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十二章 秘密

赛维惊恐无措,因为听人讲老故事,都说鬼怕恶人,于是退无可退,索一性一站在地上开始叫骂。卧室内外只有一墙之隔,她一出声,外间立刻就有了知觉。

她是不防备胜伊的,房门虚掩了,并没有锁。所以未等她话音落下,房门被人“咚”的一声撞了开,正是刘平和胜伊一起冲了进来。胜伊身上还缠着一条毛毯,两只脚一路乱绊,刚一进门就摔了个狗吃屎。刘平穿着衬衫裤衩,打着赤脚挡在了赛维面前。张开双臂做了个护卫的姿态,他向前定睛一看,随即却是松了一口气。

一步一步走到梳妆台前,他对着玻璃镜子弯下了腰。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摸出铁针,他用针尖轻轻去刺镜中的光一团一。针尖触到冷硬平一滑的镜面,当然不能够深入,然而光一团一宛如自有生命一般,竟然随着他的一戳,闪闪烁烁的熄灭了。

若有所思的捏着针直起腰,刘平回头对着赛维和胜伊一笑:“没事了。”

赛维在叫骂了一句之后,就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直到此刻才透了气:“怎么会有光?”

刘平笑着摇了摇头:“不用细想,一缕残魂而已,自保都不能够,自然也不会害人。至于它是怎么来的,我还要再想一想。不过一般人是看不到它的,一旦见到了,说明你们一陽一气不足,不是个健康走运的时候。从今往后,万事都要小心为好。”

胜伊抱着毛毯,凑到了赛维身边:“姐,我不出去睡了。咱们三个谁也别走,一起混到天亮吧!”

二姨太的床,算是一张双人床。赛维和胜伊东倒西歪的蜷缩着躺下了,刘平坐在一旁充当守夜人。独自坐在夜色之中,他聚一精一会神的玩一弄着手里的铁针。方才镜中的一缕魂,不知道是不是二姨太的,总之是受了铁针的吸引,此刻还幽幽的附在针上,在刘平眼中,是一抹挺好看的光。小健从门缝里挤进了一个血淋淋的小脑袋,因为怕针,所以不敢靠近,只怔怔的看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不理人,就索然无味的飘走了。

刘平对着一根针思索良久,最后心里隐隐的有了点数。转头再去看身边的一对姐弟,他发现姐弟两个都已经入睡了。窗外的月光洒在床上,深浅光影勾勒了二人的相貌————平平的眉毛,内双的眼皮,很干净秀气的单薄脸儿,因为瘦,所以看着仿佛是还没长开,有一点青黄不接的幼稚相。经过几日的交往,刘平知道他们两个绝不幼稚,小小青年的躯壳里驻扎着泼辣少一奶一奶一的灵魂;若谈情一操一和志向,他们或许没有;若谈小心眼和小手段,他们都算人才一流。一样米养百样人,他们姐弟也算其中一类。不过刘平寂寞极了,能够和他们两位厮混一阵,已经感觉十分荣幸和快乐。

天还没亮,赛维就先醒了。醒了之后坐起身,她朦胧着一双睡眼去看刘平:“你一直没睡?”

刘平扭头看她:“还早呢,接着睡吧!”

赛维摇摇头,伸腿下床,摸索着去穿拖鞋:“不睡了,不知道今天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原来有一娘一的时候,虽然一娘一还不如我们机灵,但总像是有主心骨;现在一娘一没了,爹又不在家,我们不提防是不行的。”

她正色说过了一篇话,然后就出门去叫丫头送热水。一番洗漱过后,三个人都干净了,胜伊又让老一妈一子预备早餐。早餐是西洋式的蛋糕、牛一奶一、咖啡。赛维和胜伊显然是对于饮食兴趣不大,一双大一鸟似的相对而坐,浅啄几口就算饱了。胜伊见刘平能吃能喝,忽然起了一点玩心,把自己的蛋糕碟子推向了他:“喏,我只吃了一口,你要不要?”

赛维对刘平生出了一点回护的心思,此刻见胜伊一脸笑嘻嘻的贱相,就开口斥道:“你少欺负人,谁要吃你的剩蛋糕?”

刘平微微一笑,倒是脾气很好:“没关系,如果你们不一爱一吃,就都留给我。”

赛维没言语,自顾自的想:“胜伊什么都好,就是狗眼看人低。将来我若真是和他结了婚,恐怕胜伊都要笑我。没人要的一浪一蹄子,竟敢笑我,混账,欠揍!”

