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十七章 蛊虫

因为赛维总也不回来,所以刘平只好坐在窗前自娱自乐。

他发现蔻丹是很有趣的东西,可以用它在自己的手背上画出一道一道鲜红的符。他放心大胆的停止了呼吸,低下头慢慢的描画,画完了再撅一起嘴轻轻的将其吹干。及至指甲油当真凝结了,他再很细致的去把它一点一点抠下来一搓一下来,最后搞得手背通红,像被人狠狠挠破了皮肉。

到了下午,赛维把胜伊扯回了家。两人已经言归于好,赛维在脖子上添了一条新纱巾,胜伊的脑袋上也多了一顶新猎帽。带着凉气进入东厢房,他把一只五颜六色的大纸盒子放到炕桌上,又对着里间嚷道:“隔着窗户就看到你啦!喏,给你带了日本点心吃。哼,你还有功了!”

刘平一搓一着手,笑微微的走了出来,问他:“你不生我的气了?”

胜伊正要扬头回答,忽然见他手背有异,连忙拉起他的手细看了一番,又伸了冰凉的鼻尖去嗅。赛维正好推门进了来,见状便是笑道:“你可真是前倨后恭到了极点,上午还要欺负他呢,现在就改行吻手礼了?”

胜伊把刘平的手向下一掼:“呸,他玩你的蔻丹!”

赛维看他把蔻丹往手背上乱涂乱画,分明是在祸害东西,但是并不着恼,只和胜伊拌嘴:“你不是也用过我的雪花膏?”

胜伊存着一腔求偶的热情,极力修饰自己,从少年时代起就依赖上了生发油和雪花膏。一屁一股坐在罗汉床上,他挑一起两条平淡的眉毛,预备转移话题:“瘸子真是豁出去了,大白天的就往一妈一院里进。怎么着,他还要把爸爸顶下去不成?”

赛维解下纱巾,一双手隐隐的做痒,忍不住用冰冷纱巾一拂刘平的脖子,同时口中说道:“闲事莫管,他俩一爱一怎样就怎样好了,横竖闹大发了,还有爸爸呢。我倒是没想到,五姨一娘一居然不声不响的搬去庵里住了。老四一张破嘴,居然替她一娘一瞒了个紧。哼,养儿育女的姨一娘一已经没了两个,就剩五姨一娘一一人活得好好的,她逃到庵里,就脱嫌疑了?等爸爸回家断案吧!”

胜伊从兜里摸出两张花花绿绿的票子:“老四刚才在大门口,还给了我几张义务戏票。就是明天,在西单牌楼,戏码可是够硬的。姐,去不去看热闹?”

赛维摇了摇头:“我现在是越来越不一爱一抛头露面了。上半年咱们去参加游艺会,下汽车之后,学生们都不用好眼神看我们。反正现在我们家是……”

她犹疑着措辞,感觉怎样批评都不大合适:“我们家是……”

后面的话始终是没说出来,胜伊点了点头,心中了然。他们姐弟虽是既不做官、也不作恶;但爸爸是大汉一奸一,他们也脱不了干系。他们尽管吃得好穿得好,有大把的钱花,可一生的名誉,已经是糟了。先前年纪小,还不在意;如今越来越大,他们偶尔被人狠狠的瞅上几眼,心里也知道别扭。

“再说吧。”胜伊把票子放在桌上:“反正大戏也不是今晚开演。”

赛维站在地上,默然片刻,然后把外面的大衣也脱了:“真的,把嘴都闭上吧。大哥不说一会儿还要过来和我说话吗?万一我们说着说着,他忽然进来了,才叫可怕。”

正当此时,院子里忽然响起了马英豪的声音:“二妹,回来了吗?”

