了就行。”

“谢谢席叔叔!”

“真是好大一片。”李思源顺了顺小儿子的头发,望着眼前的园子。

“怪不得每次都能出那么多。”石释也跟着进到了园子里,“怎么样席弟?今儿个我可是亲自来当运输工来了。”

“别,我哪敢让你运啊?”席宴清笑笑,示意杜昌他们先忙着,之后带石释四处看了看,“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了?”这两口子一直都很忙,有时候他去石府都未必能碰到。特别是石释,经常出去谈生意,人就不在家了。

“这不,常乐非要来摘龙葵,还说想采葡萄,摘西瓜,磨得你李大哥头都疼了,我说赶紧趁我得点闲过来转转。”

“那干脆在这里住几日再走好了?难得过来一趟。最近园子里熟果子多,让常乐采个够。”罗非提议。

“真的吗罗非叔叔?真的可以住在你家里吗?”小常乐听到罗非的话,转身飞快跑过来,激动得小脸都红起来了。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来,什么时候都能住!”罗非捏捏小常乐的脸颊。

“看吧爹爹!我就说来的时候把换洗衣裳带上!”小常乐吐槽。

“你怎么知道我没带?”李思源笑笑,“你当我装的箱子里真的全都是给小老虎拿的东西呢?”

“啊?爹爹居然骗我!”小常乐说是这么说,一想到能住在罗非家里还是很高兴的。他跟双亲再三确认了今天不走,这便跑过去找小老虎玩儿去了。

石释和李思源难得能放松一下,便也跟着在龙葵园里摘龙葵。不过大热天的这活毕竟不好干,所以体验一下也就算了。

刚好罗非说他那儿还有新鲜东西给他们尝尝,李思源和石释一好奇,便带着孩子一块儿回了席家院子里。

席宴清都不知道他最近在外头忙的时候罗非这阵子在家里偷偷捣鼓了什么东西,见罗非说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着实有些懵逼。

“什么啊?居然连我都不知道?”席宴清笑,明显在告诉罗非:小样儿的你晚上等着瞧!

“告诉你还有什么惊喜了,听我的,赶紧去给我弄一大碗冰花出来。”罗非拍拍席宴清的手。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都依你。”席宴清说罢,去了趟冰窖,等到出来的时候,他就端了一大海碗刨好的冰花。

罗非拿了装着冰花的碗,转身进到厨房,之后把冰花分成好几份装到小碗里,再往小碗上放进自个儿提前弄好的蜜豆。这蜜豆也是全自家产的,里头有花豆,红豆,绿豆,还有豌豆。豆子的种类没有现代那么多,但是他熬得用心,味道却绝对不差。

罗非把所有的碗里都放好豆子,再往每碗冰粥上淋上酸酸甜甜的蓝莓酱,看着就十分有食欲!

席宴清和石释这边等了半天了,小常乐更是好奇得不行。其实他还没摘够龙葵果,但是罗非叔叔做出来的东西素来好吃,他一纠结之下选择了先回来!

罗非把一碗碗冰粥摆上茶盘,随后便端上了桌。这冰粥是他以前在现代时十分喜欢吃的东西,只不过平日里忙,也未必总能吃,这次想起来还是因为制做绿豆冰水的时候看着绿豆发了会儿呆。

“尝尝看味道怎么样。”罗非一碗碗分了,还给小老虎分了几粒豆让他自己折腾。

“看着就觉得想吃。”李思源说完,拿了勺子学罗非,把豆子跟冰花还有果酱搅在一块儿送嘴里,顿时,一股甜蜜又凉爽的感觉在唇齿间散开,好吃得不行不行。

“好吃!”席宴清以前也吃过冰粥,但是到这里之后他还真没想过这东西,毕竟不像雪糕一样走进哪个超市里就有,而不太常见常买的东西,想要想起来真是靠缘份的。

“看来赶在天冷之前又能大赚一笔。罗非啊罗非,你说你这稀奇古怪的想法怎么这么多呢?”石释平日里不大喜欢吃这甜的,但是这冰粥也没做得太甜,蜜豆跟冰花结合起来之后入口丝丝凉凉,很是招人待见。

“瞎琢磨呗。能赚钱更好,赚不到就当跟亲朋好友们分享一下新鲜事物。”罗非自个儿的是除了小老虎的之外最少的一碗,因为他现在不便吃冰的。这个小的来了之后他也确实是变得比以前能吃了,但是跟小老虎那会儿比起来还差得多,而且他也不像怀小老虎时那样怕热。可能这一胎性别和小老虎不一样。

