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5、番外十一

==番外十一 大结局==

程曦道:“你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宁晔紧紧地桎梏着她不肯放手, 下颔紧绷, 与她对视了良久。

“我与刘家的事,早已对世子爷如实相告, 若是世子爷介意,那为何还要同我成婚?”说完这话, 程曦的眸中就含上了雾气。

程曦的话让宁晔整个定住。

是啊,她与刘启书的事,他通通都知晓, 她疏离的眼神, 仿佛在提醒自己, 若是没有他,她也许早就过了刘家的大门, 做了刘夫人, 与那刘启书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他不喜欢她此刻的眼神, 很不喜欢。

他心里有些揪疼, 便情不自禁地低头去吻她的眼睛,谨慎又痴迷。

她雪白的小手抵着他的胸膛不从, 她越是躲, 他越是卖力。

他这样精明的人,肯定不会再继续方才的话, 他知道程曦吃软不吃硬,便借着酒劲儿,装醉道:“曦曦, 你不能喜欢别人,你只能喜欢你相公。”他说完这句话,就将头埋在她的胸口里,拱了起来。

程曦推也推不开他,见他醉了厉害,也不讲理,只能渐渐松了力气。

宁晔在这事上惯是个能折腾的,仿佛做这种事能将程曦睡服一般,他一边顶着胯,一边咬着她的耳朵,逼她唤自己的名字。

那一声柔柔的“世昀”就像是这世上最烈的酒,让他恨不得在她身上一醉方休。

程曦被她折腾的早没了气力,可他还是不肯放过她,他将唇贴到了她的胸口上,正对着心脏的位置,执拗地问她,“曦曦,你这里有没有我?嗯?”

程曦不答,他就不停,最后程曦被逼无奈,只能点了头 ,胡乱地应着,“有你,有你。”

宁晔听后,嘴角这才挂了笑,他掰过她的小手,将其按在自己的胸口,冲着她一字一句道:“我这里也有你,只有你。”瞧瞧,这便是喝了酒的好处,说出这样的话,脸都不红一下。

天将明,程曦倏地睁开了眼,见这人牢牢捆了自己一晚上的双臂终于松了劲,她连忙逃出了他的桎梏。

程曦洗漱回来,发现他竟然还在睡。

她径直走过去,想叫醒他,可一碰他,就发现这人的额头烫的跟刚出锅的鸡蛋一样。不过想想也是,他喝酒之后本就吹了风,再加上昨晚又那样无-度,不受风寒就怪了。

程曦叹了一口气,派人叫了个大夫来。

宁晔醒来的时候,整个脑袋昏胀昏胀的,还没睁开眼,感觉到有人在拿热毛巾给他擦着身子。

他微微抬眸,一见是她,这心尖上瞬间划过一丝酥酥麻麻。

旋即,他又阖上了眼,装作自己还未醒来。昨晚的事,即便他装傻充愣,她也定然是记得的。

没多大一会儿,程曦的手就顿住了。

她也不傻,这人的身子刚刚还软趴趴的,这会儿就跟冲她抬了头,她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用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臂,直接道:“世子爷醒了?”

宁晔仍是闭着眼,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死猪不怕开水烫几个大字。

程曦气得把帕子扔到了他身上,转身就要走。

见她要走,宁晔自然“睡”不下去了,他一把拉住程曦的手,嗓音沙哑道:“曦曦,别走。”他的眼角红红的,声音也很虚弱。

程曦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也说不出什么重话,长呼一口气,无奈道:“我去给你拿药。”

他攥了攥程曦的小手,一本正经道:“你在这,我不用吃药也能好。”

纵然程曦还因为昨夜的事同他生着气,但听了这话,脸还是一寸一寸地红了上去。这没听过情话的姑娘,哪里招架的了他这幅样子。

对峙了好一会儿,程曦还是甩开了他的手,但眨眼的功夫,她又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程曦坐到床头,把药递给他,一字一句叮嘱道:“不许再弄洒了。”

宁晔老实接过,也没用勺子,直接一饮而尽。

这药到底是苦,黄莲过喉,好好的一张俊脸,还是没忍住抽搐了一下。

见状,程曦失笑,下一瞬就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糖。

“还苦吗?”程曦道。

宁晔点头。

趁程曦诧异,宁晔又把她拽地离自己近了些,他惹了风寒,不敢再亲她,就只是搂着她的腰,不让她走。

程曦推了推他,“我再去给你拿一床被子,你好好休息。”

“这样不是更暖和吗?”怕她不应,他又继续道:“昨天是我不好。”

程曦忍不住侧头看他。

说实在的,她本还以为这人会将昨夜的事黑不提白一提,彻底蒙混过去,却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提出来。

他见她眼里的神色柔和了几分,又继续道:“我不该把醒酒汤打翻在地。”

这话一落,程曦的眼睛就瞪圆了,合着他说的不好,竟是指那碗被他打翻在地的醒酒汤!

