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96、英雄难追

罗非万万没想到凤蓝居然会提出这么个请求, 简直让他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亲王的表弟。但既然对方提了, 那怎么着也得帮帮忙才行。

姑且还是看在石释的面子上吧,还有那一块腰佩, 怎么看怎么贵,也不好白收不是。

于是罗非教景容之余, 又收了个徒弟。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凤蓝学做菜,其实是想做给那位没追到的人吃。

那人是谁还无从得知, 但就从席宴清那儿听来的看来, 那人多半就离他们华平村不算远。估计应该还是颇有些身份的人, 不然也不太可能与凤蓝这样的人认识,而且还让凤蓝追到这么远。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罗非看着凤蓝在那儿切肉片, 有点儿恍神。

生活多奇妙,亲王的表弟居然来跟他学做菜来了。

“这么厚可以吗?”这位凤公子也是个有趣的人,不但真的来学做菜,而且还学得很认真。

“可以, 然后外头裹一层土豆粉。”罗非教得也用心,“像这样就可以, 然后再裹一层薄薄的蛋清,放油里炸……如果想要外皮硬点不放蛋清也行。”

“爹爹,七七!”小老虎抱着罗非的腿,仰脸瞅着罗非。

“还没好呢,过一会儿吃。”罗非知道这小子是想吃酸酸甜甜的锅包肉皮儿,但是还没到那一步呢。只不过这两天时常做, 小老虎都知道了。

“你这个小馋猫。”罗茹也在旁边,笑着揉揉小老虎的头。她二哥说有些菜她做得更好,所以把她也叫来了。不过她也就是过来凑个热闹。再过些天就要生了,太远的地方她也不好去,便就在家附近走动走动。

“炸这一遍就好了吗?”

“一会儿还得再炸一次。”罗非说,“炸的时候可以先把做芡汁的料准备好。糖和醋加多少看个人喜好,若是喜欢吃酸的就多加点醋,若是不喜欢酸就少加点。”

“他不喜欢酸。”凤蓝随口说。

“他?”罗非笑。

“咳,我一位朋友。”凤蓝露出些许赧然之色,“不怕你们笑话,这次我就是来专门找他的。他在赫阳城。”

“赫阳城……”罗非想想这地方,“你说的该不会是镇北大将军吧?”

“你知道他?!”凤蓝有点意外。

“我夫君还有妹夫,齐哥,他们从军的时候都是在这位将军麾下呀。”罗非还知道就在去年秋末的时候,席宴清和骆勇出门还去拜访过这位将军呢。

“真的假的?那可真是太巧了。”要知道,叶锋,就是罗非口中的镇北大将军,前几年是在南边驻军的。虽然是镇北大将军,但当时镇守南地的将领平庸无能,害得宇庆国连丢好几城,圣上震怒,这便把叶锋调过去了。叶锋花了六年的时间把南边所失的城池全部收回,且将那里的百姓召集起来,不管男女,只要有能力的都责人组织训练。现在那边的人民穿上便装是百姓,披上铠甲便是战士,民风强悍得很。如此一来周边的国家轻易不敢打歪主意。

“真的,比珍珠还真。”罗非笑笑,“我就说嘛,你不嫌麻烦地跑来跟我学做菜,能当得起这般情义的,肯定也得是个真英雄。”罗非跟凤蓝相处几天,也多少了解了这个人一些,说话便也不拘谨了。凤蓝是个十分好相与的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特别招人待见。

“唉,英雄是真英雄了。就是这个英雄可真难追啊。”凤蓝炸着肉,叹气,“他今年都三十五岁了,我今年二十七,我爹说了,如果我今年再不能把他带回家去,我的婚事就由不得我了。”

“其实凤兄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哪家的家长能让孩子二十七八岁还未婚的啊,汉子都不太可能,除非是那种条件受限制的。小哥和姑娘就更不用说了,要是二十岁之前不成亲,那要被人笑话的。凤蓝二十七,想也知道这些年做了多少抗争。

“我来到这里之后还未去找过他呢。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凤蓝说着说着,有些落寞的样子,“他早先有过一位未婚妻,只是成亲之后没多久就过世了。打那之后他就一直没再娶。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我担心……”

“哎你不会,不会从来都没对叶将军表明过心迹吧?”

“嗯。”

“……你赢了。”把自己耽误成二十七岁的老哥还从没表过情,这是一种怎样的隐忍精神!简直就是神经啊这!