赛维和胜伊一起吓了一跳,还是刘平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别怕,我看着呢,他是刚来。”

赛维和胜伊跑去上房,和马英豪做了一番长谈。刘平独自坐在东厢房,把马家的事情翻来覆去思索一遍,越想越是糊涂,仿佛人人都有嫌疑。依着他的意思,就该让赛维和胜伊离家出走,远离是非之地。可是他也知道姐弟二人一定都不会走,当然是为了马家的钱。马老爷的手似乎是挺松,他们不去勒索,钱就让别人要去了。他们纵算时时刻刻紧盯了,竞争也还是十分激烈。马英豪是嫡长子,本来是必占上风无疑,可他偏偏又和马老爷是一对仇家。嫡长子一自立门户,马家留下一群庶出的孩子,孰胜孰负,委实难料。

良久过后,马英豪告辞走了。赛维一直送他到院门外,胜伊有一搭没一搭跟在后方,跟着跟着拐了弯,一推门进了东厢房。把炕桌上的票子拿起来又看了看,他对着刘平一笑:“其实我挺想去的,唱压轴的我认识,我想去给人家捧捧场呢。我姐要是不去,你陪我去呀?”

刘平一口一个的吃小点心:“看戏还用人陪?什么时候?”

胜伊对他扬了扬戏票:“明天晚上。”

刘平答道:“明天晚上,你和赛维去看戏,我留下来看家。赛维要是不愿意,我帮你劝她。”

胜伊狐疑的看着他:“家有什么可看的?再说看家有丫头呢,也用不上你啊。你是不是……”

刘平一点头:“是,我打算再去花园一趟。上次没看出什么来,我得再看一次。我劝赛维去看戏,你劝赛维别管我,我们合作,好不好?”

胜伊立刻点了头,又道:“合作是没问题,但你一定得小心。”

刘平和胜伊串通好了,当晚无话。到了翌日白天,马英豪出发返回天津,胜伊则是围着赛维游说不止,终于劝得她动了心。刘平则是另找借口,表示自己不一爱一看戏,宁愿留在家里睡觉。

赛维没有多想,只以为胜伊是好热闹,又想他刚刚拈酸吃醋生了一场闷气,便一温一柔了态度,天没黑就张罗汽车,和他一起出门前往西单。

刘平吃饱喝足,及至天黑透了,他也悄悄溜出了院门。轻车熟路的走向花园,他半路经过了八姨一娘一的后院。八姨一娘一没了,院内的主人就剩下了马俊杰一个人。玻璃窗户没拉窗帘,刘平遥遥的向内张望,就见屋内床上躺着马俊杰,姿态是伸胳膊伸腿,显然已经入睡。一个老一妈一子站在床前,为他牵扯棉被盖住了手脚,然后转身走到门口,关了电灯拉上房门。屋子里面黑黢黢的没了动静,刘平也不能长久的去看马俊杰睡觉,于是蹑手蹑脚的要继续走。

可就在将走未走之时,他忽然感觉房内有了动静。

单凭两只眼睛看,是看不出什么的。好在屋子里外都是一样的黑,刘平人在窗外,总不会轻易暴露行迹。隔着窗子静静的望向屋内,他依稀感觉床上被子一掀,马俊杰直一挺一挺的坐起身了!

然后他很利落的穿戴整齐。走到窗前打开插销,他缓缓推开窗扇踩上窗台,一侧身就跳出了房。落地之后挺一直了腰,他一抬头,正好和一丛玫瑰树旁的刘平打了个照面。

刘平不知道对方又在搞什么鬼,所以迟疑着没说话。而马俊杰怔了一下,随即却是大踏步走上前去。在刘平面前停住脚步,他仰头又看了刘平一眼,紧接着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他:“大哥哥。”

他的脑袋正到刘平的心口,隔着衣裳用脸蛋蹭了蹭刘平的胸膛,他声音很轻的说道:“大哥哥,我是小健,现在你喜欢我了吧?”

刘平大吃一惊,连忙握着他的肩膀俯下了身:“怎么着?你把马俊杰给弄死了?”

小健用手指头一点自己的脑袋,沾沾自喜的小声说道:“我没有害人。白天是他,夜里是我。嘻嘻,他还不知道呢!”

刘平早就看小健是只异常的小鬼,没想到他真有点鬼运,投胎不成,就借了一具活人躯壳,并且还借成功了。看他举止灵活自如,一般有道行的鬼煞,都没有他的本领。

小健又道:“昨天夜里,不知怎么回事,我只是扑了他一下,结果就上了他的身。今夜我又试了一次,还是成功。你来得正好,你不来,我也要去找你。”然后他向刘平伸出了一只手:“大哥哥,你摸一摸一我,我是热的。他比我大多了,可是我如果不死的话,长到今天,是不是也像他一样大了?”

