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番外14我是你爹

江就面对一桌的好菜平生第一次没了胃口,如坐针毡,江大侠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吃饭也能变成一件让他体会什么叫煎熬的事。

上官勇媳妇不在跟前了,跟江就又客套了几句,把该做的礼数做足之后,这位居上位日久的人,开始黑着脸训儿子了,把儿子当麾下的兵卒训,将上官平宁从头到脚,训得一无是处。

上官平宁害怕挨揍,不过从来不怕挨骂,平宁少爷很想得开,挨骂嘛,不疼不痒的,左耳进右耳出就好了,所以对于自家老子的教训,上官平宁听见就当没听见。平宁少爷这会儿面对着一大桌子的菜,想到他娘亲辛辛苦苦烧了这一桌的菜,却不能来坐着吃,上官平宁就生气,目光凶狠地瞪着自己的师父,就差冲江大侠吼一句,都是你的错了。

江就一边听着上官勇气势十足的训斥,一边被徒弟瞪仇人一样的瞪视着,这会儿就是给他吃鱼刺熊掌,他也吃不下去啊。

你以后改不改上官勇问了儿子一句。

改,一定改,上官平宁随口应声,然后问江就道:师父,你要在我家住多久啊

江就马上就说道:我吃完这顿就走。

上官勇说:您这么急着走,是有什么事吗

上官平宁说:浪迹江湖呗。

江就冲上官勇摆手,说:我得回门派里看看了。

你都十多年没回去过了,上官平宁冲自己的师父翻白眼。

江就说:我现在回去不行吗平宁啊,师父很快就回来看你。

上官平宁想跟自己的娘亲一桌吃饭,这会儿巴不得江就快点走,冲江就咧嘴一笑,说:我不着急,师父你过几年来也可以。

江就感觉心口被人扎了一刀。

上官勇看着自己的儿子,说:你闭嘴吃饭。

江就闷头喝了几口酒,想想不甘心,这徒弟自己也带了几年了,凭什么一回家,他这个师父就得靠边站了你不习武了江大侠问徒弟道。

上官平宁终于等到可以鄙视师父智商的时候了,看傻瓜一样看着江就,说:师父,我爹会教我啊。

江就气结,说:刀法不是一个路数,你爹教跟我教能是一回事吗

上官平宁说:是你厉害,还是我爹厉害

你行,江就冲徒弟竖竖大姆指,这徒弟真行,他这一顿饭还没吃完呢,这徒弟就已经在撺掇他跟上官勇打一场了。

上官平宁转脸又问上官勇道:爹,你跟我师父谁厉害啊我师父是剑圣哦。

上官勇说:我不是剑圣。

那你是什么

我什么也不是,上官勇说:我是你爹。

呃,上官平宁被自己的老子噎住了。

江就低头喝酒,打定了主意,吃完这顿饭他就滚蛋。

老实吃饭,上官勇目光凌利地扫儿子一眼。

大不了我一会儿问娘去,上官平宁嘀咕。

上官勇一筷子爆炒肉片塞儿子的嘴里。

上官平宁被噎得直翻白眼。

上官勇举杯请江就喝酒,如果可以,他这会儿就想把小儿子给一脚踹出家门。

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男人之间,又都是习武的人,真心想找,那一定能找到话题。上官勇跟江就聊起了江湖事,这是江就能畅所欲言的话题,这顿酒对江大侠而言,开始变得有意思了。

这顿饭吃到最后除去上官平宁不谈,宾主尽欢。

江就酒足饭饱之后,坚拒了上官勇的留宿,硬说自己在漠北还有老友,他要去看老友。

这个老友是谁上官平宁好奇地问。

世外高人,江就一句话就打发了傻徒弟。

上官勇不强人所难,看江就一心要走,也就不留了。

江就临走问上官平宁:你什么时候去你舅舅哪儿

上官平宁说:不知道啊。

不知道江就说:那我去跟你舅舅说,你不过去了

上官平宁舍不得安锦绣,也舍不得自己的舅舅,左右为难了,问上官勇:爹,我们可以一起舅舅那里吗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上官勇跟江就说:平宁暂时留在家中,江老先生你尽管去访友吧。

那行,江就忙就点头。

安锦绣这时也从厨房走了来,跟江就笑道:江老先生这就走了

走了,江就说:再晚城门就关了。

上官勇一家三口,外带两只猴子,送江就出了小巷。

江就一路跑马出城,然后在马鞍的布袋里发现了一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叠银票,再看看布袋,又发现一个装着几个馒头和干切肉的包。上官勇一直陪着自己,上官平宁倒是跑出堂屋几趟,但自己的这个徒弟不会有这个心,这只能是徒弟的那个漂亮娘亲做的事了。