一瞬间,程曦的眼睛里冒出了一簇簇小火苗。

看着她微怒的样子,宁晔眼里的笑意就快要溢了出来,他摸了摸她软绵绵的肚子,低声道:“夫人肚里能撑船,就给我几分薄面行不行?”

要不怎么说宁晔这人狡猾呢?!

昨夜的事一旦重提,少不了要争论一番,他有理也就罢了,可他偏偏一丁点理都没有,哪怕是认错,搞不好程曦还要重新气他一次。

与其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讨饶。

果然,程曦一听这话,脸色就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

其实程曦这人最害怕别人夸她,一夸,她就忍不住再做的好一些,宁晔这话明显就是变着法子在说她大度。

话都说成这样了,她还能小气吗?

于是,宁晔终于哄的程曦肯和他睡午觉了,临睡之前,他在她耳边悄声道:“过些日子,我准备给采莲嫁出去。”

程曦本来都阖眼了,结果被他这句话弄地睁开了眼,她侧头与他对视,小声问他:“这是为何?”

斑驳的光束映在她的额间,他伸出手,疼惜地摩挲了两下,亲了一下她眼角,沉着嗓音道:“这明安堂,就你我二人,不好吗?”其实他想说的是,曦曦,你信我一次,我们就这样,两个人,过一辈子不好吗?

可他没有开口。

宁晔走肾的时候,嘴比谁都甜,可走到心这,他却无法轻易许下任何一个诺言。

不是他不敢,而是怕她根本不信他。

他想着,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要走,总有一天,他会叫她满心满眼里都是他,他会疼的她无法无天,他要把程府细心养大的乖乖,彻底养歪。

他要她横行霸道,再不讲道理。

程曦目光怔住,跌进深邃的瞳仁之中,须臾,才呢喃了一声好。

宁晔抱着她,等她睡着,他才在她耳边悄声道:“我会疼你的。”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飞逝而过。

宁晔而立之年就坐到了工部尚书之位,升迁之时,还有人亲自为宁晔设了宴。

酒过三巡,薛家的长子薛长征就凑到了宁晔耳边道,“世子爷,我前两天,可是去了一趟扬州。”这话一落,那红漆木雕刻的屏风后头,就出来一个曼妙的女子。

巴掌的大的小脸,水灵灵的眼睛,凹凸有致的身子,她不但是位美人,还是一位年轻的美人。

呼吸间,都透露着初春繁花绽放的芬芳。

她缓缓向宁晔走去,娇滴滴地喊了一声世子爷。

宁晔早年的花名,并没有因为这几年的时间而消失,大多人都认为,他宁国侯世子能有今天,程家的助力功不可没,所以他吃几年素,也是应该的。

可他如今已得了尚书之位,实权在握,又得圣心,只要不做的太明显,想必两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这种事遮掩过去。

就在众人都认为宁晔会收下这位扬州瘦马的时候,宁晔直接站起了身子。

薛长征拉着宁晔道:“世昀,就算你不带她走,让她伺候一次,总可以吧。”在薛长征看来,久久未吃过荤的男人,对这样新鲜的美人是最难以自持的。

还是那句话,一道菜再是美味,能吃一辈子吗?她程二姑娘再美,那也是三个孩子的娘了!

见宁晔脚步顿住,薛长征又悄声道:“宁世昀,今朝有酒今朝醉这话,我记得还是你以前说的。”

宁晔眸中寒光逼人,他一把甩开薛长征的手,沉着嗓子道,“薛致的事,我不会管。”

闻言,薛长征的脸色直接就变了。

薛致是他的幼弟,眼下刚到工部任职,他本想用这瘦马卖一个宁晔的人情,他没想到,宁晔居然丝毫不顾及两家之交,直接把话挑开了。

薛长征在他身后不依不饶地说着。

但宁晔却是一句都没在听了。

他的前半生,做过的荒唐事着实不少,也负过别人的心,男人的劣根性,他不懂吗?诚然没人比他再懂了。

人到中间,激情渐渐退却,外面的野花不诱人吗?

是诱人的。

可那都与他无关。

他只想每日陪她用膳,为她画眉,拥她入睡。

人生漫漫。

有时候走错一步,就回不了头了。

记得去年,她生下宁婉的时候,曾经问过他,“宁晔,你没想过纳妾吗?”