刘平握住了他的手,有点为难:“小健,我现在想去花园,明夜再来找你玩。”

小健脚下没根似的,习惯一性一的又向他一扑:“我也去!”

刘平对待小健,总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他对小健毫无兴趣,可是小健很依恋他,他对小健理睬不是,不理睬也不是,所以只能糊涂着来。此刻他领着小健,糊里糊涂的,真往花园去了。

小健把身一体控制得很好,轻轻巧巧的又跑又跳。两人蹲在河边一丛花木之后隐藏了,小健拱在刘平的怀里,极力的想要和他贴贴脸,又因为自己终于借来了一具身一体,所以炫耀似的总让刘平摸一摸自己。刘平心不在焉的搂着他,从花木枝叶之间向远眺望。亭子里面一定是大有玄机,说是财宝或许未必准确,说是宝贝总该无误。自家的宝贝,按理说不必藏成一一团一谜案,除非宝贝本身也有问题。

忽然,他的手臂紧了一紧。原来河岸远远的走来了一个苗条黑影。上次只是一眼之缘,看不清楚,如今看清楚了,就见对方穿着一身合一体的袄裤,正是个平常女人的身姿。女人沿着河边快走,走着走着转了方向,站上了岸边一块凸进水中的大石。一扬手将样东西扔进河里,东西不大,砸出一朵小水花。然后女人下了大石,转身沿着来路返回去了。

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间,刘平看得清楚,原来对方不是旁人,正是马家的大太太!

等到马家大太太走得远了,刘平一拍小健的肩膀,轻声说道:“你去给我把风,我要看看她到底扔了什么。”

小健一声不吭,四脚着地的往前小跑,一路连滚带爬的先到了河边。左右望了一望,他缩在大石之旁,回身对着刘平招了招手。刘平赶了过去,眼看河面已经恢复平静,他连忙脱了鞋袜衣裤。趟进水中走了几步,他俯身向前一冲,无声无息的没入了水中。

秋夜的河水,自然是很凉。刘平不肯弄出大声响,小心翼翼下潜到了河底。在大太太站过的大石附近,他看到了水中悬浮着一只半开的纸包一皮。

纸包一皮似乎是被胶封过了,如今浸了水,便一点一点的软烂绽开。纸包一皮的内容不知是什么,沉甸甸的仿佛很软,随着和缓的水流缓缓下沉,一直落到了河底的砂石地上。

刘平没看明白,想要游过去捡纸包一皮。可还未等他作势前进,砂石地下忽然起了变化。只见几道黑影破土而出,闪电一般直奔纸包一皮。刘平见它们细条条的类似鳗鱼或者水蛇,连忙向后退了一米,与此同时,纸包一皮在怪鱼的头顶彻底破裂,里面漏出一一团一鲜红的蠕虫。蠕虫不过是手指的长度,头尾纠缠不清,乍一看竟是一一团一毛一茸一茸的物事。随着怪鱼的冲击吞噬,蠕虫四散开来,虽然大部分都被怪鱼东一口西一口的捕捉吃掉,可是总有几条漏网之虫,随着暗流飘到了刘平面前。刘平一伸手抓住了它,触感十分粗糙,送到眼前细看,他登时摇了摇头————此虫只有手指一半的粗细,不但麻麻癞癞柔软不平,从头至尾还生了无数短短的细足,方才所谓毛一茸一茸者,便是细足乱动的效果。刘平捏着虫子两端,将其一扯两半,虫身中立刻涌一出红血。刘平愣了一愣,随即丢开虫子,一转身窜出老远。而一条怪鱼马上补了他的缺,一口吃了两段虫子。可惜未等怪鱼消化,一只手从天而降抓住了它的脑袋。它的身一体立刻如蛇般一卷,一圈一圈缠满了刘平的拳头手臂。刘平满不在乎的调转方向,直接游向了岸边浅滩。

刘平上岸之后,光着屁一股直奔花木丛。小健见状也不犹豫,抱了他的衣服紧紧跟上。两人找了个僻静地方坐稳当了,小健见刘平从右手到肘际,被一条黑亮亮的蛇缠住了,就伸手要碰。刘平立刻侧身一躲:“别碰,有毒!”

