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八十一、咱们开个会吧!

本来徐生洲想着等到论文答辩结束就直接回金陵,但因为霍奇猜想的事,又被拖在了京城。

没办法,虽然金陵也是高教中心之一,但要论学术资源的丰富,还是低京城一头。而且成老爷子为此事专门协调了学校的各个方面,在充沛的力量支持下,每天都有大量的资料汇集到徐生洲的桉头,特别漂亮国数学学会编辑出版的关于霍奇猜想研究进展的专着,共计368页,既包括各个方向的最新研究成果,也罗列了1950年以来的71篇重要论文,相当于前人为后来者打下了一枚枚向上攀登的登山钉,对徐生洲帮助颇大,下载进度几乎是在肉眼可见地提升!

在最开始的时候,徐生洲还很好奇,系统大爷会怎么传输论文内容呢?

一般网络传输图形分为两种:一种是先传图像的轮廓,再逐步清晰,直至图像完全清晰显示,有点像绘画上的从极简主义,到印象派,再到现实主义;还有一种就是按照清晰图像的顺序,一点一点传输,有点类似织布织出花纹的感觉。这两种方式都各有优劣——这是废话。如果不是各有优劣,其中一种就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对于霍奇猜想的论文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前一种方式相当于先提供大体思路,再逐步解决每段路上遇到的各种难题,优点是大方向把握的很稳,但是有些问题就可能变成最后的拦路虎。就像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从1986年开始就放弃所有其它活动,全身心扑到这个重大问题上来,直至1993年6月拿出论文初稿,在此期间他几乎没有发表任何论文!没想到论文初稿中发现关于欧拉系的构造有严重缺陷,使科利瓦金-弗来切方法不能对它适用,怀尔斯对此无能为力。这个问题卡了他一年多,差点让他承认证明失败。十年磨一剑,还差点把剑给磨折了!

后一种方式相当于一点一点逐步解决路上遇到的每个难题,优点是每一步都有每一步的进益,每一步可以写出论文标记自己的存在。但缺点是可能不到最后,都不知道正确的路怎么走,更可怕的是被其他狡猾的生物scoop(抢先发表)。

现在可不像三百年前、五百年前那样,学术界是隔断的、封闭的,是田园牧歌式的。现在是刺刀见血、贴身肉搏,同一个问题,哪怕是一个很窄很小的方面,放眼全世界都有几十人、上百人在关注、在研究,每个人都想发论文、拿学位、争教职,都想成名成家,任何一点小的突破,都会鲨鱼见血一样,大家一哄而上,不把肉吃尽、骨髓榨干,绝对不松口。

至于数学界尽人皆知的霍奇猜想,猜猜全世界的研究者能不能凑个加强团出来?

所以真正有志于在学术上有所作为的学者,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看看自己研究方向有什么新论文、新动向,争分夺秒!有了灵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论文,挂出预印本占坑。毕竟历史可记不住第二名。真要被人scoop,徐生洲才是想哭都找到不到坟头!

好在系统大爷非常贴心,根据目前已经解锁的部分来看,它是两方面兼顾的,既在最开始的时候草蛇灰线般指示出正确的方向,又根据阅读、思考、交流的实际情况,在相对应部分展示更为清晰的细节,这让徐生洲有种带着攻略玩探索游戏的感觉,而且每一次努力都能照亮未知的领域,发现更广阔的世界。这种快乐让他既兴奋又着迷,如果没有校务打扰,他愿意整天看书、思考、和人讨论,997都没关系。

他愿意,不代表别人愿意。就像老板喜欢加班,员工却未必喜欢一样。

衡平对此深有同感!

由于学校招聘新老师要走流程、研究生九月份才开学,所以成老爷子只能先给徐生洲配备2个大三的学生。大三学生虽然年轻勤奋,受徐生洲事迹的鼓舞,对代数几何也很有兴趣,但课本都没学完,你能指望他们帮上什么忙?

京城师范大学数院唯一能称得上对代数几何略有研究的只有衡平,也只有他能勉强和徐生洲进行对等的交流讨论。最开始讨论的时候,还是你来我往,讨论得热火朝天,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已经入不敷出,变成徐生洲在讲、他在边听边学,再过一两个星期,干脆就听不懂徐生洲在说什么,关键对方还要偶尔征询一下自己的意见:

yawenba.net

“衡老师,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你觉得舒尔茨的拟完满空间(perfectoid space)理论,在这里是否应该这么运用?”

