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220、都是罪人,欲要再上天庭的猴子

一阵没头没尾的对话,直让众多听客心中升起莫名其妙的心思,不得其解。

只是李桐不曾因为他们的疑惑停下,亦也不曾解释,就那般不急不缓的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断的讲述着:

“三藏和他新收的徒儿,亦或者说是护道者,按照既定好的路线一路向前西,路途中也是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妖魔。”

“妖魔并不可怕,但让孙悟空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这些妖魔竟然是意外的让他有些熟悉。”

“那些明明都是天上伪善的仙神,怎么现在装也不装......”

“一路上,虽然有些艰难险阻,但在孙悟空的护持下都是转危为安,勉强应付了过去。”

“不过渐渐地,三藏发现了一点让他奇怪的东西,那便是这个自称齐天大圣的猴子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强大。”

“在每次于妖魔的斗战之中,都感觉他是在竭尽全力,差一点就要不敌,给了他一种好若是力量被压制、难以全力释放的感觉。”

“可惜的是,三藏不懂修行,看不出来门道,也不好多问。”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个徒弟,那时一头猪妖,整日嚷嚷着自己曾是天上掌管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

听到这里,众仙神纷纷将怪异的目光投向满脸诧异混在妖怪堆里的天蓬元帅身上。

“啥?我没听错吧!”

“那故事里,竟然也有天蓬元帅。”

“啧啧,这也太有意思了些吧,天蓬元帅的竟然也是三藏的护道者,拜他为师?只是他为什么会变成猪妖呢,这实在是......”

一个个仙神看着天蓬元帅渐渐涨红的脸,说不下去了。

他现在厮混在几位妖王之中,但并不意味着这位天蓬元帅就有一颗做妖的心啊!

难道说,是他在什么不注意的地方得罪了说书人,所以他才特意的编排他天蓬元帅?

“嘶,天蓬元帅的出现似乎也并没有什么让人奇怪的地方,毕竟那个世界与我们洪荒有很多相似之处,说不得它便是诸天万界中洪荒世界所开出的另一朵花。”

“只不过啊,看其样子像是走偏了,毕竟我等仙神可没有他们做出他们那般丧心病狂之举。”

“是极!比之他们,我们却是良善太多了。”

众人没想到,一直不被他们放在眼里,认为是和妖族厮混在一起自甘堕落的天蓬元帅,竟然在李桐的故事中还是个角儿?

ranwena.net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颇有些分量的主要角色。

虽然之前这个异域世界中也出现了其它的一些人物,比如说同洪荒中女娲娘娘相似的补天神人之类。

但女娲何等存在,在其它世界有着类似的投影他们也能接受,而这天蓬元帅又是拼什么?

凭其别出新材,转世为猪妖的身份吗!

说出来,恐怕只会是贻笑大方。

而在此时此刻,便是天蓬元帅自家都是万分震惊与疑惑不解,同时间用着无比幽怨的目光看向正在端茶饮水的李桐。

你说这猪妖顶着谁的名头不好,偏偏是顶着自己。

眼睛盯着画面中肥头大耳、肚皮鼓鼓的存在,天蓬元帅非但没生起几分厌恶之心,反而是不知怎滴越看越顺眼起来。

好像那个拜了秃驴为师的猪妖,便是他自己一般。

而且心头上,那点怪异感觉,越发兴盛起来。

不由让他打了个哆嗦,生起一阵阵恶寒。

打死他,这辈子都不想变成猪妖!

李桐慢悠悠的放下杯盏,带着几分玩味的打量着下方的天蓬元帅,心中暗道可惜。

这天蓬元帅转世为猪的画面,怕也只能是此时看一看咯,想要在经过他的插手已经要变得面目全非的洪荒世界中见到,绝对是一点不可能的事情。

变数横生之下,未来一切便就说之不定了。

不无可惜的摇头轻笑,李桐继续讲述:

“之后,师徒三人继续上路,有了天蓬元帅的加入,队伍实力也算是加强了那么一些,有了点保障。”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般,三藏又接二连三的收下了两个护道者,一个流沙河里吃人的妖怪被他感化收下做了徒儿,一个犯了大错却没死成的白龙,化作白马供他骑乘。”

看着这样一行奇怪的组合,洪荒仙神们陷入了沉思。

看到现在,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组合起来,已然是让他们摸到了些许脉络。

正如书中所言,西天取经、渡化众生。

但,这真的就是那般简答的走个过场吗?

