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06章 占城府II

第106章 占城府II

拜帖,拿在手里的李元清心里那是一千个奇怪的滋味,这分明就是锦衣卫的驾帖,这张帖子,足以要了他的命。

“能在芽庄这个紧要地方做知县,李知县的能力不可谓不出众。”

但凡宋伯贤换一个身份坐在这里,说不得就会被李元清所轻视,然而,他却是锦衣卫。

李元清见着这个年轻的锦衣卫还跟着一个漂亮女青年,心中也是犯了嘀咕,不过现在对方已经找上了门,怎么应对下去才是现在的重点。

“老夫尽忠国事,不知道所犯何事,竟然让锦衣卫的人找上门来?”

李元清的风评的确是极佳的,外加上有一个在中枢做内阁辅臣的亲家,便是没有谢家的缘故,也能在一两年之后调任知府,亦或是一省高官。

是以,李元清说出了一句让宋伯贤颇为敬佩的话。

“老夫行的正坐得端,为官数十载,一步步走上来的,从未行贿受贿,别说是单单的锦衣卫,便是三法司会审,我李某人那也是清白身家。”

宋伯贤非常诚恳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始问话:“李知县在芽庄的风评本差是一清二楚的,毕竟我锦衣卫办事从来不会办无了解之事,但...

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了解一下事情,之所以递给了李知县驾帖,那也是做了两手准备;

如果李知县配合本差办事,那本差临走时,便可以收回驾帖,反之,就得请李知县不远万里,跟随本差回一趟南镇抚司了。”

此话一出,李元清身边的那个女秘书总办和几个中年人都明显的露出了愤怒的神色,那个穿着警察服装的中年人更是有想要上前辩解的冲动。

不过,他的举动被坐在一旁的李元清制止了,便听他道:“两厂一卫公办,就连皇家勋贵都要老实配合,更别提我这个小小的知县了,上差,还请尽管询问。”

宋伯贤朝着李元清拱了手,见他这么上道,便改变了称呼:“在下也不是不通事理的人,烦请李知县回想一下,令嫒在嫁与谢文辉之时,可知道谢家先前发生的事情?”

宋伯贤指的是谢文辉失踪的前妻一事,这件事情李元清自然是知道的,便点头:“老夫知晓一二,不过上差,这件事情与老夫有何干系?”

宋伯贤微微一笑摇头:“李知县错了,在下这一次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已。”

面对李元清那疑惑的表情,宋伯贤接着道:“西厂知会我锦衣卫公办三年前谢家的这一起无头之案,而这件案子,因为某些缘故,已经被我指挥使司衙门下达了‘都司令’,所以这起案子,最后是要交到御前过目的,便是今日在下与李知县的谈话,都要作为办案经过写在卷宗之上。”

都司令的含义不可谓不重,李元清作为知县哪里能不知道这个东西,眉头紧皱:“上差的意思,这个案子,谢家...”

宋伯贤点头:“你姑爷谢文辉已经被拿下了,作为了第一嫌疑人。”

李元清倒吸一口凉气,他惊讶的不是谢文辉被拿下,而是惊讶锦衣卫这是不顾谢景东作为内阁辅臣的面子。

“上差,谢家作为受害人家属,锦衣卫无凭无据拿下谢文辉,是不是?”

李元清忽然发现宋伯贤看向自己的表情那是一脸的玩味,当下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两厂一卫拿人,根本不管有没有铁证,就因为四个字:皇权特许...

李元清深吸一口气:“既然是因为谢家的事情,那么,不知道上差在老夫这里想要知道什么?”

宋伯贤道:“据交洲当地坐探回报,李知县近来身边可不干净。”

此话一出,那警察中年人立刻开口呵斥道:“胡说八道,知县兢兢业业,你们锦衣卫当真以为皇权特许之下就这么可以诬陷他人?”

话说完,宋伯贤盯着这警察,冷笑了一声,还未开口,李元清便骂了那警察几句,然后呵斥道:“上差面前,有你说话的份,还不给上差道歉...”

“不知道阁下哪一位?居何职位?”

那中年警察也有些紧张,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惧宋伯贤:“我是庆和县警察总局长方良。”

宋伯贤没有搭理打圆场的李元清,而是看着刘子熙道:“记下,庆和县警察总局长方良顶撞上官,出言不逊...不对,口出狂言,妨碍有司办案...”

刘子熙愣住,宋伯贤笑道:“哦对了李知县,忘了介绍一下,这位姑娘是镇抚司下属经历司文案员,此次随同本差前来,方便案情记录。”

宋伯贤说完给刘子熙轻轻递了一个眼神,刘子熙恍然大悟,于是点头。

“记下了吗?刘文案?”