她想着想着就攥了拳头,正想找碴和胜伊火拼一场,不料外间忽然起了问候声音。扭头向窗外一看,却是马太太来了。马太太穿着一身灰哔叽袍子,生得头发乌黑,面孔圆一润,一双皂白分明的大眼睛,几乎还带着一点姑娘的青春气。总而言之,算是一位美丽的少一妇。

刘平不等人吩咐,拿起碟子里的蛋糕就走,一直撤退到了卧室里去。而马太太被小丫头引进房内,对二人苦笑着一点头:“我那屋子,离前头太远,早上才听说夜里走了水。你们爸爸不在家,我又是个没主意的,就苦了你们两个孩子了。往后你们算是大人了,要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如果有了困难,就直接找我去。”

说完这话,她带着一点愁容,惨淡而又端庄的起身离开。赛维领着头,一直把她送出院门;结果转身刚一回屋,就听胜伊对着刘平嚼舌头:“我们这位一妈一,和老大……”

赛维听他口无遮拦,肆意宣扬家丑,立刻喝止。然而停顿了一秒钟后,她心一痒难耐,做了进一步的解释:“所以你看她虽然不老不丑,但是爸爸早就不理她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怎么样?大哥搬去了天津住,对她也淡了。”

胜伊点了点头:“对,死瘸子没良心的。”然后对着赛维一挤眼:“她也真是憋疯了,瘸子都要。”

然后一对姐弟嘻嘻而笑,虽然还没结婚,可是因为早熟,所以咂摸一着马太太的烦恼,感觉格外有意思。胜伊一边笑,一边端起咖啡杯,翘着兰花指捏着小勺子,像个居心叵测的小一娘一们儿似的搅了搅咖啡,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不等外人催请,姐弟两人穿上孝袍子,在微明的天光中赶去火场废墟。刘平独自留在房一中,把门窗都关掩好了,然后继续对着手中的铁针发呆。

铁针上的残魂已经散了,可见它虽然带有一点力量,但是力量不强。人的头骨最硬,把它插一进二姨太的头顶心里,必定不会容易。据说二姨太是在清早起床后自称不适,一口气没上来,就此去了西天;经过了医生的验一尸一,也认定的确是她的心脏出了问题。如果其中没有谎言的成分,铁针就必定是死后才插一进去的。马家是个各顾各的大家族,真想对二姨太的一尸一体动手脚,想必并不会很难。

刘平越想越是清楚,末了把针贴身藏好了,他起身开始在卧室内四处走动。赛维和胜伊不知为何,是特别的信任他。二姨太的梳妆台下一排小一抽一屉,全没上锁。他拉开一只一看,就见里面乱糟糟的放着绢花头饰,珠子链子。东西不算多么贵重,但也都是值钱的,他连着拉开几只,心想还是再等一等吧,否则私自翻检,有做贼的嫌疑。

关了一抽一屉直起身,他发现梳妆台的镜子前还摆着一只半旧的化妆品盒子,盒子里面盛放了许多杂物。他随手掀一开盒盖,就见里面扔着几管口红,一只粉扑,和几根七长八短的眉笔。眉笔都是高级货,笔芯又软又黑。其中有两根最醒目,因为全被削成了小手指长,并且削得乱七八糟,绝不会是丫头的作品,怕是二姨太亲自削的,而且削的时候,并不是心平气和。

刘平饶有兴味的审视着眉笔,看过眉笔之后,发现镜子下方的缝隙里并不干净,凝结着白色的粉渍、黑色的笔芯碎屑、红色的胭脂末子。而一道黑迹划过宽宽的镜框,显然也是眉笔所留。

刘平伸手摸了一下,蹭得手指一道黑。仆人虽然工作马虎,可是每天都会进来四处抹拭一番,可见黑迹很新,也许是二姨太太在临死前留下的————人一死,照例的洒扫自然会中断,上下全为了二姨太忙做一一团一,还有谁能想到继续清洁房屋?