“不表明又怎么样,连他的部下都知道我喜欢他,他肯定也知道。但他好像一直把我当成弟弟。我就怕万一这层纸戳破了,而他又真的对我没有那样的感觉,那以后我连这弟弟都做不成了。如果真那样,那你说多惨啊。”

“那你还学做菜干嘛?孝敬哥哥吗?”罗非简直恨铁不成钢。这有什么呀,有喜欢的人就去追啊,就去说啊……不过想想,上一世他对着梁博渊好像也没那么勇敢。可能人真的对上自己喜欢的人时,就会有些怯懦?当初席宴清喜欢他不也没跟他说么。

“不知道,我就是想有好吃的也让他尝尝。”凤蓝觉着自己确实挺傻,但是他就是不敢去说喜欢叶锋的事。关键这么多年,叶锋肯定知道他喜欢他,却又不挑明,那是不是就已经说明,叶锋是不想伤害他所以才装不知道。

“要我说,长痛不如短痛,该说的还得说啊。不然万一真的到明年都不能确定他的想法,那多冤?然后你就有可能跟一个你完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搞不好就是一辈子,你不觉得可怕吗?”罗非觉得如果换了是自己,即便一开始忐忑,后面也肯定会说,不然难道真的带着这种遗憾过一辈子?那也太亏待自个儿了,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我、等我从你这儿学完了这几道菜,我就、我就去找他!”凤蓝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一菜刀把菜板是的蒜给劈成了两半。

罗茹始终没怎么说话,就听他们讲。后来发现,能遇上骆勇真是太好了。至少骆勇从没让她尝过这种相思的滋味。想想凤公子也是有点可怜,虽然这人锦衣华服的,看起来生活十分富足,但是她却一点也不羡慕。

罗非又跟凤蓝说了说怎么裹芡汁,等把锅包肉完全做好了,大伙便坐下来一块儿尝。

这是第二次做了,罗非又全程监督,不像上次一样做一半因为小老虎尿尿而跑开,结果导致肉太焦,所以味道很好。

总的来说凤蓝的领会能力还算比较强,也可能是因为这人真的很用心在学,所以没来了几回之后,就把先前吃过的那几道菜学了个七七八八。期间罗非还请他吃了别的,像是羊杂,香酥羊排,还有香辣猪蹄。凤蓝超极喜欢猪蹄,便把这道也学了。

凤蓝都是早上来,跟罗非一块儿做午饭,然后吃完了之后下午再离开。就这么一连来了半个来月,他这厨艺是飞速见长,就跟园子里的青菜一样。

罗非正好因为有了小的而变得越来越能吃,这下好了,凤蓝做的东西多半都进了他的嘴。至于罗茹,想吃,但是不敢吃太多,就怕孩子长得太大。

最近罗茹明显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不似以往那样动的时候多了,就好像在养精蓄锐准备出来一样,弄得夜里睡觉都多留了一分神。

这天中午,罗非一看地里的青菜有些都长得不错了,便跟凤蓝提义吃点儿素。大夏天的顿顿有荤菜吃得都有点儿上火了。

凤蓝平日里荤素都吃,但是最近确实是吃得有点太荤了,于是欣然同意。

两人在地里挑小黄瓜,罗非寻思教凤蓝做拌菜。不料刚摘了俩,前院就传来了罗茹的叫声:“二哥!我……”

罗非一听动静不对,赶忙跑过去:“怎么了怎么了?”

“我好像是要生了。”罗茹胆子再大,这会儿也不紧慌了起来,毕竟是头一次要当母亲。

“这、不是还得有几天吗?”罗非也有点懵逼,“你先别怕,我这就去找梁大夫。”

“嘿,她是个姑娘家,找大夫做什么呀?找稳婆啊。”凤蓝说,“我帮你看着你快去吧。”

“对!找稳婆!”罗非说着叫过黑豆,“黑豆,快去把清哥和骆勇找来,快点儿。”他自个儿则撒丫子往娘家奔。稳婆是谁他都不知道他怎么找啊,得先找他娘!

“骑马去吧,能快点儿。”凤蓝说。

“我不会骑马!”罗非心说我特么上去都得要人扶呢我哪敢一个人骑啊!

“算了算了,我去吧。横竖我知道你家。”凤蓝说罢叫过自己的马儿,利落地骑上去便赶往罗家。只是罗家这会儿哪有人啊?!

赶巧了,李月花出去给罗天送饭去了,她也没寻思女儿能提前生,再说就一个送饭的功夫,她想着很快回来了。

凤蓝回来跟罗非说明了情况,罗非也不知道李月花这会儿在哪儿。好在席宴清和骆勇回来了,骆勇出去找稳婆,席宴清要去接李月花。

骆勇一寻思罗非现在也不能搬搬抬抬的,便说:“席哥你帮忙多烧点儿水吧,我自个儿去接人。”

凤蓝认识李月花,干脆提议:“我去接李婶儿吧,我记得她。你们只要告诉我往哪儿走就成。”

席宴清给凤蓝指了路,凤蓝骑上马再次离开。

罗非陪着罗茹,席宴清带着小老虎把水烧了,之后又准备了干净的纱布。罗非问了罗茹之后把小孩子要用的衣服什么的也提前准备出来,现在就差稳婆来了。

骆勇骑着追风去的,但可能稳婆也没在,所以他回来得倒是比凤蓝和李月花还晚了一些。李月花回来了一看这几个孩子把能准备的都准备了,便就坐在一旁陪女儿聊天,让她放松一点。

罗茹开始真的慌得不行,现下母亲在身边,立时觉得好多了。

罗非和席宴清把该忙的忙完了,站到外面跟风蓝一块儿聊天。关键也不适合再往里进啦!

