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番外20从大悲到大喜的滋味

上官大将军给媳妇交完公粮之后,也没再起床,抱着安锦绣就睡了。

到了这天三更天的时候,熟睡中的上官勇被枕边人弄出的动静吵醒,一下子便睁开眼睛,借着透过窗纱照进屋来的月光,他看见安锦绣又用手按着心口了。上官勇一下子就坐起了身来,急声问安锦绣道:怎么了

安锦绣没看上官勇,只是小声道:没事,醒了一下,将军睡吧。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安锦绣还是习惯叫上官勇一声将军。

上官勇下床点了灯,看一眼自己媳妇煞白的脸色,大手揉上了安锦绣的心口,焦燥道:心口又不舒服了

这几年,安锦绣心悸的毛病,也成了上官勇的一块心病了,这病将养到去年,才没再见安锦绣犯过,这会儿安锦绣突然又发作,上官勇急得差点跳脚。

没疼,安锦绣由着上官勇往自己的身后塞了床被子,半坐在了床上,跟上官勇说:就是有些闷。

我去请大夫,上官勇披了衣就要出屋。

不用了,安锦绣说:真不疼,将军,你替我倒杯水来吧。

上官勇给安锦绣倒了杯温水,没让安锦绣动手,把杯子送到安锦绣的嘴边,说:喝吧。

安锦绣喝了两口水,靠着被子在床上坐着。

上官勇坐着等了安锦绣一会儿,突然就道:是我这一回做的狠了

说什么呢,老夫老妻了,安锦绣还是脸一红。

上官勇这会儿可没什么旖旎心情,看安锦绣歇了一会儿,脸色还是难看,想想还是说:你的身子你自己没数我去请大夫,你等我一下。

安锦绣伸手要拉上官勇,这才三更天,城里的大夫早就歇下了,只是这一动,安锦绣直接作了呕。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锦绣上官勇忙扶住安锦绣,轻轻拍着安锦绣的后背,急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安锦绣这一世跟上官勇生了两个儿子,有些事她不可能还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只是她跟上官勇住在元夕城后,身子时好时坏,大夫也说她想再孕不易,几年下来,自己的肚子也没个动静,安锦绣已经绝了这个心思,想想自己上个月,经血虽然少,可还是有的,安锦绣觉得自己这不是有孕在身了。

上官勇等安锦绣缓下来后,扶着安锦绣靠坐在了被子上,说:你等等,我这就去找大夫。

安锦绣再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上官勇走出了卧房,想着还是骑马快,跑到马厩解了马。

袁义起来起夜,听马厩里马叫,出了卧房也到马厩来看,正好看见上官勇牵着马要走,忙就问道:将军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她心悸的毛病又犯了,上官勇急声道:我去请大夫。

袁义忙就道:我去请,你去看着她。

上官勇说:程大夫搬家了,不在先原的地方了。

袁义从上官勇的手里接过了马缰绳,说:你告诉我地方,这个时候她的身边哪能离人

安锦绣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呕出来一点东西后,她这会儿感觉自己好一点了,心跳的没那么让自己发慌了。

上官勇推门进屋,快步走到了床前,看一眼安锦绣还是煞白的脸色,问道:怎么样了

安锦绣说:将军没出门

袁义去请大夫了,上官勇在床边上坐下,摸一下安锦绣的脸,冰冷的一片,再摸摸安锦绣放在被子里的手,冷的都冻手。你冷上官勇问安锦绣。

安锦绣摇头。

上官勇又给安锦绣裹了一床被子,把媳妇连人带被子都搂在了怀里焐着,跟安锦绣说:是不是平宁回来后,你累着了

没有,安锦绣忙就道:我看见平宁高兴还来不及呢。

行,行,不说他了,上官勇看安锦绣又要着急,跟媳妇低头道:我看到儿子也高兴,你别说话,闭上眼睛歇一会儿。

元夕城不大,袁义没一会儿骑马带着城里的程大夫回来,直接把大夫领上官勇和安锦绣卧房里了。

程大夫这些年一直替安锦绣调养着的身子,听袁义说安锦绣可能又犯了心悸,程大夫随身就带了能缓解心悸的药。进了屋后,程大夫看一眼安锦绣的脸色,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安锦绣这会儿的脸色着实是不好,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