黑迹画在了镜子右侧,于是刘平下意识的向右望了一眼。右边是靠墙的大床,并无异常。刘平走去坐到床边,心想二姨太也真是要人命,连句明白话都不给儿女留。

然后他抬头面对了前方的玻璃窗,却是吓了一跳。玻璃窗前左右垂了窗帘,窗帘中间露出缝隙,缝隙之后,赫然贴着一只眼睛。

一挺身站起来,他上前几步,双手扯着窗帘用力一分。窗外的面孔露了全貌————原来是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西装革履的打扮着,若从相貌论,平头正脸,眉目倒是类似赛维姐弟。老气横秋的瞪了刘平片刻,他忽然扭头就跑。而刘平一转身出了卧室,找到了老一妈一子问道:“刚来的小孩子是谁?”

老一妈一子也带有马家风格,背后从来不说人的好话:“是五少爷,小鬼似的不声不响,他要是不跑,我都不知道他来了。不怪老爷不疼他,好好的少爷家,干什么成天贼头贼脑的?”

刘平点头,又回房去了。

据他所知,二姨太平日除了打小牌攒体己之外,就是在自己的小院里高卧享福,把自己养的富富态态,以至于马老爷很善待她,看她是个敦厚有福的人。二姨太死前行动异常,应该也疯不到远处去。卧室里面是很值得搜查的,但是他不能单独行动,要等姐弟两个回来了再计议。

他定下主意,不再停留,出门绕到房后,找了个犄角旮旯坐下了。天光大亮,小健不知躲去了哪里,他竖着耳朵,总感觉五少爷不会无故窥视。

果然,不过一个时辰的工夫,他听见了四小姐的声音:“哟,张一妈一,瞧见俊杰了吗?”

俊杰大概就是五少爷的名字,因为老一妈一子立刻答道:“五少爷刚来跑了一圈,早就走啦。”

四小姐又道:“前头乱得很,我进去坐着歇歇。听说三哥带了个朋友回来,新鲜,三哥去了一趟上海,还学会一交一际了!张一妈一,屋里有生人吗?有的话,我就不进去了。”

老一妈一子当即作了回答:“四小姐请进吧,不用看。三少爷的朋友刚出去了。”

四小姐无端的在房内坐了半个多小时,末了告辞离去。

刘平一直没敢露面。他虽是个孤独漂泊的人,但是大家庭里的斗争,他是明白的。大概在二姨太死亡之前,暗潮就已经开始有了汹涌的趋势,如今既然他和赛维姐弟有缘相识,他就要保护他们两个不受伤害。

胜伊下午先回了来,脸上花里一胡一哨的带着黑灰。他们凌晨赶去灵堂之时,二姨太已经被人挑拣进了一只大铁盘子里,零零碎碎的,一共能有大小十几块焦黑的骨头。马英豪彻夜未眠,英俊的面孔看起来有点垮塌,拄着手杖站在废墟上,他半闭着眼睛摇摇晃晃。

兴许是同一性一相斥的缘故,塞维特别看不上四小姐,胜伊也是见了大少爷就烦。赛维还去敷衍做作,他索一性一呆着面孔傻站。新棺材运来了,照理说今天是出殡的日子,遗骨被装进棺材里,马家也无所谓孝悌门风,大少爷做主,该出殡,还是出殡。

胜伊的悲痛已经被城里城外的奔波疲惫抵消了。擦了把脸换了套西装,他把臂上的黑纱整理好了,然后也不理人,只在卧室外间的罗汉床上一坐。坐着坐着,他迟缓的撩了刘平一眼,心里倒像是有所依靠似的,略微安定了一点。刘平还是工人裤白衬衫的打扮,静静的站在一旁,并不肯出言搅扰他。

片刻之后,赛维也回来了,形象之狼狈,类似方才的胜伊。她走去浴一室对自己痛加涤荡,一小时后才复又出现。把湿一漉一漉的短发掖到耳后,她热孝在身,不好化妆,可是完全不修饰的话,她气色不好,又是一张薄薄的黄脸。从理智上讲,她一点儿也没有和刘平谈恋爱的打算,可同时很希望对方倾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犹犹豫豫的往脸上抹了一点雪花膏,她自觉着颇为清秀白净了,才算满意。

刘平见他们二人到齐了,便低声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的计划。两人且听且点头,松一弛了的神经重新恢复了紧绷。吃过一餐晚饭之后,房内电灯通亮,三个人既不休息,也不行动,而是围坐在罗汉床上打扑克。偶尔有老一妈一子小丫头出入往来,他们也毫不介意。扑克打到十一二点,赛维又让人端来了夜宵。三人吃饱喝足之后,才作势是要各自休息了。