在座能看出些门道的都是身具大神通的强者,通阴阳、明造化,自然是知晓其中纠缠了不知多少人的算计、谋划,牵扯了多大的气运于功德。

如此这么走上一遭,其内里所代表的含义,恐怕并不小于眼下洪荒中商朝于西岐的对峙啊!

若真是让他成功了,这作为最大收益者的西方教,所能收获的功德绝对是难以计数的海量之多。

而且,这三藏一路走来所遇到的很多遭遇都是充满了巧合,与这几个护道者的相遇也是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他几人之间的组合,更是让人不由的浮想联翩,多有猜测。

他们师徒四人的性格各有不同,但在某种程度上却又能造成一定的互补。

战斗力有强有弱,却分工明确,猴子主战,猪头是帮手,沙僧牵马负责保护,小白龙则是最后的保障,随时可以带着跑路。

虽然在遭遇妖怪时,总会因为种种看起来蠢到不行的计策而被抓,但往往都会全身而退。

你说这不是早有安排,谁信?

而且在几次交谈中,人们更是隐隐的听出来,这大圣似乎是因为当年大闹天宫失败,被镇压了五百年,方才放出来让其偿还因果。

天蓬、沙僧当年都是天庭上的仙神,只是犯了错被贬凡间,白龙马亦是冲撞再先,被囚人间。

看来啊,这些人都是要去戴罪立功的。

但是,三藏呢?

仅仅是因为一个渡化世人的宏愿,便要以一介凡人之躯,行这千难万险的十万八千里路?

白泽大妖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似有所想:

“正所谓心猿意马,这看似平常的师徒几人,却是隐隐契合修行之理,暗蕴非常啊。”

心直口快的琼霄一脸好奇,当即就是问道:

“这有什么好新奇的,不就是降服心愿定意马那一套说辞,不过是你强按硬套罢了。”

她冷哼一声,显得有些不屑。

不过她也是下意识的反驳一句,总不能让别人以为这大道法门,妖族参悟的比她截教弟子还要透彻不成。

在心中对于他的说法,隐隐中还是有几分信服的。

如此想来,那这一心西去的取经队伍怕是真的是别有寓意,暗藏玄机啊!

而这一次的习性究竟是简单的源于三藏一场渡化苍生的宏愿,还是在背后另有推手?

这一切,在他们心中暗暗有了定数。

不过众多仙神此时的猜测也没什么用处,想要知晓答桉还是静静的听李桐继续言说就是。

今日的故事,非是像那大帝传一般绵长,仅仅只是一个人物而已,想来不会拖拉到往后,在今天肯定会有一个结果的。

不过也说之不定!

一想到李桐那随缘说书,到点下班的作态,众听客顿时心生惶恐,不敢再出言打扰他说书,生怕他一个不悦便是且听下回分说。

见他们停歇下声音来,李桐便有几许开始讲述三藏西行的故事。

遥远的路途中,每到夜晚时分,几人便是各怀心事的个忙个事,从不曾围聚在一旁,说说笑笑。

沙悟净时常都看着天上,想起天上的那段岁月,眼神里闪烁着让别人看不懂的东西。

他腰间一直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布袋,却当成了一个宝贝从不曾让别人触碰分毫,嘴里总是念叨着快了快了,以及一串莫名思议的数字。

有一日,三藏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如果实在是想念的紧,为什么不上去看看?我想天与地之间的这点距离,想来是拦不住你的,也别说我会阻拦着你。”

“你知道,我是很大度的。”

沙悟净听了他的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神色有些癫狂: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犯了错,便要......”