每当这个时候,衡平就好像回到了那几年在漂亮国读博时的悲惨岁月。时间一长,他每天看到徐生洲进门,就好像自己进了慎刑司,浑身发毛,两腿发软,常常是待了十几分钟,就赶紧收拾教材、笔记本电脑:“不好意思啊,我等下还有课!”

“嗯,今天又是一上午会。咱们等有时间再讨论吧!”

据徐生洲大致统计,衡平最近这段时间,每周要开4次会、14节课,不禁心生同情:青椒果然悲催啊!

衡平“课遁”“会遁”用得久了,徐生洲也回过味来,知道薅羊毛也要注意可持续发展,而且织毛衣不能只薅一只羊的毛,要博采众长。想来想去,最好还是参加专门的代数几何会议,不仅能把大老们一网打尽,还可以畅所欲言,省得天南海北到处跑,别人也未必待见。

他上网一查,顿时有些麻爪!

全国代数几何会议?去年刚开过第三届,下一届什么时候开还是没影儿的事。

东亚代数几何国际会议?貌似已经关张歇业了。

国际数学家大会?这会太高大上,大老又不带自己玩,自己凑合不上去啊!

赵琛来京汇报工作的时候,听到徐生洲吐槽此事,马上就笑嘻嘻地建言道:“古人说,既然山不过来,那我们就过去。同样道理,既然会议都不凑巧,那我们就自己开一个凑巧的会呗!反正咱们是民办高校,想开什么会就开什么会,又没那么多审批手续,正好借此机会促进咱们学校与其他高校之间的交流合作。”

他的声音刚落,徐生洲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叮——系统发布新任务!

“说明:一所具有崇高学术声望的名校,也必然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学术中心。学术会议的召开,可以营造浓郁的学术氛围,也可以彰显学校的学术地位。作为一名合格的大学管理者,必须要尽力把自己的大学打造出学术的中心。来吧,让我们从第一个学术会议开始,逐步打造众望所归的学术殿堂!

“要求:在未来6个月内,召开一次具有影响力的学术会议。

“奖惩:根据参会人员的身份、交流论文的质量、学术会议的影响力等综合评定奖励积分。如果综合评定奖励积分超过5000点,另外奖励一次抽奖机会。未完成任务?那么学校配备的‘高端奢华的学术报告厅’要他何用?直接归为虚无吧!”

没想到系统大爷也来凑热闹。那咱们就开个会吧?

徐生洲当即点点头:“你这主意倒好,而且新校区的学术报告厅也快建成了,正好开会。只是我们学校名声不显,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来参会。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赵琛笑道:“他们不愿意没关系,咱们可以让他们愿意啊!反正咱们是民办高校,没那么多条条框框,也不受那些规矩条文限制。只要领导您同意,我觉得咱们这个会可以开得高端奢华一点!”

“比如?”

赵琛竖起肥壮的手指,然后一根根屈起:“食宿全包,住五星级宾馆,豪华大床房起。报销交通费,包括高铁一等座、飞机商务舱,教授及有头衔的优秀青年学者可以申请一人陪同。会期一周以上,其中至少包括四天对金陵及周边地区进行的深度调研。投稿论文在会议结束后汇总成集,由出版社正式出版,部分可以在我们学报上刊发,同时给予高额稿酬。会议赠送纪念品,这个操作空间就更大了……”

徐生洲明白了他的套路:“你这是以学术会议之名,行休闲旅游之实啊!”

赵琛就像《地道战》里的汤司令,马上竖起了大拇指:“高!领导您真是一针见血!

这些都是以前司空见惯的套路,现在受政策和经费限制,都不允许再搞了,但很多学者还是非常怀念的。好在咱们政策和经费都比较灵活,可以——”

徐生洲微微皱眉:“虽然咱们可以搞很多花活儿,但落脚点还是在开学术会议上,不能本末倒置!”

赵琛赶紧点头:“是是是,领导您说得对!其实我也想开个清清爽爽的学术研讨会,可没有这些噱头,实在是吸引不了参会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徐生洲道:“是啊,咱们也没有别的办法!那你回去就开始着手准备吧,时间定在今年暑假里,会议主题就是代数几何,争取多邀请些业内的名家、教授。如果能邀请国外的大咖,那就更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春秋我为王剑来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总裁在上我在下宠妻如令上天安排的最大啦重生之毒妃危险关系山海高中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相关推荐:
我的神豪身份被校花同桌曝光了弄哭同桌后,我天下无敌!回到2003上大学超维度入侵为了上大学上交可控核聚变没钱上大学的我,继承了爷爷的地府关于大学教授我上恋爱综艺我为炎黄守护神帝国掌门人和柴犬爱豆谈恋爱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