江就看着两个布包,扭头再看看暮色之中的元夕城,大隐于市,小隐于乡,上官勇有如此佳人相伴余生,也是一件美事啊。

上官平宁这一顿胡吃海塞之后,吃撑着了,打着饱嗝,跟着安锦绣喂了阿二阿三,又帮着安锦绣洗了碗,然后被安锦绣带着去看了袁义的房子。

袁义的宅子跟上官家的宅子一墙相隔,开了一扇花门,从上官宅去袁宅都不用走大门的。

上官平宁看着袁义的房子,问安锦绣:义叔现在去哪里了

安锦绣用抹布抹着房中的桌椅,摇头,说:不知道,上一回你义叔来信,说他去了岭南的山里。

那不是离我们这儿很远上官平宁帮着安锦绣抹桌子。

是啊,安锦绣叹气道:他也没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义叔真不讲义气,上官平宁说。

安锦绣笑道:你义叔怎么不讲义气了

上官平宁说:他怎么能一个人去玩呢娘,你跟爹待在这里烦了吧要不平宁带你出去玩啊。

安锦绣说:现在外面打仗呢。

上官平宁说:也有不打仗的地方啊。舅舅说,我可能还没去看他,这仗就打完了。

安锦绣听上官平宁提到安元志,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说:你舅舅还好吗

舅舅瘦了,上官平宁说:我看见他的时候,他一身是血哦。

一身血安锦绣忙问:他受伤了

上官平宁摇头,说:我没在舅舅的身上看到伤口,他说是别人的血。不过,娘,舅舅真的瘦了哦,他都不怎么吃菜,平安说舅舅的胃不好。

安锦绣抹桌子的手一停,说:所以你舅舅现在不太好

舅舅瘦了之后,更好看了,上官平宁无忧无虑,跟安锦绣笑道:现在六叔他们都叫他主子呢,舅舅变厉害了。

安锦绣一笑。

上官平宁又跟安锦绣抱怨道:娘,那个平安怎么会是我的大哥呢

安锦绣说:平安不好吗

不好,上官平宁拖了一个长音,跟安锦绣说:小白脸都没有好心眼的,他就是个小白脸。

噗,安锦绣又一次被小儿子逗乐了,说:那你舅舅和叔叔,义叔他们,不都是小白脸

上官平宁挠了挠头,说:对哦,可平安老欺负我。

安锦绣说: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老找我打架,上官平宁毫无压力地跟安锦绣告上官平安的黑状,平宁少爷有自己私心,上官平安讨大人喜欢,要是他娘亲也像他舅舅那样,被上官平安收买了怎么办他以前还跟我抢过大王有了危机意识后,平宁少爷连这种陈年旧状都告了。

安锦绣听得直乐。

娘,你怎么还笑呢上官平宁不高兴了。

以后让你爹教训他,安锦绣哄儿子道:娘又不会武,罚不了他啊。

上官平宁噘了嘴,他爹估计也是喜欢上官平安那样的吧

安锦绣把一张桌子抹完了,又弯腰抹椅子。

上官平宁把水盆端到了安锦绣的跟前,小声问道:娘,九殿下人呢

安锦绣手一哆嗦。

上官平宁说:爹没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他跟平宁一样,也是出去玩了,安锦绣低声道:娘在这里,他总有一天会来找娘的。

真的吗

真的,安锦绣说:平宁不是回来看娘了吗

上官平宁歪着脑子想了想,突然跟安锦绣说:我们可以去找他啊。

安锦绣说:要去哪里找

娘,上官平宁两眼放光,说:我带你去走江湖好不好娘没看过海吧我带娘去。

安锦绣笑道:那我们两个走了,你爹怎么办

上官平宁压根没考虑他老子的事,说:我爹留下来看家啊。

安锦绣说:不带你爹走

不带,上官平宁把胖爪子一挥,说:让爹看家。娘,我跟你说,外面有好多好玩的地方,你看过这么大的鸟吗上官平宁用手画了一个大圈,问安锦绣。

安锦绣说:没看过。

那我带你去看,平宁少爷拍胸脯道:我有钱,娘,你什么都不用带,跟平宁走就行了。

上官勇站在门外听,就在想,自己生这个儿子是干嘛的这年头还有拐带自己娘亲离家,把老子一个人丢家里的儿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春秋我为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宠妻如令荣耀巅峰重生之毒妃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危险关系山海高中总裁在上我在下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相关推荐:
重生一九八五重生在三国重生之抽奖空间重生之第一影后重生之都市逆天系统重生之独行刺客重生之将门嫡女重生之九尾巨星重生之媚宠全能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