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十六章 墙头草与祭祀

罗绍威最近稍稍有些欣喜。

原来他也是行的!和他父亲当年一样行!

站在阵前讲两句话,发下赏赐,衙兵士气大振,杀得对面人仰马翻。

好家伙,五千对一万,摧枯拉朽一般,那场面至今仍深深地印在罗绍威的脑海中。原来打胜仗,比玩弄妇人还要爽。

只可惜那一万人成色不足,有不少新募来的军士。自贼将张慎斋以下,斩首两千余级,俘三千多人,余皆溃散。

毫无疑问,张慎斋是来抢功的。

当年乐彦祯造韩简的反,也是一军脱离大部队,火速回魏州,趁着军府混乱的当口,制造既成事实,稳住了诸州镇兵,迫使他们承认新节度使。

张慎斋这次,也是想趁着魏州人心惶惶的有利时机,抢在夏兵之前,占领中枢要地,让各州承认李公全为新节度使。

打的就是一个快字!

好在他们被打退了,代价是散尽家财,还欠了十万缗钱的高利贷。

值得吗?好像也没得选择,不借钱死的就是罗家了,无解。

城内外的军士已经超过了两万。衙兵、镇兵、州兵,什么人都有,乌烟瘴气的。

史仁遇带着万把人屯于永济渠北,似在观望局势。在听闻张慎斋被斩之后,他立刻遣使入贺,一个老滑头!

原野上陆陆续续有人跑回来。数十人至数百人一股,都是原本李公全的部下,眼见着李有失势的迹象,自己脚底抹油先熘了,看能不能在魏州混个赏。

一帮墙头草!

罗绍威鄙视这些人,但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魏博武夫就这个样子,他们是地头蛇,守户犬,出门作战不是不可以,要加钱。钱一旦不到位,转身反戈一击都大有可能。

当年奉朝廷之命讨伐淮西、淄青叛镇,出镇长途作战,朝廷也要出血的。而且事实证明,朝廷赏赐到位后,魏博武夫一出场就击溃了淮西最嚣张的骡子军。战斗力确实没的说,问题是你怎么激发他们的战斗力,这才是最难的。

看着一个个在外叫门,陆续进城的武夫,罗绍威恼怒地下了城头,低声道:“有时候都想请外兵来好好收拾收拾这帮贱胚。”

司空颋的眼皮跳了一下。

他仔细想了想,魏博这帮武夫多半还真只有被外人狠狠收拾后,才会老实下来,好好打仗。这其实是最悲哀之处,堂堂魏博节度使没法让魏博武夫死战,只有外人才有那么一点可能。

魏博,没希望了,毁灭吧。

“留后,城内来了许多兵,有点乱,还是约束一下吧。”司空颋看了看嘈杂的大街,提醒道。

罗绍威点了点头,但却没直接下令。他现在威望还很低,不敢做太多触怒武夫的事情。

其实吧,魏博武夫是桀骜,也爱钱,但不至于连军令都不听。但谁让罗绍威自己没底气呢,实在是那天被衙兵们吓得够呛,而且也十分屈辱,此时下意识不敢对他们强硬。

“邵树德到底要多少钱才肯走?”罗绍威终于想起了司空颋刚刚出使归来,问道。

“夏王说相州有晋人南下劫掠,他想扫清这股贼寇再走。”司空颋当然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但他现在不想多说了,只直接汇报,其他事情让罗绍威自己去想,自己拿主意。

“胡扯!相、洺州界之上风平浪静,哪来的贼寇?”罗绍威怒道,旋又大惊失色,道:“他莫不是想借道相州攻邢州?万一把相州打烂了……”

相州辖安阳、邺、汤阴、林虑、尧城、临漳六县。本有十县,但罗弘信为了加强他亲任刺史的魏州的实力,将成安、内黄、临河、洹水这四个相州属县划入魏州,与之一同划入的还有贝州的宗城、永济二县,故魏州现有十四县、百余万人。

“留后,不管夏王是什么想法,而今首要目标是诛杀李公全。他一天不死,留后就一天不能掉以轻心。此时与夏王交恶,并不明智。”说到这里,司空颋压低了声音,凑到罗绍威耳边,道:“留后,衙兵固然战力强横,但太过桀骜,动不动杀将驱帅,实乃一大祸害……”

罗绍威正听得入神呢,司空颋突然不讲了,责道:“司空巡官还不信我么?有事但讲无妨。”

司空颋左右看了看,见数步之内无人,便问道:“留后可曾听闻过徐州银刀都?”