年少轻狂的宁晔,顶着宁国侯独苗苗的名头,何其风光,众人奉承他,讨好他,恭维他,他不知落魄,生活里只有满满的得意。

也从未想过,他会为了一个女人牵肠挂肚到了那种程度。

去年他被调到苏州去修建山路,三个月的工程,硬是被他压到了两个月,他夜以继日的赶工,无非就是因为临走之前,他家小夫人生了一场风寒。

她来信说,她的病早已痊愈,切勿记挂。

可他也不知道为何,夜里总是能瞧见她嘴唇惨白的样子,他好像是得了什么臆症。

就像她明明已经当了娘,在他这儿,他仍把她当孩子看。

她好像还和入宁府那年一样,分毫不差。

宁晔缓缓地推开明安堂的门,刚好瞧见程曦在教伯温,伯言两个孩子写字。

他连忙凑了过去,搂住了她的腰身,顺带着拍了两个孩子的脑袋瓜,“行了,去找乳娘洗漱吧。”

宁伯温和宁伯言是双生胎,用老太太的话说,这俩孩子长得和宁晔小时候一模一样,就连性子也是一样皮,程曦管教这两,每天都要发无数次脾气。

两个皮猴子一看爹来了,立马就撂下笔,笑嘻嘻地溜了。

程曦回头瞪他,“好呀,人家都是严父慈母,咱们家可算是调过来了!”

宁晔板张脸,弹了她的额头一下,一字一句道:“你只需要管三个孩子,而我却要管四个孩子,我上哪说理去?”

程曦想也不想道,“拿来的四个孩子?”说完,她的神色就顿住了,这一瞬间,她一下就想到了他爹带着那对儿外室女回府的那一年。

宁晔看见她脸色骤变,低头就咬住她的嘴唇。

“完了,咱们家曦姐儿又生气了。”

程曦一听这称呼,才反应过来这人又在唬弄她,她举起拳头,“狠狠”地垂到了他的心口上。

宁晔低声闷笑。

说来,这是他这么多年唯一感到挫败的事,她的骨子里,是真的温柔乖顺,他这样宠着她,她依旧是个好脾气。

惹了她,她也就是轻飘飘的来一拳,正如那一年夜里,她给自己的那一巴掌。

轻轻柔柔的,和她的人一样。

他当时就在想,到底是世家的贵女,受了他这等欺辱,竟然连个巴掌都不会打。

那一年,时宁晔弱冠之年,这一年,已经而立之年。

十年倥偬而过,可他那双桃花眼一如当年,眼波流转,尽是风流多情的样子。

只不过,他将他的风流,在他的后半生里,都交给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

她的眼睛会笑,他舍不得让她流泪。

作者有话要说:  这张是程二线的大结局,最后,还有一章男二的,明早九点以前更新。

感谢大家陪我走过这几个月,我真的很爱你们了。

写这本书,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比如更新从来不准,说的加更也没有实现过。

所以啊,我在个人专栏里,开了一本随笔,叫《沁园》,我会在那里把二夫人的线交代一下,兴许还有剧中人物出现~免费,不v,就是得休息两天后再更。

ps(我没有在这本书里写二夫人的线,一是因为怕被说注水,二是怕有人觉得虐,因为程茂之是真的有点渣,很多宝宝不爱看。)

最后!!!!!

我这团线有一事相求。

全定的读者宝宝,明天九点我标了完结之后,这本书就可以打分了,就在评论区上面。

麻烦五星好评(觉得自己像个淘宝店家),这个真的对我超级重要了!!嘤!!

拜托了!!

鞠躬!!

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杯琉璃盏、?mmmm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茶呀 6个;石上清泉、赫连菲菲 5个;xx 2个;唔、36009680、小布丁静静等风来、香菜教主刘甜甜、苏小妞、羡羡、仲春以陶、27677594、35915469、貓尐懶、ty小汤圆、噜噜啦啦芭芭拉、哈哈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陈子澄同学 147瓶;?mmmm 100瓶;三月三 66瓶;-.- 61瓶;一只阿琦 40瓶;大蓝哥 35瓶;墨夷云曦 32瓶;午后阳光、一路廷好 30瓶;一亭 28瓶;36012560、仲春以陶、?hmin、薇薇727 20瓶;陶小波 19瓶;夙夜忧叹、霜、微风、雪梨、兔子姑娘 15瓶;栀眠 12瓶;修修微 11瓶;大牛啊、sandiiieee、destiny、追文小使者、呦呦、麋鹿为霜、金铣、流年、小江江、vivian、prejudice.、巴啦啦大忽悠 10瓶;安之、椰丝、抽风少女瓶;22237943、rorioooooooo、youngerlover、孤酒凉杯、 梦玲、艳阳天、白露為露、苏小妞、ggx偷的猪 5瓶;娇娇u 4瓶;果冻果冻cc、fs燕、v 3瓶;伤逝、可爱的你、小仙女、栖柚子、花黎、kathleen、嗷呜嗷呜、小布丁静静等风来 2瓶;上官若郁、略略略、若兮、yan、左溢大大、余迹、旷泉水、1234567□□、哈哈哈哈、29191602、墨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总裁在上我在下荣耀巅峰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帝王业危险关系春秋我为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毒妃魔门败类
相关推荐:
绝世废柴狂妃纯禽大叔坏坏哒豪门新娘夜少的心尖宝贝长命女无上丹尊神医兵王混都市皇后无所畏惧重生之都市魔尊游戏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