刘子熙重重点头:“记下了。”

就锦衣卫这区区几句话,方良这辈子都没办法升迁了,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身体原因离岗,运气好提前退休,运气不好,便是撤职...

李元清见此出言为方良作保:“上差,方局长激动了一些,还请上差看在...”

宋伯贤轻嗯了一声,看得李元清有些紧张,于是断了话语。

宋伯贤回归正题:“先前李知县已经说了自己清如水,明如镜,在下是相信的,所以,对于交洲缇骑的奏报,得到消息之后也是有些疑惑,不过为了李知县的清白,还请知县罗列出近三年期间所受到的所有物品的详细记录表,在下观看之后还要拿回有司作为登记。”

李元清哪里能知道这三年他到底有没有受过谁的东西,于是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秘书总办。

那总办见到李元清看过来,当下便点头,然后就地拿出了电脑,开始挨个查看,不多时,这才起身,朝着宋伯贤拱了拱手:“上差,知县这三年,未曾收过他人一件物品,却曾实际记录了芽庄当地17家公司曾经送来的慰问品,但都被知县退回,并且训斥了这17家公司的领导人,这是记录。”

宋伯贤接过记录,看了看,交给了刘子熙,再转头:“没了?”

那总办一愣,良久之后,才看着李元清道:“这之后,若是算的上收礼的话,仅有知县小姐嫁人之时,知县在芽庄当地办了一场酒宴,但也是按照朝廷的规制,没有超过20桌,所来尽皆知县的亲朋至交好友;

所受之礼,每家每户的总价值都没有超过2000之数。”

宋伯贤抿着嘴点头:“在下是相信李知县的为人的,不过,还差一些。”

“还差?”

李元清深吸一口气,回想起来,那总办走到李元清身后,轻声道:“还有小姐嫁人之时,谢家送来的聘礼...”

李元清抬头,谢家的地位不仅是因为谢景东,更是因为谢家乃是国朝的勋爵,世袭子爵之位..

就这个身份,给的聘礼怎么能是少数?

“知县?”

“将表拿给上差过目。”

总办立刻用电脑打印了一份礼单出来,然后递交给了宋伯贤。

宋伯贤看了看聘礼,礼金不多,按照几百年前的传承,聘礼现金不得超过8万块,所配实物价格不得超过5万块。

是以宋伯贤看了看谢家的这张聘礼单,全部都符合朝廷所制定的标准。

不过,宋伯贤还是仔细的看了看礼单的内容,特别是实物,为了得到预期所想,这也是他要主动来占城的原因。

“金礼三单,价值1万;

鸿运被套,价值1888;

承山礼服两套,价值2888;

杜康老酒一坛,价值19888;

.................”

礼单一共13项,宋伯贤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许久,便将礼单收起,朝着李元清拱了拱手:“李知县,这些东西我要带回去斟酌一番,具体情况如何,明日将会给知县答复,今晚打扰片刻,知县,请便...”

李元清有些茫然,这锦衣卫大张旗鼓的来自己这里,就为了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

他是不相信的...

不过,宋伯贤的确是站起身,和刘子熙打了一个招呼之后,两人前后向外走去。

“小郑,你送送...

上差慢去...”

出了知县大院,迎着宋伯贤和刘子熙而来的便是那幽暗的灯光,以及属于交洲温热带地区的专属温热之风...

“这风里...”宋伯贤深吸一口:“充满了...杀气...”

刘子熙啊了一声,便紧紧的拉住了宋伯贤的衣服:“你别吓唬我。”

两人还未走远,宋伯贤转身看着刘子熙:“先前不是给你解释吗?现在我告诉你为什么?”

宋伯贤看着远处那随风摇摆的棕树,一脸的冷笑:“那个导游...她冒充我锦衣卫的身份来探听消息的。”

“啊?”刘子熙大惊:“你怎么知道?”

宋伯贤哼笑一声:“虽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能知道我锦衣卫的接头暗号,想来不是东厂便是西厂的人;”

宋伯贤翘着嘴:“她倒是学的活灵活现,但是她却不知道,我锦衣卫的暗号虽然是固定的,但是,却在每个季度都要轮换;

她先前跟我接头的暗号,那可是最后一个季度才使用的...

真是...

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交洲,果然不太平啊...”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7号基地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荣耀巅峰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帝王业重生之毒妃魔门败类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明克街13号剑来
相关推荐:
医路红尘御美人我是一只猫美女的贴身管家极品大富翁系统再有一次机遇赘婿:我爸投资了诸天万界保镖王中王冒牌强少仙路执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