他们不睡,仆人也不能睡;熬到午夜,全困得东倒西歪。好容易得了休息,登时就各归各房作鸟兽散。而赛维拉了窗帘锁了房门,又把电灯一关。窗外空中高悬着一轮银白色的大月亮,月光透过窗帘,倒是照得房内影影绰绰。

胜伊先动了手,在墙角一处玻璃橱前蹲下了,小心翼翼的拉出下层一抽一屉。赛维则是赤脚上了床,从头到尾细细的摸索褥子底下。

胜伊的嘴没有赛维伶俐,干起细致活,却是一双巧手。搜查过玻璃橱后,他转而蹲在了梳妆台前,无声无息的把小一抽一屉整个拉出来放在了地上。翻着翻着,他忽然轻声开了口:“一娘一的东西,被人动过了。”

赛维登时抬头看他:“怎么?”

胜伊举起一只金灿灿的小蝴蝶:“夹头发的小夹子,和绢花混在了一起。”

刘平低头去看,就见地上一排三只小一抽一屉,里面全是乱糟糟的花红柳绿,毫无秩序可言。而赛维则是恍然大悟,低声对刘平解释道:“小夹子是镀金的,应该和珠子放在一起。”

原来二姨太有个特点,就是很一爱一自作主张的为物品分类,分了类,就要各归各类。一类的东西邋里邋遢混在一起,看不出整洁,但是她就感觉顺眼舒服。

胜伊继续翻检,赛维继续满床爬,刘平又望向了梳妆镜框上的黑迹。伸手摸了摸镜子后,他没摸出什么,于是下意识的又向右侧望去。胜伊和赛维忙着,也无暇去注意他。

良久过后,赛维把被褥都快捏熟了。一无所获的跪坐着,她叹了口气,刚要说话,不料床下忽然传出“笃”的一声。

她吓了一跳,胜伊也停了动作。随即床下又起了低低的敲击声音,和敲击一起响起来的,是刘平的声音:“床板下面,有东西!”

赛维连忙跳下了床,蹲在地上一掀曳地的床单,很惊讶的发现刘平不知何时钻了进去,此刻正长条条的躺在黑暗中。

床是铁架子床,铺着木头床板,床板上又放了弹簧垫子。刘平从床板与铁架之间的缝隙中,一抽一出了一张折好的白纸。

顶着头上一缕灰尘爬出来,他把白纸对着姐弟一晃。而赛维手快,一把夺过了展开,胜伊伸头一瞧,紧接着却是一愣:“什么东西?”

赛维把纸递给了刘平,刘平看过,也是莫名其妙————纸片本身只有巴掌大,上面寥寥几笔,依稀画出了一座小山,山上有个亭子,亭子中央又画了个很重的圈。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刘平看了又看,实在是摸不清头脑。赛维也嘀咕道:“画的是哪里呢?”

胜伊答道:“反正一娘一多少年没出过城了,如果真是写实画,也不会远。”

赛维夺过纸片又看了看,然后对着面前二人竖一起一根手指,见神见鬼的轻声说道:“我知道了!的确不远,我们走到画上的地方,也要不了几十分钟。”

不等二人发问,她诡谲一笑,又一抖手中的纸片:“它不就是我们家的后花园吗?”

马宅的后花园,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和马宅一样,都是马老爷之父的成绩。赛维和胜伊对于祖父,印象都不深刻,只知道祖父白手起家,很是厉害。后花园的面积,抵得上一个小公园,里面风景全是人工堆砌,倒也有山有水,有花有林。此刻虽然入了秋,但园内景致还是颇有看头;只是马家人都看惯了,看不出美来,甚至会懒得去。

赛维和胜伊再迷茫,也看出问题了。三人挤到床上,开始嘁嘁喳喳的谈话。赛维说道:“肯定是一娘一画的,看看,用的还是眉笔。”

胜伊思忖着说道:“是不是一娘一出了什么事,提前想要逃,没逃成?她不许我们回家,是不是因为家里不太平?”

赛维垂下了头:“我们家能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内战罢了。”她把纸片往床上一放:“除非是亭子出了问题,我们家要闹分裂,内战变成外战。”

胜伊冷笑一声:“瘸子不是已经分裂出去了吗?”

赛维答道:“你当五姨一娘一八姨一娘一是老实的?别看老四老五年纪小,也都诡着呢!爸爸是个火药桶的脾气,我都懒得瞧他,五姨一娘一八姨一娘一能和他真有感情?”