小健吓了一跳,随即想起自己的身一体属于借用,一旦毁坏,就算造了一条人命的孽。他不动了,不但不动,甚至还向后挪了挪:“什么东西?是蛇吧?”

刘平的确是按照抓蛇的法子来抓怪鱼的,鱼脑袋就被他攥在手里。从他的虎口看,可以看到怪鱼的正面————怪鱼的脑袋还小,类似水蛇,生着一双狭长的人眼,然而没有白眼仁。对着刘平极力长大了嘴,嘴是四方形的,口腔之中生满了倒刺。

刘平心里有了数,继续攥着怪鱼不松手。而怪鱼用身一体绞拧着他的手臂,松一阵紧一阵,不出三五分钟的工夫,它忽然脱力一般彻底脱落,成了一条软垂的黑绳子。

刘平松了手,自己抓起一把枯叶擦了擦手,口中自言自语道:“脏。”

小健用一根树枝去拨怪鱼:“不是蛇?到底是什么?”

刘平答道:“有人在河水里放了蛊,偶尔会有小鱼中毒,蛊虫寄居在鱼的体内,很快就会长出形状。鱼的大小有限,容不下它,它就钻出鱼身自找活路了。”

小健吃惊的张大了嘴:“哇,如果让它继续长下去,会不会长得像河一样大呀?”

刘平摇了摇头:“不会的,有人在用诱饵杀它们。它们的作用只是夜里成为路障,毒死一切过河的活人。没人需要它们长大,它们长大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小健又问:“谁干的?又有谁想夜里过河?为什么呢?”

刘平想了又想,没有回答,只觉不可思议。

赛维和胜伊到家之时,刘平刚刚洗完了澡。姐弟二人凑了一晚的热闹,戏楼里热,两人都是面颊绯红,是个极端兴奋的样子。见了一身香皂芬芳的刘平,胜伊一抽一着鼻子笑道:“你这卫生可是讲得莫名其妙,大半夜的洗什么澡?”

刘平托着毛巾,一边歪着脑袋擦耳朵,一边低声答道:“别提了,今晚真是摸了两样脏东西。”

胜伊脱了大衣,自己抬手捧着火热的脸蛋,很活泼的一步蹦到了刘平面前:“抓狗屎了?”

刘平摇了摇头:“和狗屎还不是一路的脏。”

然后他走到了赛维身边,也没别的事,单是想陪她站一站。赛维嗅着他身上暖烘烘的香气,忽然很想和他行个拥抱礼。可这不是件先下手为强的事情,他不主动,自己当着胜伊,也不好强求。欲言又止的抬眼看着刘平一笑,她没说话,只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

刘平又道:“我有话对你们讲,不过不着急,反正晚上有时间。”

他既然说了这话,赛维和胜伊自然就要好奇。两人匆匆忙忙的洗漱更衣了,然后一起进了东厢房里间。三人围坐在大床上,刘平把今夜见闻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只把小健剔了出去。而胜伊听到“大太太”三字之后,隔着棉被一拍大一腿:“原来是她?!”

赛维向他摆了摆手:“别吵,仔细让人听见!”

随即她转向刘平:“你继续说,然后呢?”

刘平答道:“大太太投进河里的虫子,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虫,因为它是人用邪术培养出的,培养出了它,也无非是要把它当成一味毒一药来使,把它放到自然中,它是活不成的。”

赛维听到这里,也惊讶了:“虫子……还能凭空造出来么?”

刘平一皱眉头:“所以说我今天是碰了脏东西。如果我没记错,那虫子是在人身之中生长成形的。”

赛维也跟着皱了眉头:“寄生虫吗?”

刘平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把一个人捆一绑好了,将虫一卵一送到他的耳道里,然后封住他周身的孔窍,只留鼻子呼吸。虫子长得快,只要几天的工夫,就会遍布人的体内,自行咬破皮肤钻出来了。”

赛维审视着他:“你……你怎么懂得这些事情?”