“自然听过。”罗绍威说道。

银刀都,那是一只堪比魏博衙兵的桀骜不驯的队伍。战斗力极强,战阵上摧锋破锐,屡克顽敌。他们打先锋直冲敌阵时,敌人一般未战先怯,实在太勇勐了。

“节度使王式将银刀都将校骗过去参拜,一一诛杀。又借返镇路过徐州的忠武军、义成军突袭,将毫无防备的银刀都士卒数千人尽数杀于军营。自此徐镇安宁矣。”司空颋说道。

但徐州的嵴梁骨也被打断了,这句话司空颋没有说出来。

若时溥还有银刀都几千精锐,吴康镇之战的结果还未可知。关键时刻,几千悍不畏死的精兵已经足以扭转整个战场局势。

当然,魏博衙兵、银刀都这种部队,厉害是厉害,你驾驭不了也是白搭,还不如杀了。

fantuankanshu.com

“这……”罗绍威听到司空颋的话十分吃惊,一时间讷讷无言。

司空颋也知道见好就收,说完之后就不再劝了。反正种子已经播下,最终会长成什么样他不管。

见司空颋不说话,罗绍威也心事重重,避开了这个危险的话题。

“杨利从河东回来了。”罗绍威清了清嗓子,说道:“他在幽州追上了李克用。克用听闻也很吃惊。看得出来,他有心收兵回来。但数万人马已陆续集结,此时再撤,形同儿戏。他已下令五院军开往邢州,如有不对,可求助晋人。”

司空颋微微点头,道:“有晋人为奥援,事情就好办多了。”

心中却在暗想,这事得尽快报给夏王知晓。

公允地说,他并没有完全投靠邵树德。罗弘信、罗绍威父子交办什么事下来,他还是会尽心竭力去做的。这样固然有墙头草的嫌疑,但怎么说呢,司空颋也很矛盾啊。

“留后来了!”

“留后来了,快给钱。”

“留后,不能厚此薄彼啊。我等弃李公全而投留后,怎么也该得点赏赐吧?”

从李公全那边跑回来的衙兵们吵吵嚷嚷,聚集在节度使衙前。

已经领过赏的衙兵脸上笑嘻嘻的,抱着双臂在那看热闹,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诸君且让一让,该有的都会有的。”罗绍威有些狼狈,大声呼唤家奴前来接应。

没领到钱的衙兵见罗绍威不正面回答,顿时大哗。

有人故意抽刀入鞘,冷笑连连。

有人横眉怒目,紧握刀柄。

有人沉默不语,就跟在罗绍威身后,走了好长一段。

罗绍威狼狈地冲进了衙门,这才惊魂未定地长吁一口气。

他与司空颋对视一眼,又默契地转过了视线。

******

八月十二,卫州。

修葺一新的窦建德庙内,香火鸟鸟,人头攒动。

“君以布衣起漳南,隋之列城莫不争附者,以能杖顺而动,义安天下也。”

“义气纵横,重诺守信;行军有律,爱护百姓;听谏有道,礼贤下士,此君之所以勃兴也。”

“然天命渺渺,岂可猜度,云散雨覆,亡也忽然。”

“知义而尚仁,贵忠而爱贤,无残虐及民,无暴凶于己。今日见君,焚椒生香,行礼致敬。夏氏为国,亦当如君之愿,四海升平,民皆乐焉。”

说完祝词,邵树德取了香器在手,州官、将校紧随其后,取香盏,分左右而列。

一僧人见了,立刻道:“将军请坐本座。”

邵树德坦然坐下,顿了顿后,道:“夏氏为国,以仁为本。今日祭窦王,感慨万千。卫州五县免税一载,孤寡鳏独,生计艰难者,皆赐以衣食。此令即刻施行,不得有误。”

“遵命。”众人纷纷应道。

谢童偷偷瞄了一眼邵树德,暗暗欣慰。

虽然已经参赞很久了,但他彷佛第一次认识夏王一样。

上得战阵,豁得出去,敢打敢拼,有武夫的凶狠和勇气;重信守诺,说一不二,耐心经营,得志之时并没有飘在九天之上,有大人物的气度;神思清明,分寸有度,不拘一格,什么招都用,又有老官僚的狡猾。

这个武夫不一般,有戏!

而来自卫州本地的官员、将校、士族则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夏王总体而言并不苛暴,也愿意给魏博本地人机会,还主动祭祀窦王,示好的诚意相当足了。

“夏氏为国”这四个字,萦绕在众人心间。

夏王得这个封号很多年了,而他又神奇地打到了魏博,对前朝夏王窦建德推崇备至,本人还不歧视河北军民,相反释放了很多善意,莫非这真是天意?

嗯,事情真的太巧了。

邵树德这个夏王是李唐皇室封的,不是他为了攀附谁而自封。今日祭祀窦建德之后,不出意外的话,他一定会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种种离奇乃至离谱的传说也会不胫而走。

不是什么坏事,或有惊喜也说不定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魔门败类重生之毒妃帝王业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上天安排的最大啦总裁在上我在下山海高中剑来宠妻如令
相关推荐:
权臣的早死原配网游:我批量生产上古神器黑科技生产线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Stop!恶魔校草快穿之恶毒女配不恶毒这个北宋有点怪邪道修灵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僵尸大时代:开局飞僵躺在棺材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