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95、凤蓝

杜昌干活麻溜, 被罗天找到之后差不多半个月就带着人把修栅栏的活干完了。罗天当初说的是三百到五百文,但最终却是每个人都给了五百文,因为活干得确实好。而在这之后,罗天也没让他们走, 干脆又带着一块儿去干田里的活。

插了秧之后要浇水,要除草, 想要庄稼长得好, 这些活是免不了的。再加上旱田地里还得时不时地去重新垄一下地沟,有的得中期上一次肥, 所以基本上总得有人手。

总之按席宴清说的来, 这种庄稼就成了一件需要十分用心的活儿, 半点马虎不得。

好在用了心之后也是有回报的,庄稼长得确实比以往好得多。明显能看出来同样的水稻,华平村的人种的就是比别村的长得高,且整齐。一眼望去,感觉这田里的风景比以往更秀丽。

如果只是一家种得好,可能关注的人还不多, 但是整个村子都好, 那就引人注目了。

凤蓝闲来无事,牵了匹马出来闲转悠, 无意中便转悠到了华平村。本是想着来都来了要不就去陈华樟家里看看, 不料临近村子之后先吸引他注意的居然不是这里的人或屋子,而是水稻。

他这些年走遍大江南北,水稻见得多了, 却还从未见过谁家是这般种稻子的,跟士兵排了队似的,这叫一个整齐。

“请问家里有人吗?”凤蓝问了乡亲,找到陈华樟家里。

“哟,这不是凤公子吗?您怎么大老远过来了?”陈华樟心想这人难不成是急着看家具成品?热情地开了门,“快请进快请进。”

“打扰了陈师傅,”凤蓝虽出身贵重,却十分谦和有礼,“我今日来实是有些事情想不通,还望陈师傅给解解惑。”

“您言重了,只要是我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华樟说罢朝屋喊:“媳妇儿!家里来贵客啦,看茶!”

“知道了!”韩旭往外瞄一眼,见不认识,先把茶水冲好了,随后端出来。他们院子里有个小木凉亭,是陈华樟闲在家中无事时做的,这会儿用来招待客人倒是刚好,“这位是……”

“这位就是凤蓝凤公子。”陈华樟说,“这是内人,还有犬子。”

“陈夫人有礼。今日来得仓促,多有打扰,还望陈夫人莫怪。”

“凤公子太客气了,您是贵客,我们欢迎都来不及呢。那你们慢慢聊,我屋里还有些事未做完。”韩旭觉着与眼前的人说话心里怪紧张的,便说完这些就带着孩子进屋了。

“果真是我来得来突然了。”凤蓝看着一大一小匆匆进屋的背影,觉着有些好笑。

“内人鲜少离开这村子,所以有些怕生,您可千万别见怪。”

“无妨。”虽估这个陈夫人看着可不像是怕生的人,不过这本就和自个儿的来意没有半分关系。凤蓝笑笑,“我来是想问问陈师傅,华平村的水稻一直是这般种的么?和别的村子都不大一样,我瞧着整齐得很。”

“前几年不这么种,这不,还是我那位姓席的兄弟回来之后才开的。他这么种,收成比别家的好,别家一看也纷纷跟着他学了。”

“又是他?”凤蓝有些吃惊,“他怎的总有这般新奇的想法?”

“谁不说是呢,反正每回想出来的东西都是旁人没见过的。”

“陈师傅方便带我去再见见这位姓席的兄弟么?”凤蓝上回就觉着没再见着席宴清有些遗憾。他就喜欢了解那些新鲜的事物,不管是吃啊还是玩儿啊,或者学问方面,只要他觉得新鲜他就非得弄明白。而这种植增产的事他就更感兴趣了。那毕竟是有可能惠及全国的事。

陈华樟也觉着一人招待凤蓝有些为难。他面对着这人其实也是有些压力的。他不是那种特别健谈的人,平日里与朋友们闲聊聊还行,可对着眼前这样的人,总觉得聊说说他了解的事还好,其他的,搞不好没说两句就断章了。如果席宴清在,那似乎还比较好说。

席宴清这会儿正在果园呢。葡萄苗长出来之后上头居然生了青虫,专门吃叶子。他今儿个赶紧拿了筷了和小筒来捉!准备捉完拿去喂鸡,免得这帮青虫继续祸害他的葡萄叶!

虫子不少,但是罗非就受不了这个蠕动的,于是这活他坚决没帮忙,这会儿正在院子里数鸡蛋呢,顺便看着小老虎。

小老虎跟三只豆玩耍,他把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木球推出去,然后看三只豆在那儿抢来抢去。有心想咬,咬不住,就只能拿爪子扒拉。但是木球表面太光滑,扒拉起来狗爪经常打滑。小老虎就看着这个咯咯乐,玩得别提多美了。

凤蓝和陈华樟来的时候,小老虎正站在黑豆对面。黑豆等他把球弄出去呢。

小老虎还小,动作还不够灵活,黑豆便趁这时候抬头往前瞅,这一瞅,不得了,来了个陌生人啊!