刘平睁大眼睛望着她,不假思索的答道:“我听说的。我还知道很多,可是我绝对没有干过。”

赛维盯着他道:“不用解释,我相信你。”

刘平做了个深呼吸:“真正厉害的蛊,都是认主人的。大太太既然能治它,自然会和它有些渊源。”

胜伊小声说道:“一妈一————太太她平时挺老实的呀。别人不理她,她也不理别人。要说和她有关系的,也就是死瘸子了。瘸子和爸爸有仇,和我们一娘一没仇哇,难道是……”

赛维扭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向前挪了挪,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家里有什么秘密,谁都可能不知道,但是爸爸一定知道,没错吧?”

刘平和胜伊一起点了头。

赛维自己也跟着点了点头:“秘密,应该就在花园亭子里。到底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如今除了爸爸之外,一娘一也应该知道,否则她不会有预感似的给我们写信,也不会在床底留下一张小画片。”

刘平轻轻一拍赛维的手臂:“令堂头中的铁针,是一种摄魂的法术,能把人的魂魄镇到一处,好的巫师能通灵,可以和魂魄一交一流。”

赛维垂下眼帘,沉默片刻之后又道:“有人想要知道秘密,不能去问爸爸,只好去问我们的一娘一。既然是秘密,一娘一对我们都不说,当然更不会对外人讲。所以对方不肯甘心,即便一娘一没了,他还要拘住一娘一的魂魄继续拷问。”随即她转向刘平:“我推测的,有没有理?”

刘平点了点头:“继续。”

赛维听了他这声斩截利落的回答,感觉很对脾气,于是接着说道:“这个人,不管他是谁,总之他应该是知道秘密的存在,但不知道秘密的内容。秘密在亭子里,而他并不想让别人靠近亭子,所以在河水里下了蛊毒。对不对?”

胜伊答道:“对!”

赛维又道:“刘平说河水里的蛊,夜里才会有效。而八姨一娘一中了蛊,说明什么?”

不等旁人回答,她自顾自的给了答案:“说明八姨一娘一夜里去了花园,而且,是她独身一人去的!所以她中了招,都没人跑回来通风报信。可八姨一娘一夜里去花园干什么?一是偷一情,二是探秘。”

胜伊摇头答道:“不会是偷一情。旅馆饭店处处有地方,咱们家的人演不出夜会后花园的戏。”

赛维的眼睛里透出了亮光:“如果是探秘,可见八姨一娘一也知道秘密的存在,知不知道秘密的内容呢?就不好说了。但她绝不会是那个幕后黑手,因为放蛊和做法的,应该是同一个人,她不该着了自己的道呀!那么我们想想,家里还有谁像鬼似的,有知道秘密的可能?”

胜伊当即答道:“俊杰?”

赛维想起了马俊杰所说过的一些怪话,不由得笃定说道:“俊杰虽然鬼头鬼脑的,但不是胡说八道的孩子。你们想想八姨一娘一死后他的反应,哪里是个儿子的态度?好像早就认定八姨一娘一是要死一样。”

胜伊沉吟着说道:“看来家里除了我们,和这事有关系的,就是俊杰和大太太了。俊杰还小,可以不算嫌疑犯。那么,就剩下大太太了。大太太到底是怎样的人,我真拿不准。不过她如果要找外援,就只能去找大哥……”

说到这里,他不言语了。马英豪和这个家,是不讲感情的;如果这个家里真藏了宝藏,他必定会毫不留情的抢夺搜刮。他和马老爷之间的仇,多少年了,简直说不完。

“姐。”他忽然抬眼望向了赛维:“你敢不敢和我去找爸爸?我们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他。”

赛维垂头,瞄着刘平的手:“爸爸那脾气,一陰一晴不定的,谁知道他识不识好歹呀。万一他当我们是搬弄是非,我们反倒有了罪过。”

姐弟两个暂时没了主意,不过马老爷不知何日归国,所以倒也不急于让他们拿出主意。三人统一的怀疑了马英豪,可又没有证据,连指控的话都说不出。再说马英豪是什么样的人,家中上下都看在眼里,如今平白无故的就说马英豪施巫术害人性命,恐怕马英豪安然无恙,倒是他们两个要被强行送去医院精神科。

最后,还是赛维抬手在鼻端扇了扇:“行了行了,我们心里有数就好。死瘸子有心眼,难道我们就是傻的?看他也未必比我们知道得多,大家见机行一事,将来死的还不定是谁呢?他有坏招数又怎么样?我们有刘平!”