“罗非叔叔,我可以再吃一碗吗?”小常乐问。如果换了别人,这话他肯定不会说,但是他知道,他们两家关系十分好,这句话他问了罗非叔叔罗非叔叔也不会介意的,更不会觉得他没有礼貌。

“还有呢,我再给你拿点儿。不过也不能吃太多了,毕竟凉。晚上罗非叔叔还给你做别的好吃的。”罗非说完又给小常乐弄了一些,小常乐吃得无比满足,吃完又带小老虎出去玩儿去了,只不过这回没走远,只是进了后菜园。

“对了李大哥,凤公子那边有什么消息么?”罗非问的也不仅仅是凤蓝和叶将军的问题,其实也有那个寿果的事。之前席宴清说了在果子上弄出吉祥字的办法,石释也准确传达了,而凤蓝那边也着了人照做。但是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这个季节,按理说阳光充足,正是果子上色的好时候。

“如果你是想问凤蓝和叶将军的事,那我现在也不敢肯定。至于果子,这个肯定没问题。前不久凤蓝来过信,说是已经见到了带字的果子。再过不久就是圣上的寿辰,到时候他应当会带着果子去恒亲王府。”

“希望他一切顺利吧。”罗非说。

然而这个时候,凤蓝却是有些纠结的。

从罗非那儿离开那天凤蓝还一直想着一定要去见见叶锋,但是路上走走,他就又有些打退堂鼓了,而等到果园那里来了消息说是让他去看看时,他就已经再次进入拖延模式。

明知道这是最后一年,是最后一次机会,再过几个月他就真的无力回天,但他就是不敢当着叶锋的面把心意说出来。

怎么平日里胆子挺大的,对着叶锋就怂了呢?!

凤蓝啊凤蓝,活该你被人笑话嫁不出去!

“少爷,您这果子都从果园里取来两天了。您要是再不去将军府,这几个果子可就不新鲜了。”管家荣伯看着凤蓝,也是有些为他着急。这些个有字的果子可都摘了两日了,总这么在手里把着,那还不早晚得蔫吧了?

“荣伯,您说万一他要是真拿我当弟弟,那、那我可怎么办啊?”凤蓝手里的果子上每个都有字,打乱了让人懵,但是凤蓝却知道那是什么,且他可以断定叶锋肯定也能一眼猜到。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特别纠结。当初弄的时候也没想过真的会成功,所以就用了一句特别明显的话,现在想来真是太不含蓄了。

“您怕什么啊?您也不想想,若是今年您再不能把自个儿嫁出去,明年您的婚事就由不得您自个儿了,结果再不好还能有这个不好吗?”

“说的是。如果再不让他知道,我就没有退路了。”凤蓝拿了裁好的纸,把苹果一个个包好,再装进一个绣了福字的布袋子!

“少爷!您是打算现在去?这怎么能行呢!”管家一看凤蓝骑上马,登时快要坐地哭出来,“您好歹等明天啊!”

“等不了了!”一声哨声,凤蓝出了宅子,也不管叶锋在不在家,就这么抱着一袋子苹果去敲响了将军府的大门。

守门的小厮很快出来了,见是凤蓝,愣了愣,随后说:“凤公子稍等,小的去通报一声。”

凤蓝来都来了,也没急。好吧他又怂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别怕别怕!他又不会把你吃了!他要是真想把你吃了……那你就把肚皮露出来躺好就好了嘛!

小厮进去之后很快又跑了回来,边示意凤蓝往里进边说:“将军现下在书房,您请随我来。”

凤蓝心想书房好,书房的话应该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进吧。既然让他进,至少没有太把他当外人。

苹果抱得越发紧了,凤蓝深呼吸一口气,听着小厮“吱呀”一声把门打开:“将军,凤公子到了。”小厮一侧身:“公子里面请。”

凤蓝道了谢,听着门又在他身后重新关了起来,而在他的眼前,则是他心心念念的,正忙于写什么的镇北大将军叶锋。

叶锋这人骁勇善战,声名远播,别说是外族的人,就是宇庆国内部也有许多对他存了敬畏之心的,还有人拿叶锋的长相吓唬自家不听话的孩子,说你再敢胡闹,叶大将军就来把你带走呢,搞得跟叶锋长了三头六臂,有多吓人似的。

可实际叶锋本人一点儿也不可怕,相反还帅气得很,这人高大却不魁梧,有着许多男人羡慕的古铜色肌肤,紧实有力的肌肉完美地覆盖在骨架上,给人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

虽然笑容是少了些,但是也无法掩盖其五官长得极其出色的事实。尤其那一双眼,犀利有神,看一下就仿佛要被吸进去了似的,根本停不住。

“凤蓝,凤蓝?”叶锋见自个儿说话对面的人却没反应,不由站得近了些,对着凤蓝的面摆摆手,“在想什么?”