猪悟能也时常背对着众人,痴痴的遥望着他来时的方向,那里是高老庄,有他心爱的人所在的地方。

似乎时常听他说起,哪里又一个等待着他回去的姑娘。

或许,是一个和秀姑娘一样的女子吧,三藏看到他这般模样的时候,心头总是出现这样的想法,挥之不去。

于是,他便去问悟能,为什么要和他走,而不留下来陪她度过一生?

那样是她想要的,也是你想要的。

“同时,也是我期盼的啊!”

三藏心中默默想到。

猪悟能转过头,脸上出现了和白天截然不同的神色,怅惘中带着几许难以料见的愤恨,澹澹道:

“他们啊,才不会希望我和她在一起,所以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对于大家都好。”

三藏沉默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的离开。

只有猴子杵着棍子在火堆旁前后摇晃中睡去,蜷缩着身子,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团。

谁又能想到呢,在五百年前他曾大闹过天宫,号称齐天大圣孙悟空。

西行的日子就这般缓慢的过去。

突然又一日,猴子找来了三藏,为了告别、离去。

众人一听,顿时间就是精神一震,这是要搞事情了。

“我要离开,回我的花果山去了。”

猴子有些不舍,但十分坚定的说道。

众人瞬时就都提起了精神,眼睛瞪的熘圆。

这是...难道说!

大圣醒过来了,他要再一次打上天庭了?

此刻摘星楼里所有的听众都是心弦紧绷,满怀激动于期待的看着那只猴子。

尽管在他们心中,这猴子不是那个给他们留下了战意滔天、颠覆一切背影的大圣,只是一个失败者。

但,谁不想再一次的看到那个手持金箍棒傲然说着此去凌霄、踏破南天的猴子归来呢!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一次过后就失去了反抗的心。

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在这一瞬,他们彷佛是感觉到了在李桐口中上一个异域中见识到的那位大圣。

那种反抗一切的战意,震彻苍穹的怒火,一切一切都让他们为之心醉。

此刻,在众人眼中的猴子,他的嵴梁已经不再弯曲,挺直的彷佛可以承载万亿生灵至死不熄的反抗信念。

他的双眸也不在暗澹,好似比往日里更要耀眼的神光燃起,透彻的火焰好若要燃烧一切,

虽然他的境界和样貌没有改变,但整个人的意志与气息却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直叫一众听客心中高呼:

大圣,归来了!

“大圣终于是要回来了吗!大闹天宫、推翻伪神,他终于回想起了属于自己的使命。”

“上一大闹天宫他失败了,这次他敢去的话,一定是抱着必胜的信念!”

“可惜上次我们没有看到,但这一次我们终于能亲眼所见,为大圣挥旗呐喊!”

“哈哈哈,我妖族只有战死的天帝,哪里有被打破信念的妖王,此番再度站起,孙大圣必然破而后立,威压世间一切。”

场上的妖族简直就是激动的要跳起来,纵然是异域之妖,但敢于直面伪神不公,做出如此大事的孙大圣,还是让他们与有荣焉。

就连大天尊这个三界之主,竟然也是有几分期待孙悟空手提金箍棒将那荒唐无比的天庭打个稀巴烂,杀他个天翻地覆才好。

如此仙神,如何能当的仙神!

人皇帝辛更是愤而站起,心中将他当做的榜样,万分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想着学习观摩一番,日后兴许可以用到。

画面里,孙悟空手持金箍棒,昂首望苍穹。

在这一瞬间,众人彷佛又看到了十数年前,那个孙大圣奔赴九霄的画面,犹如过往再现眼前。

但在上一次,他们没有看到结局。

而这一次,他们即将见证。

“大圣此去为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虽然是一样的对话响彻耳边,但即便是第二次听来,依旧是让众多听客心潮澎湃,激愤异常。

目光紧盯中,画面轮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荣耀巅峰魔门败类帝王业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山海高中总裁在上我在下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危险关系宠妻如令
相关推荐:
我在木叶说书,白牙泪目了精灵:我能给技能加点斩妖,从捡游戏技能开始乾坤说书人大唐说书人:揭秘玄武门,李二懵了我,哥斯拉,旧日支配者什么叫Carry型上单啊穿越万界从进击的巨人开始群星文明:我加载了MOD从狐妖开始穿越诸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