话音落下,她不等旁人附和,先在心里暗暗的佩服了自己的勇敢坚决,并且惋惜自己不是男人,否则随着爸爸入了仕途,必有大大的前程。

伸手又去一拍胜伊的大一腿,她盯着弟弟的眼睛说道:“明天你去衙门,去问机要秘书,爸爸到底什么时候返回。我去找俊杰,看看那小崽子到底心里藏了什么事情。”

转头望向刘平,她认真的说道:“你还是看家。”

话说到此,也就可以告一段落。刘平跟着胜伊要回房休息,可是人都走到门口了,他忽然感觉自己一走了之也不大像话。回头看了赛维一眼,他总记着自己的身份————她一爱一他,所以他已经把自己送给她了。

赛维站在地上,到底要看他怎么走。他回了头,正中她的下怀。胜伊也回头望了望,但是很识趣,一言不发的继续走了。

房内只剩了他们两个人。刘平对着赛维微笑,笑着笑着,他试试探探的张开了双臂。胸膛瞬间受到了柔软的冲击,是赛维扑到了他的怀里。合一拢双臂拥抱了赛维,赛维太瘦了,让他的手臂不敢太用力。还是生分,还是有隔膜,他愿意为赛维做任何事,但总感觉自己和赛维不会是一家人。瘦瘦的赛维硌在他的胸前,他低下头去看她的睫毛鼻梁,她的睫毛在颤,气息也乱。

“我爱你。”赛维低声的说,两条芦柴棒似的胳膊箍一住了他的腰。

刘平喃喃说道:“我知道,我是你的。”

然后他后退一步,不着痕迹的推开了赛维。不能让赛维离他太近了,因为他胸中一片死寂,没有心跳。

赛维见他仿佛有些畏缩,便猜测他今晚不会有勇气吻自己了。但是也没关系,来日方长,反正他是她的。

两人就此分开,各自休息。到了第二天,赛维亲自出马,把马俊杰强行拎到了自己房内。刘平怀着鬼胎,在暗处偷一窥马俊杰的一举一动,马俊杰的精神很足,一如既往的沉着小一脸,是个小一陰一谋家的模样。

赛维对他没客气,“咣”的一声摔上房门,她摆出大姐的派头,一屁一股坐在沙发椅上,盯着马俊杰的眼睛问道:“说吧,你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你没本事给你一娘一报仇,我可有。”

马俊杰万没料到赛维会开门见山的如此说话,不禁怔了一下,但是把嘴闭紧了,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

赛维凝视着他,决定诈他一诈:“我告诉你,真相,我已经查出大部分了!杀人的不在家,在家的不杀人,对不对?别人我不管,反正我马赛维不是好惹的,谁也别想在我手里讨了便宜去!大不了鱼死网破,死了我也不做糊涂鬼。他有人,我没人吗?笑话!我要是没人,也不能安然无恙的活到如今。马俊杰,你放清醒点,你亲一娘一都让他弄死了,你还缩头乌龟似的装什么孙子啊?别说你十二三岁,不是小孩子了,你就是二三岁,良心志气总该有吧?”

马俊杰定定的望着她,良久过后,他终于出了声音:“我可以说,但是你有了好处,不要忘记我。我没了一娘一,爸爸又不喜欢我,以后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赛维当即点头:“没问题。二姐从来都不是小气鬼!”

马俊杰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赛维面前:“那时候,爸爸还没有出发去日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总裁在上我在下魔门败类春秋我为王上天安排的最大啦剑来重生之毒妃帝王业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宠妻如令山海高中
相关推荐:
风起南洋1784抓紧时间爱上我奋斗在大明一切从鹿妖开始剑圣的星际万事屋我是诸天万界的幕后黑手幕后黑手从创造怪谈开始超级惊悚直播间离婚开始走向人生巅峰诸天之完美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