姐弟两个把家中上下批判了一场,批判过后,毫无结论。刘平由着他们说,等他们说过瘾了,才把话题转向正途。马英豪在家,总像是家里有个主人;于是他们决定等马英豪回天津之后,便去花园亭子里实地的侦查一番。

如此过了两天,马英豪见家中平定,果然就要回天津去。弟弟妹妹们对他都有几分顾忌,听说他要走,纷纷表示好走不送。

马家早在祖父一辈,就和日本人有一交一情。马老爷是日本人的官,马英豪也是吃日本人的饭,并且是各吃各的,不是一派。抗日战争进行了六年,越打越是不分胜负,马老爷趁机得了滔天的权势;马英豪比不得父亲的本领,但在天津也很吃得开。

乘坐汽车离北京到天津,他在一个明媚的秋日下午回了家。天津的马公馆,是一处平淡无奇的小洋楼,位置和样式都过分的平淡了,简直不称他的财富和身份。

五年前大少一奶一奶一和他离了婚,所以家中如今就是他一条光棍。他拖着从小瘸到大的右腿,一步一晃的走入楼内。

在小客厅里坐下来喘了几口气,他喝了一杯热茶,然后拄着手杖站起身,楼内没有正经仆人,此刻跟在他身边的,是个用久了的半老头子。老头子跟了他几步,见他始终是没吩咐,就也退下了。

马英豪一边走,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一串白铜钥匙。在走廊尽头的一扇小门前停了脚步,他低下头,找出一枚钥匙开了房门。

开门进房之后,房门随即就又被关上了,“咔哒”一声,暗锁合了个严丝合缝。伸手一扯门旁的灯绳,天花板上垂下的电灯泡立刻放了光明。房间应该本是间储藏室,连窗户都没有,但是也没有杂物,只靠墙摆着一只硕一大无朋的大玻璃缸。细铁管子穿透天花板,沿着墙角从二楼走下来,拐着弯的探一入玻璃缸内,是一套颇为丑陋的自动换水装置。

房内弥漫着憋闷的咸腥气息,因为半面墙大的玻璃缸中蓄满海水。十几条斑斓海蛇游曳其中,姿态是极度的灵活。

马英豪自己不灵活,所以很愿意欣赏海蛇的灵活。定定的望着大玻璃缸,他足足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玻璃缸的正中央竖一起一丛乱七八糟的钢管,充当陆地。一条海蛇孤立无援的盘在上面,昂着尖细的小脑袋,倒是和他对视了一阵。

马英豪不是玩物丧志的人,看够了他的宠物之后,他转身走到玻璃缸对面的墙角。墙角地面上铺着一米见方的铁板,一边带着合页,像是地窖的铁门,门边还带着把手和锁头。他俯身打开锁头,然后握紧把手,用力把小铁门掀了开来。

铁门之下,黑一洞一洞的深不可测。一陰一凉的空气扑上来,带着霉味,直冲鼻子。马英豪慢慢蹲稳当了,伸手进去在门边摸一摸索索,终于摸一到电灯开关一摁,地下立刻隐隐有了微光。

轻车熟路的伸下一条腿去,他踩住了下面一级一级的铁制楼梯。身一体随着步伐缓缓向下沉入,原来下方正是一层地下室。

地下室的正中央地面上,依然是盖着一层铁板。然而和上一层铁门不同,这层铁板虽然也是合页锁头俱全,但是面积更大,而且铁板上面开了个两尺见方的整齐风口。风口焊着一排粗实铁条,让人想起监狱。

手杖重重的杵上脚下铁板,发出一声闷响。马英豪静立不动,就听下方的空间里由远及近,起了一串铃铛声响。恶臭污秽的气息越来越重了,他摸出一条手帕,忍无可忍的掩了口鼻。

藉着微弱的灯光,他垂下眼帘,就见一张苍白肮脏的面孔缓缓升近风口。面孔微微偏着,乱发之中,露出一只蔚蓝的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荣耀巅峰危险关系山海高中魔门败类春秋我为王帝王业上天安排的最大啦重生之毒妃总裁在上我在下
相关推荐:
风起南洋1784抓紧时间爱上我奋斗在大明一切从鹿妖开始剑圣的星际万事屋我是诸天万界的幕后黑手幕后黑手从创造怪谈开始超级惊悚直播间离婚开始走向人生巅峰诸天之完美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