上官勇说:程先生,内子三更天的时候就不舒服了。

寻常百姓家看诊,也不弄悬丝诊脉这一套了,程大夫直接替安锦绣把脉。

袁义没站得离床太近,站着等他也心急,就干脆拿着火折子,把房里的灯烛都点上了。

上官勇站在床前没敢动,眼都不眨地盯着程大夫。

程大夫已经这样被上官勇盯了几年的工夫,再小的胆子也练出来了,倒是没被上官大将军眼中的煞气惊到。

看着程大夫松开了手,上官勇就问:怎么样

程大夫想了想,又替安锦绣把了一回脉。

这下子上官勇就更紧张了。

袁义也站下来,盯着程大夫看了。

程大夫这一回把脉的时间比方才的还要长一些。

安锦绣被程大夫弄得也惊疑了,开口问道:大夫,我,我这次病得重了

上官勇手握成拳,心提到了嗓子眼。

程大夫松开了手,一笑,起身面带喜色的跟上官勇说:上官老爷大喜,夫人这是有孕了。

什么上官勇觉得自己耳朵不太好使了。

袁义跑上前来说:程先生说的是真的我,我妹子她有喜了

程大夫又看向了这家里的舅老爷,说:是喜脉,老夫怎么能把错

袁义乐了,忙就恭喜上官勇。

从大悲到大喜的滋味,足够上官勇喝一壶的了,站床前被袁义和大夫两个人恭喜着,上官大将军都反应不过来。

安锦绣摸了摸自己一点也不显怀的肚子,这是前世的女儿又投到她的肚子里了

程大夫恭喜完了上官勇,又跟安锦绣道:上官夫人,你这一胎脉象不稳。

安锦绣还没高兴片刻呢,又被大夫的话吓住了。

程大夫说:夫人上月是不是还见了红

安锦绣也顾不上在大夫跟前尴尬了,点了点头。

程大夫捻须沉吟,半晌没说话。

上官勇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又要当爹了,却又发现大夫在说他媳妇这一胎不大好,马上又从喜到紧张了,问程大夫道:先生,那这要怎么办

我先开几剂药,程大夫说:上官夫人先喝喝看。

袁义忙就说:那我去拿药。

上官勇说:喝药就行了。

安锦绣想想前世的那个女儿,看着上官勇一笑,道:相公不用着急,我和孩子会没事的。

程大夫点头道:上官夫人说的是,胎不稳保胎就是,只是夫人一定要好好将养了。

安锦绣应声说是。

程大夫又小声跟上官勇说:上官老爷,借一步说话。

上官勇跟着程大夫走到了一边。

程大夫小声道:方才我把到尊夫人有春阳之脉,上官老爷,尊夫人这一胎只有两月,房事还是禁了吧。

上官勇也幸亏肤色黑,不然一定在大夫跟前从脸红到脖子,他要是知道安锦绣怀了娃,打死他,他也不会碰这媳妇啊。

程大夫嘱咐完了上官勇,跟袁义出屋去开药方了。

上官勇走到了床前,看着安锦绣,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这会儿感觉怎么样

没事儿,安锦绣知道自己是有身孕了,就不疑神疑鬼了,跟上官勇说:女人怀胎都这样,你别紧张。

上官勇看看安锦绣还是没血色的脸,想想还是说:我再出去问问大夫去。

安锦绣说:你要问大夫什么啊

上官勇说:你躺着别起来,我一会儿就回来。

程大夫这会儿药方还没开好,看见上官勇到厢房来了,就问:尊夫人又不舒服了

上官勇说:她的脸色这么难看,她这一胎能怀吗

卫朝袁义小声叫了上官勇一声。

程大夫一愣,然后笑道:上官老爷,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先让尊夫人养胎吧。

上官勇说:她这样没事儿

尊夫人这些天是不是劳累了一些程大夫问。

上官勇点头,说:犬子归家了,她这几天是累了一些。

嗯,程大夫说:尊夫人不能太劳累,好好歇歇就是。

上官勇听程大夫这么说,才放了心。

袁义也松了口气,跟上官勇说:你去陪她吧,我跟程先生回去拿药。

上官勇没拿袁义当外人,冲袁义点了一下头后,先回卧房去了。

卧房里,安锦绣半躺半坐在床上,手隔着被子放在腹上,一个人笑得恬静温柔。

上官勇站在房门前看媳妇,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慢走到了床前,坐下后,伸手也抚一下安锦绣的肚子。

安锦绣说:这次会是个女儿。

上官勇咧嘴笑,他直到这时才对安锦绣腹中的孩子充满了期待,跟安锦绣说:女儿好啊,我们有两个儿子了,是应该有个女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春秋我为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宠妻如令荣耀巅峰重生之毒妃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危险关系山海高中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相关推荐:
重生一九八五重生在三国重生之抽奖空间重生之第一影后重生之都市逆天系统重生之独行刺客重生之将门嫡女重生之九尾巨星重生之媚宠全能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