“啊?”凤蓝一愣,“哦,抱歉叶大哥,我、我恍神了。”

“没关系,再说该道歉的人是我。我这人写信的时候不喜欢中间停顿,所以让你等了片刻,失礼了。”

“是我来得太突然了。”凤蓝记得刚进来的时候这人的确是伏案写东西来着,而他就那么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这会儿见了叶锋桌案上的蜡烛才反应过来,天黑了……所以他到底是有多紧张才能连这么明显的事情也没反应过来啊!怪不得荣伯让他等明天。

“坐。”叶锋亲自给凤蓝倒了茶,“上回在我府上一别也有半年多的光景,你可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

“找到了。”

“那你这么晚来我府上是……”

“我、我来给你送些苹果。”凤蓝艰难地把苹果袋子放到桌上,“这里头是我自家园子里种的苹果,叶大哥你、你留着吃。”

“苹果?”叶锋挑眉,一时间想不明白凤蓝大晚上给他送苹果是怎么想的。这个季节南方已然有成熟的果子,北地的平民未必这么快吃得到,但是他这将军府倒还是有的。

“这个,跟普通的苹果不一样。反正你吃了就知道了。”凤蓝暗暗一咬牙,决定豁出去了。他一股脑把苹果推过去,随即站起来,“那叶大哥你继续忙,我、我就先回了。”

“等等!”叶锋叫住神色慌乱的凤蓝,“你此行是独自前来?”

“嗯。”

“这么晚了,外头也不安全,若你路上有个万一,我如何与侯爷交待?”叶锋略一犹豫,“便在我府上住一晚吧。”

“啊?这……不行不行!我、我还是回去吧。不回去荣伯会念叨死我的。”这都还算小事,大事是如果叶锋看见了那些苹果上的字而又不想回应他那他得有多!尴!尬!

“我一会儿让人去传个口信,荣伯不会说什么的。”本来叶锋也觉得他一个独身的男子留个未婚的小哥不大合适,但凤蓝这样子怎么看怎么有问题。大晚上特意跑来送苹果本身就有问题,他倒是好奇了,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叶锋带着一丝疑惑去解大福袋。

“别!叶大哥,你、你还是等我走了再看吧。”这次凤蓝也不等叶锋说什么,转身就跑出去了。

太丢人了!

哪有小哥主动跑到人家府上跟人表白的啊啊啊啊啊!

凤蓝出来之后随手吹了口哨,寻思让他的马儿过来接他,但是以往一声哨响就会跑过来的马儿居然半天都没过来!

无法,凤蓝只好找下人问话。

下人来了之后,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凤公子,您的马这会儿在马棚里。”

“那它怎么不出来?”

“是这样。虽不知您的马儿是谁送与您,但它确实是我们将军里养大的马。这马儿的夫婿还在我们这儿的马棚里呢。许久不见,小两口在叙旧。”

“啊?”凤蓝傻眼。这马明明是他表哥送的,但也没说是谁送的啊,“这、这我如何回家啊?要不,你带我去马棚看看?”

“好的,您这边请。”

“慢着!”小厮刚做了个请的手势,叶锋手里拿着个苹果过来了。他挥挥手示意下人离开,随后走到僵住的凤蓝对面。

凤蓝登时大气不敢喘,头低得仿佛要贴到胸前。

这时叶锋极温柔地,将他的下巴抬了起来。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叶锋顿了顿,凝视着凤蓝,“凤蓝,告诉叶大哥,这是何意?”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魔门败类危险关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春秋我为王山海高中剑来
相关推荐:
[古穿今]影帝王爷的撩妻日常豪门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我的老公是古人[古穿今]开局签到四合院情满四合院之我是贾爸快穿反派老公有点苏徐徐恋长空书中自有颜如玉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大唐:神级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