“对了,饭还没做啊!”罗非这才想起来午饭还没做呢。

“那你俩赶紧接着做吃的吧。这边一时半会儿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席宴清抱起小老虎,“我带小老虎出去转转。”

“也好。”罗非跟凤蓝去了后菜园,继续之前的事。

“罗非,你当初生小老虎也是这样吗?”凤蓝冷不丁问。

“不太一样啊,感觉其实比姑娘家生孩子安全点儿。”罗非说,“对了,叶将军有孩子吗?”

“就我所知尚没有。”

“嗯,所以你更应该速战速决!”

“我尽量。”不过话说回来,速战速决用在这里合适吗?!

罗茹这是头一胎,所以生起来没有那么快。罗非跟凤蓝这头把午饭都做完了,那边骆勇还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外头急得团团转呢。

罗非跟凤蓝都不好意思吃饭了,就陪骆勇一块儿等着。

席宴清也没吃,只有小老虎,饿了必须吃,吃了碗特别软烂的煨饭,是罗非加了蛋和各种青菜沫做的,十分有营养。吃完之后这小伙儿十分心大地睡着了。姑姑的痛叫声似乎对他丝毫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骆勇一看大伙都陪着他呢,便说:“你们先去吃饭吧,别都在这儿站着啊,天怪热得慌。”

席宴清拍拍骆勇的肩:“没事儿,一块儿等着吧。”

骆勇还是静不下心来,无意识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不一会儿便满身是汗了。

几人一直就这么等到了快要吃晚饭的时候,屋里这时突然传来响亮的“呜哇”声,骆勇这心登时一紧,然后重新恢复跳动:“生了生了!”

然而也不敢进去,只是扒着门恨不得长出一双能看穿门板的眼睛来。

李月花跟稳婆一块儿把孩子洗干净,包好了之后进了客厅。客厅和屋子连着的那道门关上了,免得罗茹受了风。李月花在屋里喊:“骆勇,可以进来了!”

骆勇赶忙进去,看到孩子紧闭着眼睛,小嘴在那儿舔呀舔。

“是个男孩儿,瞅瞅长得多大,往后肯定跟你一样壮。”李月花也高兴,没什么比女儿了小外孙平平安安让她更开心了。

“娘您辛苦了,三宝怎么样?”

“累了,睡下了,没啥事儿。”李月花说,“来,孩子给你抱抱吧。”

“别别别,您还是先抱着。他这么小,万一碰坏了咋办!”骆勇其实是很想抱抱儿子的,但是他紧张,一看孩子攥个小拳头连眼睛都还没睁开,他就怕不小心弄伤他。

“成吧,那你晚些抱。”李月花笑着哄这小外孙,“那你给他想个名儿吧。”

“这我得好好想想。”骆勇也不知道罗茹这第一胎生的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所以也没有提前想名字。如今生个男孩儿了,他得想个威武一点儿的。

罗非他们确定了罗茹和孩子都没事,这便去吃饭去了。菜虽然凉了些,但是还好,今天做的都是素菜,还大都是最简单的那种,蘸酱菜!所以这吃着口感也没太变。

席宴清还拿了些酒出来,庆祝家里又多了新成员。

凤蓝平日里并不大饮酒,但今儿个也跟着喝了一些。罗非留他住一宿再走,但是凤蓝坚持着要回去。

“我若夜里不回,管家伯伯会念到我头疼的。”凤蓝笑笑,“明日开始我便不能过来了,这段时间谢谢宴清兄弟和罗非兄弟的款待。北地之行,即便我的愿望终不得达成,也因为认识你们而变得有意义,谢谢。”

“确定要去找叶将军了吗?”罗非问。

“嗯。再不找怕是没机会了。”凤蓝骑上马,“若是事成,我定当亲自过来请你们二位去喝喜酒。”

“那我二人便祝凤公子马到成功。”

“多谢。”凤蓝抱拳,“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席宴清抱拳,随即把罗非搂到了怀里。

“他会成功吧?”罗非说。

“会的。”席宴清轻轻吻了吻罗非的脸颊,“走,回屋吧。”

“嗯,蚊子好多,叮死我了!”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魔门败类危险关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春秋我为王山海高中剑来
相关推荐:
[古穿今]影帝王爷的撩妻日常豪门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我的老公是古人[古穿今]开局签到四合院情满四合院之我是贾爸快穿反派老公有点苏徐徐恋长空书中自有颜如玉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大唐:神级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