“汪!汪汪汪!”黑豆叫得特大声。

“黑豆,你不认识我了?”陈华樟有点怕狗,所以他也没急着往里进。

“黑豆别叫。”罗非看到陈华樟带着人过来,起身去把门打开其实根本没锁,但是陈华樟有点怕狗他是知道的,“这位是……”

“这位是凤蓝凤公子。这位是席宴清的夫人。”陈华樟介绍完往院里瞅瞅,“宴清没在家?”

“在啊。”罗非把两人请进来,“在后园呢。黑豆,去找清哥来,有客人来啦。”

“汪!”黑豆瞅了凤蓝一眼,紧接着便快速往后院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咬着席宴清的裤角,把席宴清叫来了自打那次罗非要生的时候黑豆找席宴清回家,席宴清就知道这家伙聪明得紧了。这一咬就知道是找他有事。

“凤公子?您怎么来了?”席宴清还挺意外。就他所知,这位姓凤的公子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出主意给果子上加字的人,因为石释当时也不确定这事能不能成,所以大概有所保留,只说了主意并没有提他的名字。

“来得突然,失礼失礼。我来是想请教宴清兄弟,这华平村的水稻为何与别处种的不一样?这般种有什么用意吗?”凤蓝凤目微挑,十足的好奇。

“只是为了用更少的种子种出更多的粮食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凤公子对此感兴趣?”席宴清还当是什么事呢。

“嗨,我这人就见不得新鲜事物,见了就非得弄清楚。这些年也走了不少地方,还从未见过哪里有这般种水稻的,瞧着有趣。”

“原来如此。那凤公子若是不嫌弃,便在舍下随意转转,若有什么觉着新鲜,宴清愿意为凤公子解惑。”

“多谢宴清兄弟和席夫人,那凤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请。”席宴清说完看了罗非一眼。

“做饭不?”罗非近乎无声地问。

席宴清想了想,点点头,小声说:“辛苦你了。”

罗非笑着摇头,去做准备。这皇城里来的公子,也未必会留下来吃饭,没准人家压根儿吃不惯。但是万一呢,要吃的话,让他见识见识乡下的美味,看看到底哪里更胜一筹。

家里有了冰窖,所以一年四季都有肉吃。再说家里又养着那么多鸡鸭鹅,现杀也来得及,毕竟时间还早。罗非琢磨了一会儿就想好要做什么,撸袖子干活去了。

席宴清带着凤蓝和陈华樟转后园子,让凤蓝看了浆果园,还看到了刺老芽。

“宴清兄弟,那是何物?”凤蓝指指全身是刺的刺老芽问。

“刺老芽。原是山上生的一种野菜,我家里人都比较喜欢,所以就挖了一些回来种。每年春天取嫩芽食用,味道比较特别。”

“太遗憾了,该早些来的,好歹能瞅瞅长什么模样。”现在光秃秃的,只留了树干。

“树芽还嫩的时候我们收来煮熟晒干留用了,若是凤公子不嫌弃,可在舍下用午餐,一会儿让内子做一些,凤公子可尝尝味道。”

“这怎么好意思?”

“乡野之地,粗茶淡饭,凤公子不介意便好。”

“那就有劳宴清兄弟了。”凤蓝手上明晃晃一朵梅花,却半点小哥的矜持都没有,自来熟得很,也入乡随俗得很。

不过这样的人都比较好打交道。席宴清把这人视作普通朋友,不卑不亢的态度,倒是让跟在旁边的陈华樟也渐渐放松下来。

后来凤蓝还看到席宴清用来育苗的木格盘,插秧时用的两头绑木锥的麻绳。席宴清都仔细地给这人说明了用处。

凤蓝还问了问能提升多少产量,一亩地能省多少稻种,席宴清都一一说明了,着实让凤公子获益匪浅。

但是凤蓝发现,最让他受益的是席宴清家的饭桌!

农家菜他不是没吃过,无非就是些野菜和蔬菜,或者鸡蛋豆腐。好点的能有条鱼。

其实天南地北走着,有时候赶到那儿了,别说农家菜了,野外吃点干粮对付的时候都是有的。当今圣上一贯主张俭朴,皇子皇亲们出去铺张浪费是最看不惯的,他也没那个习惯,所以向来都是一人一马,怎么简便怎么来,有什么吃什么。

但是这席宴清家的农家菜,这也太丰盛了啊!根本不是粗茶淡饭!这跟他认识的农家菜也差太多了。

罗非做的锅包肉,小鸡蘑菇粉,酱焖鲫鱼。至于素菜方面,后来席宴清说了之后他凉拌了一个刺老芽,麻辣豆腐,还做了个酱汁薯球。酱汁薯球有点麻烦,是把土豆去皮蒸熟了之后怼成泥,然后弄得汤圆那么大,再过油炸一遍,让外皮变得焦脆一些,再淋上勾芡好的酱汁……

总之六个菜,只有小鸡蘑菇粉和酱焖鲫鱼是风蓝以往吃过的。其他几样,他可能吃过那种食材但是决对没吃过当前这种做法的。

也亏得最近景容跟着学,刚才一起帮了些忙,不然罗非自己做还真有点儿手忙脚乱。

最后上来一碗甜品松仁玉米。

齐活。

“凤公子,吃啊。”罗非心笑,意外不!惊喜不!哼哼哼!

“实在是给席夫人添麻烦了。”风蓝直接起身,给罗非作揖。

“不麻烦,您尝尝看吧。”罗非去跟韩旭他们坐一桌去了。反正做都做了,干脆都做了大份,所以把韩旭和小木匠,还有左右院在家的都叫来了。

别人怎么想席宴清和罗非是不知道,但是他们两口子压根儿就没把凤蓝当成什么皇亲国戚。今儿个摆的就是大桌,三连并那种。

中午做的米饭,一大锅,一伙人吃得热火朝天的。

关键菜本来就很好吃,这人一多就更好吃了啊!

凤蓝之前还想着得斯文点儿,可吃着吃着……斯文什么的好像离家出走了,一下子露出了他的本性……

用他王兄的话说:你就是长了个小哥的身体,实际比汉子还汉子。

可是这次真不能怪他啊,罗非做的菜也太好吃了。他在皇城里吃的东西,看着样子都不错,但是真比起味道来,还真不知谁比谁强呢。

凤蓝可算给自己找了个不斯文的借口,早把自己最初的来意都给忘了。

想着是了解了水稻为何种得那么整齐,现在却成了罗非做的菜为何会如此好吃。

饭后,罗非拿了些坚果跟果脯出来当饭后甜点,而碗就堆在了一边。他要刷,席宴清没让。

“做那么多菜肯定累坏了,你歇着,一会儿人走了碗我来刷。”

“那我真不刷了啊。”罗非抓了一小把蓝莓干。

“嗯。歇着吧。”席宴清瞅着凤蓝在那儿发呆,心寻思这人怎么还不走?!

“凤公子,可要再去别处转转?”陈华樟问。人是他带他来的,这个时间还不走他也有点儿为难啊!

“唔……还是不了,时候不早了,今日打扰多时,也该回去了。”凤蓝笑笑,将自己的腰佩取了下来,分别给了小老虎和小木匠。这腰佩是翡翠所制,不但通透度好,而且水头十足,一看便能看出是出自一块原石,且被分成了一半,“这腰佩生来便是一对,这两个孩子刚好订过亲,便送与他们作们见面礼吧。”

“这可使不得。”陈华樟吓一跳。那东西一看就价值不菲!

“是啊凤公子,这礼物太贵重了,您还是收回去吧。”席宴清真是看在石释的面子上才与这人交好,不然他肯定不会让罗非去做饭了。

“只是我的一番心意而已,各位就别客气了,感谢你们今日热情款待。”凤蓝笑着轻轻捏了捏小老虎的脸,可以看出来是很喜欢孩子的。

“哇?”小老虎摆弄一会儿腰佩,突然放进嘴里嘬了嘬,把玉佩嘬出一下口水来。

“小老虎!”尼玛这想还都不好意思了啊!罗非尬笑,“不好意思凤公子,小孩子不懂事。”

“没关系没关系,本来就送给他玩的。”凤蓝说罢,欲言又止地看了罗非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他弓起尾指,吹了声响亮的指哨,将自己的马儿叫了过来。

那马也是聪明,闻得主人哨声居然很快找了过来,那马绳居然都是松着的,显然凤蓝来的时候就没给拴到哪儿。

“那个……”凤蓝牵住马,咬咬牙,突然转身,“席夫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事,凤公子且说。”

“可否……”凤蓝不好意思地看着罗非,“可否教我如何做菜?”

“哈?”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魔门败类危险关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春秋我为王山海高中剑来
相关推荐:
[古穿今]影帝王爷的撩妻日常豪门女配c位出道[古穿今]我的老公是古人[古穿今]开局签到四合院情满四合院之我是贾爸快穿反派老公有点苏徐徐恋长空书中自有颜如玉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大唐:神级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